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草根选调生在线阅读 - 第109章 配不配得上你

第109章 配不配得上你

        李俊娇说道:“不会吧?我刚才看到你们两个跳舞时,又是说又是笑的,好开心的,就像一对恋人似的。”

        钟国正反问道:“你看我们现在,不也是有说有笑的吗?两个人跳舞,本就是放松,还一本正经的,那还叫跳舞吗?”

        李俊娇问:“你有女朋友了吗?”

        钟国正答道:“暂时还没有考虑这个问题。”

        李俊娇问道:“那你想找女朋友吗?”

        钟国正答道:“我二十岁还不到,暂时还不想找女朋友。”

        李俊娇嗔怪地说道:“二十岁,二十岁就不吃饭了?”

        钟国正觉得李俊娇就像一个警察审问一样的,自己显得太被动了,就反问道:“你有男朋友了吗?”

        李俊娇答道:“没有。”

        钟国正问道:“那你想找男朋友吗?”

        李俊娇一笑,大方地说道:“想啊,我几乎天天都在想找男朋友的事。”

        钟国正没有想到她会这么直截了当,就问:“那你想找一个哪么样的男朋友?”

        李俊娇说道:“和你一样的!”说完后,两眼直直的看着他。

        钟国正愣了一下崽后,才接着说道:“和我一样的?一个纯粹的无产阶级,两袖清风,一事无成,到时吃了上餐没有下餐,你不饿死才怪呢。”

        李俊娇说道:“感觉好,顺眼,就是最高标准。”

        钟国正问:“那你说说,对我这样的奶崽,是哄么感觉?”

        李俊娇答道:“健壮,阳刚,一个真正的男人。”

        钟国正说道:“太笼统了,我要你说出具体的感觉。”

        李俊娇说道:“你还记得那天晚上吗?”

        钟国正疑惑地问道:“哪天晚上?”

        李俊娇说道:“还有哪天晚上?就是在曾怡楠家喝酒后的那天晚上,你陪我、曾怡楠一起回医院的那天晚上。”

        钟国正一听,就有了一种痒痒的感觉。

        李俊娇问:“你看我哪么样?”

        钟国正一惊,随之装着糊涂地问道:“你哄么哪么样?”

        李俊娇轻轻地在他耳边问道:“我的意思是,像我这么漂亮的女孩子,配不配得上你?”

        钟国正的心里一热,心想,那天晚上如果不是你们两个女崽在一起,我不把你办了才怪!李俊娇见钟国正没有答话,就再次问道:“你给我说一句实话,我配不配得上你?”

        钟国正听到李俊娇再次发问,就答道:“不是你配不上我的问题,是我怕配不上你的问题啊。”

        李俊娇马上说道:“好,只要你认为我配得上你就行了。至于你陪不配得上我,那是我的问题,不用你考虑,我决定就行了!否则就是对我自信心、自尊心的打击,晓不晓得?”

        对于曾怡楠和李俊娇,钟国正更倾向于曾怡楠。这不仅在于曾怡楠的相貌和身材略胜一筹,更在于她在县城工作。正在他不晓得哪么回答时,音乐戛然而止。

        这时,曾怡楠也微笑着走了过来。当舞曲声再次响起时,曾怡楠对钟国正伸出了优雅的邀请手姿,见钟国正起身,就调皮的对李俊娇说:“对不起,老同学,我借你的舞伴用一下,你该不会生我的气吧?”

        进入舞池后,曾怡楠开口就问钟国正:“你是准备在大历县公社,扎根开花了?”

        钟国正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却故作糊涂的说道:“扎不扎根,这不是我所能决定的。我想扎根,组织上不一定让我扎根,我不想扎根,组织上也不一定允许我不扎根。”

        曾怡楠说:“路是自己走的,更是自己选的。往前走,是一辈子,往后走,也是一辈子,往左走,是一辈子,往右走,也是一辈子。人就一辈子,既没有前一辈子,也没有后一辈子,所以人的一生,最重要的就是活着的这一辈子。”

        钟国正答道:“人其实是很无奈的,既无法拒绝开始,也无法抗拒结束。很多事情,并不是自己可以做主的。”

        曾怡楠说道:“人的一生中,最遗憾的,莫过于轻易的放弃不该放弃的东西,固执的坚持不该坚持的东西。”

        钟国正答道:“轻易的放弃也好,固执的坚持也罢,那都是由人跟社会的距离、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促成的。”

        曾怡楠说道:“你知道吗?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树与树之间的距离,而是同根生长的树枝,却无法在风雨中相依相靠。这才是最遗憾,最无奈的。”

        钟国正答道:“我觉得,人与人之间,最远的距离就是,我站在你的面前,你却不认识我,等我认识你,你认识我后,又不晓得对方在想哄么,想要哄么。”

        曾怡楠说道:“那是因为,你没有把对方真的当真,一旦当真,不但心有灵犀一点通,就是一个眼神,一个微笑,一个小小的动作,哪怕是任何一个肢体部位的动作,都是心有灵犀,心领神会的。”

        钟国正答道:“你说的有道理,但任何一个人身边的位置,都是相对固定的,不可能把所有的人,都放在同一个位置。”

        曾怡楠说道:“那就看你哪么给你自己定位了。就像你,如果把自己定位在大历县,你最多是在寒州县内选择合适的人选。你如果定位在寒州县、甚至定位在寒江地区,那么你的选择,就肯定会把范围扩大到全地区,甚至全省全国,是不是这样?”

        钟国正就着曾怡楠的话说道:“你讲的没有错,人给自己是应该定位得更高一些的,这就是我们经常说的,人要有理想,有梦想。但是,我觉得,我们不能总是在热衷于仰望中生活,仰望那些属于别人而自己又难以企及的高度,往往会导致自己在仰望中失衡,在仰望中迷离,在仰望中失去自己。人贵自知之明,既要看到自己的优势,更要看到劣势。”

        “任何人比,是没有有办法比的。”钟国正说道,“别人就是站得再高,也是奋力拼搏的结果,要想站到别人的那个高度,是要付出很多的努力的。别人再好,也是别人,自己再不堪,也是自己。唯有全面地审视自己,不断地逼迫自己,才能做最好的自己。所以,我现在宁肯将身边的位置空着,也不想太早的确定位置中的人选。”

        曾怡楠说道:“很多事情是可以同时兼顾的,没必要像一条直线那样,死搬硬套的分出哄么先后顺序来。开国领袖不是说过,人要学会十个手指头弹钢琴。”

        钟国正答道:“裴多菲不是说过吗?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我现在哄么事业都还没有做出来,所以我根本就没有办法给自己定位,更没有办法确定位置中的最佳人选。”

        曾怡楠说道:“你晓得牛顿的万有引力定律是哪么发明的吗?如果不是那个从天而降的苹果,恰巧掉在牛顿的眼前而获得顿悟,就不会出现万有引力定律了。所以苹果最光辉最鲜亮的那一刻,就是掉在了牛顿眼前。情感和事业其实也是这么一个道理。”

        钟国正说道:“我倒是希望,有一个苹果从天而降,假如那个苹果是你的话。遗憾的是,世界上只有一个牛顿,也只有一个苹果掉在牛顿的眼前。爱情虽然是美好的,但婚姻却是现实的。人一旦进入婚姻中,就有可能遇到很多的无奈。与其到时候让人身不由己,还不如迟一点取舍更好一些。”

        曾怡楠说道:“爱是双向的,单向的爱迟早会成为一种伤害。当爱成为一种伤害后,残忍的人为了自己总是选择伤害对方,而善良的人总会选择伤害自己。”

        钟国正问道:“那你会选择做一个善良的人,还是会选择做一个残忍的人?”

        曾怡楠一笑,轻轻地说道:“那看是对谁了。如果是对你的话,我可能会选择做一个善良的人。”

        钟国正说道:“我觉得,可以先和任何一个人交往,甚至可以有更深层次的交往。不交往,彼此就无法了解对方。但交往并不一定就要说出那个爱字来。”

        “我始终觉得,爱是很神圣的,”钟国正说道,“爱不仅是一种承诺,更是一种责任,一种沉甸甸的责任。要说出就要先考虑清楚,一旦说出而又做不到,就是欠下的情债,一辈子都难以安心。”

        “所以,有些事情,只要两个人都感到快乐,就可以去交往。开始的时候,并不一定非要有一个哄么名分,等到瓜熟蒂落水到渠成的时候,再说也不晚。因此,与其一开始就要确定一种形式,不如要实际的内容更实在更有意义。这对双方都好。你说是不是这么一回事?”钟国正说道。

        两个人很轻松的交谈着,一种高深的轻松交谈,一种哲理的相互碰撞,一种增进享受的放松交谈。

        李俊娇却一曲又一曲的腻着钟国正,跳完了这一曲,又接着跳下一曲,越跳越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