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草根选调生在线阅读 - 第105章 把他拉进房里

第105章 把他拉进房里

        电影散场了。牛来福叫他老婆搞了几个菜,三个人一边喝酒,一边谈起农家乐俱乐部的发展情况。

        牛来福说:“我是看到现在农村逐渐富裕了,很多人都想看电影,甚至为了看一场电影跑几十里路,有的甚至专门坐车到县电影院去看电影,就开始琢磨放电影的事情。我们公社只有一部电影机子,而且是轮流在各个大队放映,根本没办法满足大家的需要。”

        “去年上半年,我找到在县电影公司工作的一个亲戚,通过他的牵线搭桥,我在他们电影院,跟着学习电影放映技术,还有电影机子的一般修理技术。学了半年多,我才基本掌握了放电影的技术。技术学到手后,我把所有的亲戚都借了一个遍,才压蛮古筹齐钱,买了一套电影放映机子回来。”

        牛来福喝了一口水后,很自信的接着说道:“我这电影机子,是目前为止,全县最先进的,银幕有三十六米长,十七米宽。而且,我放的电影都是最新的,连2636厂的好多职工,都跑到我这里来看电影。

        牛来福端起酒杯,和胡云欢、钟国正分别碰了碰杯子,说道:“喝酒,吃菜,不能光是讲话。喝酒一定要吃菜,喝酒不吃菜,醉了不要怪。”

        牛来福完全是一个自来熟的人,只顾自己一个人讲话:“钟主任,也不晓得你刚才,仔细看了看我的露天电影场没有?为了搞这个农家乐俱乐部,我是冒了很大的风险的,下了很多血本的。你晓不晓得?”

        “哦?你讲给我听听,我不就晓得了?”钟国正答道。

        “这个地方原来是一个荒山坡,”牛来福说道,“刚好就在我家的房子边上。为了搞这个电影院,我把它从生产队里买了过来,照着县体育馆的样子,全家人花了差不多半年的时间,才把坪子整理出来,把斜坡挖成了一条条阶梯,再买来沙子、石灰和一部分水泥,挑来最好的黄泥巴巴,混合起来,请了几个泥工师傅,全部铺上。然后,又把围墙砌好,把铁门安装好。现在这个里面,可以容纳两三百人看电影。”

        钟国正听到这里,情不自禁的夸奖牛来福道:“你是一个做实事的人。没有这么一种吃苦耐劳的精神,没有这么一种迎难而上的干劲,没有这么一种拼命的做法,像你这样规模的电影院,就是搞几年都不一定能够搞好!”

        牛来福感叹道:“看事容易做事难,我现在才真正地体会到这一点。要想做成一件事情,真的不是那么容易的。”

        “场地搞好后,我马上就把机子买了回来。我现在是一身多任,既是电影放映员,又是检票员;我老婆呢,既是卖票员,又是服务员。我老娘专门负责烧开水,泡茶水,连我五岁的儿子也兼着做了广播员。嘿嘿,我们可是典型的一家班俱乐部啊。”牛来福笑道。

        听到这里,钟国正问道:“来你这里看电影、打牌、下棋、扯胡子、打乒乒球的这些人,是不是都买了票的?”

        牛来福答道:“来这里看电影的,和耍的人,都很自觉的买了票的。因为他们都晓得,这是我私人搞的啊,不是公家的啊。特别是我们大队的干部,都很支持,他们来看电影时,我开始不收他们的钱,他们个个都死活不肯。他们和我说,如果我不收钱,他们就不进去看电影,也不进去耍。”

        钟国正问:“那公社干部来看电影,会不会买票呢?”

        牛来福答道:“公社干部很少来我这里看电影的。他们要就不来,只要一来,他们每次都买票,搞得我都一点不好意思了。好像我就是一个要钱不要脸的贪财奴似的。”

        钟国正肯定地说道:“这是对的。干部必须带头买票,要不然的话,你这俱乐部根本就开不起来,开起也会倒嘎。那些五保户、烈军属、困难户来看电影,你收他们的钱吗?”

        牛来福答道:“他们来看电影,我不收钱。凡是我们大队的,我每个月请他们来看一场电影。而且是最新的电影。”

        钟国正说道:“你这里每天有这么多人来看电影,其实你还可以搞一个小门市部,卖一些食品、瓜果、烟和酒的,既方便了来看电影和耍的人,又可以增加你的一些收入。”

        牛来福答道:“我想是这么想,但现在的人手就这么几个人,放电影都不够,哪里还有精力去搞其他的事情啊。”

        钟国正说道:“你可以请几个帮手啊,眼光不要总是盯着你家里这几个人。你完全可以找一些你信得过的人来啊。”

        牛来福想了想,然后答道:“嗯,这是一个办法,我哪么就没有想到,去请帮手这一点呢?”

        话不投机半句多,酒逢知己千杯少。三个人一边喝酒,一边聊天,不知不觉就到了凌晨一点钟了。钟国正和胡云欢一看这个时候了,赶紧起身告辞。

        牛来福的农家乐俱乐部在大历县大队的东边,离公社大院有三四里路,牛来福提出一定要送他们回公社。两人坚决不同意,牛来福见状就没有坚持送他们俩了。

        已经半夜三更,黑不溜秋的,仿佛天地都合为一体了。

        刚才走的时候,钟国正和胡云欢都只记得讲客气去了,却忘记了和牛来福要一个手电筒了。马路虽然有那么宽阔,可毕竟是晚上,路还是没有办法看得很清楚,只好高一脚低一脚的往前走,完全凭的是一种感觉,没有一点的准子。

        万物寂静。整个马路之上,仿佛就只听到他们两人凌乱的脚步声。此时,从远处时不时的传来一声鸟叫,或者几声狗叫,顿时,使两个走在路上的人,潜意识里就产生了一种怕怕的感觉,连头发也开始有一些紧张起来了。

        钟国正忽然想起小时候公公告诉他的话,走夜路时,一定要吐几口口水,连“呸”几声,就能把鬼镇住,保证夜行平安。他记得公公和他说过,人在皮肤被蚊虫叮咬后,只要往蚊虫叮咬的地方涂些唾液,疼痛就会削弱减轻;做事做苦了,手上没了力气,甚至连工具都握不住,只要往手心吐几口口水,就会精神饱满,力量倍增。

        晚上走夜路的时候,不管人多人少,一定要记得吐几口口水。因为鬼怕血,口水是津血,有人味,有阳气,鬼一闻到口水的气味,一听到人的“呸”声,就会躲开。他立即吐了几口口水,连“呸”了几声,顿时便感到自己不再那么害怕了,尽管头发根都直了起来了。

        女人天生胆小,夜晚就更是没有胆了。胡云欢看不清路,心里又有一些害怕,加上对钟国正很有好感,走着走着就下意识的抓住了他的手臂,亦步亦趋的跟着他往前走。

        她的手越抓越紧,走了不到一里地,带着女人特有体香的身子几乎和他挨在一起了。她那富有弹性的身材,便随着走路的节奏,时而在他的身上有意无意地摸搽一下。

        钟国正知道,这是胡云欢胆小和看不清路的原因,为了减少她的害怕感,也为了让她的步子走得更稳妥一些,他的右手扶住她的腰部,左手抓住她的左手,小声对她说道:“云姐,不要着急,有我在,什么卵都不用怕,我会保护你的。”

        俗话说,男人的头女人的腰。当钟国正的手扶住胡云欢的腰部后,她全身就莫名其妙地感到了一种躁动,血液直往上冲,忍不住一个转身抱住了钟国正。

        钟国正先是一愣,但瞬即也抱住了胡云欢,两人就在漆黑的街道上抱成了一团。

        但只是一会儿,两人就清醒了过来,慢慢松开了对方,开始不声不语地往前走。两个人都听到了对方变得越来越粗、越来越急迫而又越来越压迫的呼吸声。

        好在没有一会儿的功夫,两个人就走进了那片漆黑而安静的公社大院。

        一走进大院,钟国正便瞬速冷静下来,悄悄拿开了扶住胡云欢的手,同时想松开另一只握着她的手。

        胡云欢感觉到了钟国正的这一微妙变化,不仅没有松开她的手,反而暗暗一用内力,紧紧的反抓着了钟国正的手。

        胡云欢的间子,在公社大院进门右边一个不被人注意的角落。大院晚上九点钟就停止用柴油机发电了,现在是一片漆黑无比,万籁寂静。

        钟国正用力扯了一下自己的手,想把手扯出来,但没能成功,只好任她抓住自己的手,跟在她的后面,一直把她送到了她的间子门口。

        胡云欢一只手抓住钟国正的手,一只手轻轻打开间子门后,走进间子站在半开的门边,转过身子静静的看着他,等着他主动地走进来。

        见他站在门外不动,没有要进来的意思,胡云欢就对他用力一拉,把钟国正拉进了她的间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