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草根选调生在线阅读 - 第101章 想发财惹的祸

第101章 想发财惹的祸

        当他在无意之中听说一个双目失明的远房亲戚,正在省城某医院诊治,即将重见光明时,认为自己发财的机会来了,就跑到省城找到那个亲戚,做通他的工作,在回家之前来到他这里,用樟树水擦洗眼睛,结果眼睛就看得到东西了。

        他找到几个信迷信的人,借此大肆宣扬是菩萨显灵,赐予了仙水,水到病除,包治百病。

        为了增加神秘色彩,他把积水的小水坑用砖砌了一下,然后盖上一个旧石磨,从石磨中央的圆孔里提取所谓的“仙水”。

        后来樟树根可能是愈合了,就再也没有水了。他就特地定做了一个农村专门用来酿酒的有小通道的水缸,放在土地堂墙外,接上一根细管,与土地堂里旧石磨盖着的小水坑连在一起。

        每天晚上,他把樟树叶子和水揉烂,然后用布过滤后,倒进水缸里。这样,“仙水”就源源不断了。为防止别人识破他的秘密,他把墙外的水缸用柴火堆放起来,一般的人根本发现不了。

        肖邦先交待,用“仙水”治病,纯粹是一种心理作用,信之则有,不信则无。一般都对那些小毛病和久治不愈的人有效。对这些人,往往会告诉他们,喝了“仙水”后,再到医院去治,马上见效。

        有一个外地的部队干部家属探亲回家,路过寒江时刚好孩子生病,她特意跑来求“仙水”。他见孩子病得不轻,在给了她“仙水”后,马上劝她到医院去诊治。后来那个孩子的病好了,还特意跑来感谢。

        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他就骗到了两千三百多元现金,两千多斤白糖。

        在交代为什么不缴税费时,他振振有词地说道:“现在包产到户了,各人做各人的事情,各人自扫门前雪了,我为什么还要缴纳那些税费?”

        审问完后,王建华对王安贵说:“肖邦先的问题,完全可以按照治安管理条例给予拘留。我明天就到县局办理相关手续,先把他拘留半个月再说。”

        王安贵一听急了,马上说道:“肖邦先的税费还没有缴纳,你先不要急着报材料,等我们把他挂牌游斗,等他把国家和集体的税费缴清之后,你们再拘留也不迟。”

        王建华犹豫了一下说道:“这恐怕不行。你实在要这样做,我建议你先和易书记汇好报,让他和县局陈大彪局长联系好,只要他们说可以,我坚决照办。”

        第二天,易大伟和陈大彪联系好了后,派出所没收了肖邦先迷信诈骗的两千三百多元现金和两千多斤白糖,并派人去把土地堂给拆了。

        王安贵安排钟国正等四个人,给肖邦先挂上一块“抗交税费”的牌子,在他们这个扫尾组所管的八个大队进行游斗。

        每游斗到一个大队,两个公社干部先是把手里提的大锣重重的敲响三四声后,另一个公社干部就手拿喇叭筒,开始大声的喊话:“各位父老乡亲,各位父老乡亲,这是周家山大队肖家生产队的肖邦先,他连续三年拒不缴纳皇粮国税,拒不缴纳统筹经费,严重违反了党和国家的政策法律,希望大家引以为戒,吸取他的教训,积极缴纳皇粮国税和统筹经费,争做一个爱党爱国爱家乡的好农民!”

        肖邦先就低声的在喉咙里检讨:“我错了,我犯法了,你们都不要向我这样,拒绝上交皇粮国税。”

        抓着捆绑肖邦先索子的公社干部听到他检讨的声音只是在喉咙里,就用力地一扯,恨恨地骂道:“你搞土地堂的架势到哪里去了,声音讲大一点!”

        肖邦先被抓着他的公社干部一扯,就浑身疼痛,只好大声地喊道:“我错了,我犯法了,大家不要向我学习。”

        那些已经交清任务的农民们就指指点点的说道:“你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一些还没有交清任务的农民看了后,就不声不响的走回家里,开始商量完成上缴任务的事情。

        有的一些农民看到这一情况后,交头接耳的低声议论说道,把一个五十多岁的人了捆绑起来游斗,是不是太过分了一点?这可把别人的面子,都扫到了茅室(厕所)底子里了!

        刘有成和张大华两个扫尾组,看见王安贵这个组抓了肖邦先挂牌游斗后,都着急了,就各自又分别抓了一个拒缴税费的顽固户典型,在他们负责的大队挂牌游斗。一时之间,大历县公社几乎到处都在上演挂牌游斗的闹戏。

        公社电影队根据公社党委和管委会的安排,从扫尾开始无论在哪个大队放电影,都在电影放映之前和换胶片的那个时候,滚动宣传收缴税费尾欠的有关政策和措施。

        特别是肖邦先等人被挂牌游斗后,就把肖邦先等人被挂牌游斗的情况照了相片,画成图画,制作成幻灯片,进行广泛宣传,迅速在全公社传开,公社为了收缴税费的尾欠任务,凡拒不缴纳的一律挂牌游斗。

        钟国正按照王安贵的要求,把肖邦先挂牌游斗到第八个大队后,觉得很有必要和肖邦先进一步沟通思想,在思想上解决好他的问题。他想,做任何事情,首先要解开他的思想疙瘩。挂牌游斗只是做工作的一种手段,一种强制性的手段,并不能代替做思想工作。

        如果思想上的疙瘩没有解开,即使勉强完成了尾欠任务,那个疙瘩也还是在那里,依然还是一个隐患,难以使人真正的口服心服。口服心不服的后果,就会给今后的工作带来意想不到的后患。

        他对肖邦先推心置腹的说道:“老肖,你是一个聪明人,我真的没有想到,你那天哪么像吃了熊心豹子胆一样?”

        肖邦先认识钟国正是在修复周家平胡塘水库的过程中。开始的时候,他根本没有把钟国正这个年纪轻轻的公社干部放在眼里,认为水库肯定修复不了。

        随着大塘背大队在2636厂仓库内那段渠道的修通,平山头大队刘金道那座风水宝宅的拆迁,他认识了钟国正的才华,在心里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

        听到钟国正真诚的问话后,他答道:“我也不晓得那天哪么鬼迷心窍了,脾气那么大。钟主任,我和你说实话,我在搞土地堂之前,就算了八字的,八字先生和我说了,说我最近会有一个劫难,会有捞豆角吃(被索子捆绑),还可能要吃牢饭(坐牢)。但是,只要我挺过去了,我就会成为万元户,挺不过去,我就会倒霉下去。”

        钟国正笑了笑,轻言细语的说,道:“我看你不仅是鬼迷心窍,财迷心窍,更是被迷信迷了一个昏头转向!我分析,你那天之所以做出那样的蠢事出来,很可能就是下面两个原因造成的。”

        肖邦先不答话,只是静静的看着钟国正。

        钟国正说道:“一是你卖那狗屎‘仙水’卖发了财,以为找到了一条发财路了,就财大气粗,自以为是了不得了。当周海林和彭家旺去找你,你就认为他们是在挡你的财路。”

        “二是,你糊弄那些信迷信的人,看到那么多人都信以为真,就以为你自己也成了真的菩萨,天下老子第一了,不把别人放在眼里,所以你就和尚打伞,无法无天的乱搞起来。你说说,是不是这么一回事?”钟国正问道。

        肖邦先被说得不好意思,脸顿时红了,嗫嗫喁喁的答道:“我那天的头一晚上,做了几个怪梦,一会儿梦见别人的耳朵被割了,血淋淋的。一会儿又梦见自己的鼻孔越来越大,怕鼻孔疼痛,整天去摸鼻孔。一会儿又梦见日头好好的,突然就被一层层的黑云遮得无影无踪了。一个晚上都没有睡好觉,我就晓得可能会出哄么事。那天清早起来一打开门,就看到队里那个五保户女姥姥,刚好从我家的门前走过,还朝我笑了一下。我当时心里就怕极了。没有想到,怕的事还是发生了。这是天意啊,天意啊。”

        钟国正听完后哈哈大笑了起来,说道:“哄么天意?世界上哪有哄么天意?完全是你自己那封建迷信思想在作怪。那我问你,你为哄么接连三年都不缴纳任务?”

        肖邦先答道:“前两年,我是想能拖过去的就拖过去。公社这么大,你们哪里能管得这么宽,这么具体?”

        钟国正问道:“那今年呢?为哄么还不交?你今年也发了财了,为哄么还要连这么一点皇粮国税,都不愿意缴纳呢?说明你也是一个很小气的人啊。”

        肖邦先说道:“过去两年没有缴纳,都没有事了,我就以为今年也不会有哄么事的。加上今年我又搞了一个土地堂赚钱,估计大队干部不敢问我缴纳任务的事情的。没想到周海林他们找到我,一定要我去缴纳。我本来想吓唬吓唬一下他们,没想到弄巧成拙,反而害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