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草根选调生在线阅读 - 第100章 游斗顽固分子

第100章 游斗顽固分子

        三个大队干部就一起去喊肖邦先。

        走了半个多小时了,还没有看到三个大队干部喊回来,王安贵不满的对钟国正说道:“搞哄么鬼,去了这么久了,喊一个人都喊不回来!钟国正,你去看看,看看那三个大队干部,去了这么久了,到底是哪么一回事?!”

        钟国正还没有走出大门,大队长彭家旺就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大声的说道:“王书记,不好了,不好了,出事了!”

        钟国正一听见说出事了,马上问道:“家旺大队长,出哄么事了?你县不要急,慢点崽讲清楚。”

        彭家旺急急地说:“我们三个人去喊肖邦先,他不肯回。”

        彭家旺喘了一口粗气后,接着说道:“周海林就对他说,你这是搞封建迷信活动,必须先停止,回家去交清任务。肖邦先这时就煽动那些来求‘仙水’的人,围攻周海林,把周海林打倒了。”

        “这个肖邦先赚了几个麻皮钱,嚣张得上天了!他不仅把周海林打倒在地,还在那里一边打人,一边骂你们这些公社干部。说你们公社干部是吃冤枉的,就晓得和老百姓要粮要钱还要命!”

        王安贵气得七窍冒烟,大声第喊道:“哄么?!他肖邦先敢这么嚣张?!胆敢殴打大队支书?还骂我们公社干部?还骂了哪么话了?真是没王法了!快讲,还骂了哄么话?!”

        彭家旺结结巴巴的答道:“他骂你们公社干部,就晓得爆肚子,吃冤枉!就晓得向老百姓伸手要这个要那个,从不晓得帮农民排忧解难,从来不帮助农民发家致富。”

        王安贵恶狠狠的说道:“他妈的狗噬的混账东西!我们这个扫尾组,现在正愁抓不到这样的反面典型,他这个时候跳出来,正好撞到我们的枪口上。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走,给我把他抓到公社去,坚决挂牌游斗!”

        十多个扫尾组的人员跑步赶到土地堂时,周海林已经被打倒在地上,李三林也被几个老女人家围着。

        王安贵大声问道:“你们哪个是肖邦先?给我站出来!”

        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气势汹汹的答道:“我就是肖邦先!你是谁?敢随便喊我的名字?”

        王安贵马上下令道:“我是公社的王书记!你胆敢公开拒缴皇粮国税,公开殴打大队支书,公开辱骂公社干部,各位公社干部和大队生产队干部听令,我现在命令你们,一起上去,把肖邦先给我捆起来,抓到公社去关起来,听候处理!”

        二十多个公社干部和大队生产队干部一起冲了上去,一下子就把肖邦先按倒在地上。扫尾组都有好几副随身携带的棕索,是专门用来捆绑那些调皮捣蛋、干扰公务的刁民和烂崽头的,于是便拿出了棕索,开始捆绑肖邦先。

        那些来求“仙水”的诚男信女顿时呆了,但只是一下子,不晓得哪个人喊了一句保护“大师”,那些诚男信女们便轰涌而上,去抢肖邦先。场面一时就变得混乱不堪,犹如发生在街上的一场群架。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喊的,叫的,骂的,拖扯的,起哄的,哄么样的都有,场面越来越混乱。

        王安贵傻眼了,白里透红的脸立马变成了一张白纸,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

        钟国正见势不妙,马上交待四个人抓住肖邦先不放,六个人保护他们,拖着两个公社干部和彭家旺钻出人群,大声的对在场的人员喊道:“我们是公社干部,是来执行公务的!肖邦先抗交皇粮国税,我们要抓他到公社去。凡是与此无关的人员,统统退开!否则,一律按妨碍公务处理!特别是你们这些信迷信的人,全部走到右边去!再不走开,首先把你们抓走!”

        钟国正在这里修了近两个月的水库,很有威信,肖家村的人没有不认识他的,加上他们早就对肖邦先搞封建迷信骗钱骗财,心怀嫉妒,意见很大,听到钟国正这么说,就很配合的走到旁边,站在那里等着看肖邦先的笑话。

        那些来求“仙水”的诚男信女,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还是不肯走开。好像被抓的肖邦先就是他们的亲生老子一样,还想过来抢走肖邦先。

        钟国正就带着两个公社干部和彭家旺走到土地堂里,找到那个用旧石磨盖着的地方,把那个沉沉的旧石磨帮开,指着那个用砖砌的小水坑,扯出那根通水的软管子,大声的对他们说道:“你们过来看看!给我看清楚一点,这就是你们求的包治百病的‘仙水’!你们再跟着我到墙外看看,看看你们求的‘仙水’是从哪里来的?”

        钟国正带着那些人走到屋后面,把盖在水缸上面的毛柴一把掀开,指着水缸里面的水大声说道:“这就是你们求的包治百病的‘仙水’!你们好好地看清楚!俗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你们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了,哪么就没有一点脑瓜子?被别人卖了,还帮别人数钱!真是封建迷信害死人,没有脑袋蠢死人啊!”

        等那些诚男信女看到这个真象后,都惊得目瞪口呆,站在那里哑口无言,羞愧地低了自己的头。

        肖邦先被捆绑着带到了公社,锁在了会议室里。

        吃完晚饭后,王安贵带了三个人审问肖邦先。一连换了四批人,审了三个多小时,肖邦先就像一个哑巴一样,不管你是轻言细语的审问,还是大喊大叫的审问,或者瞪眼睛吹胡子拍桌子的骂,他就是充耳不闻,一言不发。

        王安贵第一次碰到这种不怕开水烫的死猪,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只好找到钟国正商量哪么办。

        钟国正对王安贵说:“肖邦先这是典型的利用封建迷信诈骗群众的钱财,对这种顽固分子,我们必须双管齐下。我建议,我们把派出所的同志叫来一起审问,我们审问他欠缴税费的问题,派出所审问他利用封建迷信诈骗钱财的事实,效果可能会更好一些。你是晓得的,派出所的办法多的是。”

        于是,派出所的王建华所长、刘建国副所长和王安贵、钟国正四个人开始审问肖邦先。

        开始审问的半个小时,依然没有任何效果。王建华和刘建国气得吹胡子瞪眼睛。

        王建华把手铐往桌子上狠狠的一砸,大声的吼道:“肖邦先,我现在正式警告你,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你再不老实交代问题,我马上把你送到看守所里去!你信不信我叫那些牢霸,把你打个半生不死,叫你生不如死?!”

        王建华朝刘建国示了一个眼色,把王安贵和钟国正一扯,然后对他们说道:“走,我们出去商量一下哪么办。”

        三个人走出会议室把门关好后,刘建国才走到肖邦先的后面,对准肖邦的腰部,就是几脚踢了下去。肖邦先“哎约”几声,便从凳子上掉到了三和泥地面下。刘建国随即像抓小鸡一样,把肖邦先抓到凳子上,厉声喝道:“我问你,你是想老实交代问题,还是要顽抗到底?!”

        肖邦先把脑袋一歪,看向了另一边,没有答话。

        “好,很好。”刘建国笑了几声,“有骨气!我希望你,永远都这么有骨气!”

        随之,刘建国按照平时审问犯人一样的手法,开始用实际行动一步步地审问肖邦先。

        不见棺材不掉泪,说的就是肖邦先这一类人。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肖邦先再也经受不住刘建国按部就班的审问工作,强烈要求交代自己利用封建迷信诈骗钱财的问题。

        “别急,老肖,等下有你交代的时间的。”刘建国笑道。

        “我求你了,刘所长,你把他们喊进来吧。我一定一五一十的,把所有过程和动机,都交代清清楚楚,如有一点不满意的,你再来单独审我,好不好?”肖邦先求道。

        “好。这可是你说的!你到时如果不遵守诺言,别怪我们翻脸不认人!”刘建国警告道。

        肖邦先开始向王安贵、王建华、刘建国和钟国正四个人,老老实实的交代问题。

        农村实行包产到户后,肖邦先种完自己分到的几亩田土之后,剩下了大量的空闲时间,没有别的事情可做。他就开始琢磨,哪么才能发家致富来钱快。

        一个多月前,肖邦先在村子边的一颗老樟树下建土地堂。在修建土地堂的过程中,无意间挖破了一块樟树根。不久,被挖破的樟树根开始渗透出一些水来,一天一夜可以渗出二三斤水,形成了一个小水坑。

        肖邦先用这些水洗手的时候,突然闻到这些水有一丝淡淡的樟脑味儿。他知道樟脑有通关窍,利滞气,辟秽浊,杀虫止痒,消肿止痛等作用,可以用于热病神昏、中恶猝倒、痧胀吐泻腹痛、寒湿脚气、疥疮顽癣、秃疮、冻疮、臁疮、水火烫伤、跌打伤痛、牙痛、风火赤眼。

        于是,他就开始琢磨哪么利用这些水来发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