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草根选调生在线阅读 - 第93章 杨半仙看风水

第93章 杨半仙看风水

        卢跃进想了想说道:“这种事情,没人知道,过去了就过去了。如果被别人知道了,那就是违规违纪的事情,一旦查起来,恐怕就不是那么好弄的。所以……”

        仇小丽一听,马上说道:“卢跃进,不要说得那么严重,哄么违规不违规,违纪不违纪的,这和你们公安搞的那个内线,还不是一个道理?中国正不就是想,借助一下你内线的力量而已?只要大家都不说,就什么事情都不会有的。”

        卢跃进马上和仇小丽解释道:“我们那是组织上允许的,是办案和收集情报工作的需要。喊风水先生帮正府做工作,我们可是从来还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

        仇小丽笑道:“你办案是工作,钟国正修水库同样是工作,反正都是工作,我不管你哪么做,你只要帮到钟国正的这个忙,就可以了。大不了喊钟国正请你一餐客就是了。”

        钟国正毫不犹豫的答道:“我请客,就今天晚上。”

        卢跃进无奈的说:“寒江离寒洲县太远了。我只晓得寒州县有一个很出名的风水先生,被别人称为杨半仙。但我和这个杨半仙并不认识。”

        卢跃进两手一摊,接着说道:“对这个事我没有把握,我要找到寒州县公安局的张盛林,打个电话,先和他沟通沟通,再给你答复。他虽然是我的铁弟兄,但也要看看他,有没有这个能力帮到你这个忙。”

        说完,卢跃进就随手拿起办公室的座机,打到了寒州县公安局。县公安局办公室接电话的人,听说是市公安处的,马上就去找张盛林接电话。没有一会儿,张盛林就来了。

        卢跃进和张盛林说了有半个多小时,然后拿着话筒,悄悄问钟国正哄么时候回寒州找张盛林,问好后才对张盛林说道:“钟国正明天回去,后天上午上班的时候,去和你具体汇报,就这样,拜托你了啊。”

        第三天一上班,钟国正就到县公安局找到了张盛林。

        张盛林换上一身便装后,带着钟国正在县城的一条老街东转西弯,来到了一座很不起眼的老房子里。

        老房子里面差不多坐满了已经上年纪的人,基本上都是一些五六十岁的女人,还有几个人女人明显有七八十岁了。

        两人穿过外间,径直走道了里面的房间。在里面的房间里,靠墙壁的地方摆放着一张八仙桌,一张老椅子上,坐着一个带着老花眼、留着披肩长发,很有一点得道仙风气质的男人。钟国正猜想,这肯定就是那个哄么杨半仙的了。

        杨半仙一看见张盛林后,立马像老鼠见了猫似的紧张地笑喊着说:“张局长,张局长,你来了,请坐,请坐,请坐。”

        张盛林当着钟国正的面,在杨半仙的耳边悄声细语的说道:“我今天来这找你,是有一件要紧的事情,需要你去办。”

        杨半仙听后马上站起身,对张盛林说道:“局长,我们到里面说话。”

        三人便走近里面的一个房间。

        门关好后,张盛林就开始和杨半仙交待事情,交待完毕后说道:“你这段时间的一切行动,都要听从钟主任的指挥。等一下你把你自己的事安排一下后,马上跟着钟主任去办件事情。这件事情,只许做好,不能做差。至于你想哄么办法哪么去做,那都是你的事情,我不管。我只管结果,不管过程。这件事情如果做差了,没有办成,到时候,你就别怪我不讲感情了。听清楚、搞明白了没有?!”

        杨半仙马上点头答应。出房门后,赶紧和来算八字的人交待了几句后,将一些行李和道具放进一个包里,等来看八字的人都出了门之后,就把门一锁,跟着钟国正出门走了。

        钟国正带着杨半仙来到平山头大队,指着刘金道家房屋说道:“看清楚了没有?就是我手指的那座青砖瓦房。”

        杨半仙看了半天后,才对钟国正说道:“这座房子的风水的确好,是一座大富大贵的房子啊。他家的子孙,不仅现在肯定都是国家干部了,而且至少已经有两个处级干部了。”

        钟国正听到杨半仙的话,感到特别的吃惊。这个杨半仙莫还真的有一点哈数?这时,他才把刘金道和他四个儿女的情况,原原本本的告诉了杨半仙。

        杨半仙听后对钟国正说道:“我要在附近先找一个风水差不多的地方后,再找他说,要不燃,我心里也会不安的。”

        钟国正没有想到,一个看八字算命的风水先生也讲这个道道,就点点头说可以。心想,每个行业,不管是国家允许的还是不允许的职业,或许都有自己特定的潜规则吧。否则,这个职业就无法生存下去。也许就是生存的压力使然吧。

        钟国正不敢远离,怕杨半仙办不妥这件事情,就走到一颗大樟树下面坐下,远远的看着杨半仙的身影,在平山头的山山岭岭时上时下,跑来转去,犹如一个猎人在追赶猎物。

        杨半仙的身影时而出现在半山腰上,时而溜达在一片开阔的旱地里。大约一个小时后,钟国正才看见杨半仙不紧不慢的走进了刘金道的房屋里。

        钟国正的心就没来由的悬了起来。心里也有些许说不清的不安和烦躁。一直看到杨半仙走出刘金道家的大门,带着刘金道朝对面的那座平缓的小丘陵走去,一颗悬挂的心才渐渐地落了下来,刚才的那些不安和烦躁,才消失无影。

        钟国正在黎成明家里随意的吃了一点饭后,又来到了和杨半仙约好的地方,坐在一颗枞树下面,一边看着古华的《芙蓉镇》,一边等着杨半仙的到来。

        大约两个小时后,杨半仙把这件事搞定后,才来到约定的地方。

        “办好啦?”钟国正看着喘着粗气的杨半仙,微笑着问。

        “钟主任,总算没有辜负您的信任,这件事情完成了。”杨半仙说完,然后诡秘地一笑,说道:“我还要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刚才在那里看风水的时候,发现大塘背大队有一个很奇特的秘密。不知道您有没有兴趣?”

        钟国正一愣,问道:“哦?大塘背还有秘密?是哄么秘密?说来听听。”

        杨半仙说:“我现在带你去看一个地方,你就晓得了。”

        杨半仙便带着钟国正,从山上转到了离大塘背大队村子前面不远的地方,指着那个水井说道:“你看看,那井里的井水,是从哄么地方出来的?”

        钟国正看了一看,答道:“那井里的井水,是从那石头缝里流出来的啊。”然后奇怪的问:“这个有哄么问题吗?”

        杨半仙问:“你再看看,那石头缝像哄么东西?”

        钟国正看了又看,没有发现有哄么奇特的地方,就不解地问:“就是一个石头啊,也不像其它的哄么东西的啊。”

        杨半仙笑着说道:“你再仔细看看,那石头长的形状,像不像女人的生殖器那个地方?”

        钟国正再一看,嗨,这么被人一说出来,再去看,果然有七八分像。于是笑着对杨半仙说道:“你这个杨半仙,哄么事情到了你那里,都会被你搞出一个新名堂出来。你这样的人,不当导游都太可惜太浪费了。”

        杨半仙又把钟国正带到离水井正对面不远处的一个塔边,一边抚摸着那个塔,一边问钟国正:“你看这是哄么?”

        钟国正答道:“这是一个塔啊。三岁小孩都不会搞错。”

        杨半仙继续说道:“你再仔细看看,它像哄么东西?”

        钟国正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看了好几回后,还是没有看出这个塔的名堂来,就对杨半仙实话实说:“我没有看出来它像哄么,你说它像哄么?”

        杨半仙哈哈一笑,说道:“这不就是男人的那根金箍棒,还能是哄么?你数数,它上下是不是有十节?上小下粗,像不像孙猴子的那个金箍棒?水井属阴,宝塔属阳,阴阳相对,和谐共处。我敢肯定,这个村子的人,生崽一定生得特别的多,特别的帅,特别的勇猛刚强。你如果想生崽的话,最好在这个村子里找一个女崽做老婆。信不信由你确定。”

        钟国正淡淡的说道:“你不会是向我推销你的迷信思想吧?迷信这个东西,到底有几分是真的,你给我说说?”

        杨半仙嘿嘿一笑,说道:“并不是所有的东西,都是数学,依旧是以,二就是二。有些事情,你信之则有,不信则无,往往是说不清,道不明的。”

        钟国正笑笑说道:“只有虚假的东西,才会说不清道不明。科学没有说不清道不明的,真理也没有说不清道不明的。”

        杨半仙没有生气,依然笑眯眯的说道:“对于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我们还是不要一棍子就把它全部都打死。有些东西也许是迷信,也许是我们现在还没能力证明它是科学。但总有一天,它会被证实的。你想想,假如迷信都是假的,都是骗人的,那么,它假了几千年了,骗了几千年了,哪么还会有人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