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草根选调生在线阅读 - 第92章 这是工作智慧

第92章 这是工作智慧

        钟国正喝了一口茶后,慢慢走到放着自己那个包的那张凳子上,拿起那个包,然后把包打开,将县水利水电局对整个水库的设计图纸拿了出来。

        他把谢毅凭喊过来,叫他举着那张图纸,开始介绍水库渠道走向设计的原因,特别是渠道经过刘家房子的原因进行了很具体很详细的说明,并把已经和刘金道做工作的情况进行了详细的汇报。

        然后,钟国正不卑不亢的对刘家人说道:“我们现在遇到的最大的一个难点,一项最关键的工作,就是希望你们几兄妹协助我们,一起做做刘伯伯的工作。”

        易大伟终于松了一口气,他立即接过话题说道:“只要刘叔叔在平山头大队范围中,包括在大历县公社范围内,不管看中了那块地,我们都会替他办好一切手续的。”

        “包括免费把地送给刘叔叔建房,免费建好与老房子面积一样宽、建筑风格一个样的房屋等等,都全面按照他老人家的要求建设。我们真诚希望,你们能在百忙中抽点时间来,和我们共同来做好这一工作,为四个大队做一件好事。”

        刘家三兄妹最不愿意听到的事情,最后还是被钟国正说了出来。他们感到这些公社干部没有给他们留面子,心里不由得暗暗生起了一些怨恨。

        但水库设计的方案确实比较科学合理,钟国正讲的话也很有道理,而且易大伟表态免费建筑一座同样面积的新房,又使他们觉得没有很充分的理由来予以反驳。

        自己毕竟是国家干部,而且还是领导干部,风水这些东西是只能做不能讲的,更不能把它摆到桌面上来,作为一种不拆迁的理由。

        事情已经讲到了这个份上,就不能没有一个态度了,而且还不能让别人抓到哄么把柄,刘银富就只好硬着头皮率先表态说:“修水库是造福于民的大好事,我们肯定支持。”

        见大哥刘银富表了态,刘银贵也跟着表态说:“有收无收在于水,我们肯定支持修水库的。不过,那房子的历史还是比较悠久的,蕴含了传统建筑的深厚文化底蕴,对于研究传统建筑,我个人认为,还是很有价值和意义的。我这几天和地区文化局联系一下,如果能够被评为地区级文物保护单位的话,我还是希望你们把建设渠道与保护文物兼顾起来,不要为了修建渠道而毁掉了历史文化。”

        刘银慧听到这里,马上接过这一话题说道:“是啊,如果是文物的话,我建议还是修改一下渠道的设计,如果不是文物的话,我们是支持修建水库渠道的。”

        朱晓峰看了一下手表,发现已经下午两点钟了,就站起来对大家说道:“我马上要上班了,你们谈,我先走了。”

        这一次来地区,没有达到预期的目标。

        易大伟、钟国正和谢毅凭三个人,一路默默无语的回到了招待所。

        钟国正来到易大伟的房间,看到他郁闷不乐的表情,就对他说道:“易书记,这次虽然没有达到我们预期的目标,但至少实现了有礼有理有节的目的。”

        易大伟叹了一口气,愤愤不平的说道:“刘金道不同意拆那房子,我们还可以理解,老人家了嘛,哪个没有一些封建迷信思想的?可是没有想到的是,刘银富、刘银贵两个处级干部和刘银慧也那样想,就太不可理喻了!现在看来,想通过一般的思想工作,是肯定拆不下的了。硬拆又会遇到很多的麻烦,肯定也是不可取的,只能想其他的办法了。你说说,有哄么好的其他的办法没有?”

        钟国正答道:“我刚才在回招待所的路上,一直在想,既然刘金道一家两代都很相信迷信和风水,那我们能不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用封建迷信攻封建迷信来解决此事?”

        易大伟问道:“你的意思是说?”

        钟国正见易大伟问,就直接对他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他答道:“既然他们这么相信迷信和风水,我们何不找一个风水先生,来做做刘金道的工作?或许效果比我们做更好。”

        易大伟听了之后,担心的说道:“这个想法可以是可以,但问题是,如果一级组织找风水先生去做工作的话,一旦传出去,既没办法向上级组织交待,也没办法面对老百姓,而且搞得不好,甚至还会因此受处分。这个风险还是太大了一点,不是一般人所能够承受得了的。”

        钟国正说道:“易书记,这个你不用担心,我来想办法。只是恐怕需要一些经费,你看公社可不可以解决些经费?”

        易大伟答道:“只要能把事情办好,经费不是问题。我担心的是,你要找的风水先生,既要有名望,还要是刘金道很相信的才行,难就难在这里。这样的人,你到哪里去找?”

        钟国正本想说去找仇小丽的,但一想怕引起误解,就对易大伟说道:“你还记得驻田家洲的工作组吗?封建迷信这一套,都是由公安部门管的。我去找公安处的卢跃进想想办法,看看他能不能帮帮我们。”

        易大伟沉默了还一会儿后才说道:“看来,我们也只有把死马当作活马医这条路可走了。但你一定要注意保密,不能走漏任何风声,而且只能以你个人的名义来办这件事情。”

        易大伟和谢毅凭走了后,钟国正匆匆赶到地区政法委,找到了仇小丽。刚好她一个人在办公室,他就把自己在修建水库时遇到的难处、上午找刘家兄妹做工作的情况和他个人的想法,一一给她说了,希望她能帮他找一个风水先生,来攻克这座“风水碉堡”。

        仇小丽听完后哈哈大笑起来,说道:“没想到你这个省委组织部的选调生,会想出这种歪门邪道的鬼点子做工作!”

        钟国正一本正经的说道:“我现在是被迫逼良为娼,正道走不通不走邪道,难道我就放弃几千人的利益不管了?到时那几千个老百姓哪么办?所以,你必须和我想想办法,找到一个有名望的风水先生,否则,我就赖在你这里不走了。”

        说到这里,钟国正把声音压低后,对着仇小丽的耳朵说道:“再说,我告诉你,这也是一种工作智慧。为了避免更大的风险,采取一些非常措施,我觉得,也不是不可以的。”

        仇小丽和钟国正一见如故,在田家洲被他吻过后,常常在心里把他和男朋友反复比较,如果不是因为他在寒州县的公社工作,而是在地区工作,哪怕是在寒江县的公社工作,也许会选他做男朋友的。

        特别是昨天晚上,在自己最不开心的时候,是他陪自己喝酒。自己喝醉酒后,他竟然能够坐怀不乱,而且还那样体贴入微,更是增加了对他的好感和爱意,认定他是一个正人君子,就愉快的对钟国正说道:“你算是找对人了。”

        “我告诉你,”仇小丽微笑着对钟国正说道:“最近一个月,地区公安处在全地区专门搞了一个打击封建迷信的专项活动。卢跃进你还记得吗?他就是这项打击活动的具体经办人员。我打电话给他看看,叫他过来商量商量。”

        十多分钟后,卢跃进赶了过来。他走进办公室看到钟国正后,握着他的手调侃道:“钟国正,你小子也太重色轻友了吧。到地区来了都不找我,却找仇小丽,你是不是对仇小丽有什么想法了啊?我可告诉你嗷,仇小丽那可是已经名花有主了的,你可不能再打她的主意,当一个第三者啊!我和你说呀,你最多只能找她帮帮忙,和你介绍介绍女朋友。”

        钟国正忙解释道:“我哪敢对她有想法?她对于我这个公社干部来说,就像电影里面的女明星,我能够在月历上看看摸摸,就心满意足了,最多把她当成梦中情人而已。再说,你们公安部门都是抓坏人的,我到你那里去,说不定还会被你们公安局把我当做坏人抓起来,我可不想吃这种暗亏啊!”

        仇小丽被两个男人说得脸红了又红,怕他们继续胡说八道下去,就赶紧转移话题说道:“你们再拿我开玩笑,我就不理你们了!言归正传。卢跃进,钟国正从大历县公社跑到地区来,就是来找你帮忙的。钟国正,你把事情说给他听听。”

        “我告诉你啊,钟国正,卢跃进有的是办法,黑白两道没有哪一道不行的。只要他愿意,没有他办不到的事情。”

        钟国正于是就把修水库遇到拆迁房子的事和自己的一些想法,详详细细地说了一遍。最后说道:“我今天来找你,纯粹是为了做好工作,不被别人看扁。可偏偏碰到这样一个得罪不起的人家。自古华山一条道,别无选择,特意请你帮忙,不是公事,纯属私事,请老兄一定帮老弟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