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草根选调生在线阅读 - 第91章 宴请刘氏兄妹

第91章 宴请刘氏兄妹

        谢毅凭见钟国正回来了,就对他说道:“钟主任,不晓得易书记找你有哄么事,要你回来马上赶到他的间子里去。”

        吃完早餐,易大伟在招待所定好包厢后,带着钟国正和谢毅凭,按照头天晚上和钟国正一起研究的办法,一个一个的拜访刘银慧、刘银富和刘银贵,约好了中午的宴请。

        易大伟在正式开席前,给刘家三人分别送上一袋十斤重的寒州红瓜子。

        开席后,易大伟举起酒杯站起来,笑容满面的对刘家兄妹说:“刘家不仅是我们大历县公社,也是我们寒州县、寒江地区和寿仙省最有出息的家庭,是我们大历县的骄傲,今天有幸请到你们三家人吃饭,我们感到非常的荣幸,在此,我代表大历县人民公社党委、管委和全公社三万多名干部群众,按照寒州的酒规,先一起敬酒两杯,然后再单独一个个地敬各位领导。”

        刘银富、刘银贵、刘银慧和朱晓峰四人,很愉快的接受了易大伟的敬酒,刘银富、刘银贵两人的老婆只是表示了一下意思。

        易大伟敬完两杯共同酒后,开始一个一个地单独敬酒。

        钟国正和谢毅凭也跟着一个一个地单独敬刘家兄妹几个人的酒。

        刘银富、刘银贵、刘银慧和朱晓峰四人喝了八杯酒后,开始回敬易大伟三人。

        由于下午还有事,刘家兄妹和朱晓峰不敢多喝,易大伟考虑到来的正事还没有开始说,也就没有过多的敬酒了。等大家吃好后,他就谦虚地对刘家人说道:“现在我们有一事,想请各位领导帮一个忙,不晓得可不可以?”

        刘银贵豪爽的说道:“你们是我们的父母官,只要我们刘家办得到的事情,一定会全力而为的。”

        刘家其他几个人也纷纷表态竭力支持。

        易大伟听到刘家兄妹这样的表态,赶紧起身抱拳说道:“谢谢你们的支持,我首先代表周家山、平山头、胡汉亮和大塘背四个大队六千多人,对你们表示最衷心的感谢!”

        刘家几兄妹一听易大伟说代表这四个大队感谢,心里马上敏感的意识到,易大伟、钟国正和谢毅凭今天来请客,一定是为了周家平胡塘水库渠道的事情了,脸上的笑容就开始悄悄的发生微妙的变化。

        刘银富脸上的笑容虽然依然还在灿烂的挂着,但却是过季的灿烂了。刚才还是微笑的刘银贵,脸部表情已逐渐回归为副县长的会议模式。刘银慧俊俏的脸蛋,一瞬之间就转换为冷峻的风格。

        朱晓峰不是大历县公社的人,对这一情况不清楚,也就没有哄么反应,依然坐在那里一边抽烟,一边剥红瓜子。

        钟国正看着刘家兄妹表情在一刹那间的魔术般变化,心情也跟着从山峰跌入了谷低,下意识的看向了易大伟。

        易大伟早已把刘家兄妹的表情变化尽收眼中,但他却仿佛没有看到他们情绪上的变化一样,仍然满脸笑容的对他们说道:“四年前,周家平胡塘水库的建设,由于种种原因停了工,后来一直没有修,水库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口干库。”

        “今年遭遇的特大干旱,使这四个大队人均减产两百来斤稻谷。”易大伟继续说道:“上个月初,县委、县正府召开全县水利建设大会,把这个水库作为全县的重点建设项目之一。四个大队修建水库的积极性很高,农户主动投工投劳,经过一个多月的建设,现在水库建设已经进入扫尾阶段。”

        易大伟说到这里,端起茶杯重重的喝了一大口茶后,才接着说道:“县委任书记和县正府张县长等领导,看了水库的建设后,非常的满意,决定这个月底,在大历县公社召开全县水利建设现场会。”

        “我们还有许多工作没有做好,到我们这里开现场会,深感压力山一般巨大。所以,我们今天特意赶到地区来,给各位领导汇报我们的思想,向各位领导求援来了。”易大伟不紧不慢的对他们说道。

        刘银贵是老精怪了,听话听音,锣鼓听声,心里早已明白易大伟是为了老家房子的拆迁而来的。为了这座房子,父亲刘金道四年前就说过,那房子是一块福地宝宅,大富大贵的风水,就是拼着老命,也不准任何人拆掉那房子。

        为防止易大伟把拆掉房子的事情直接说出来,造成自己的尴尬,刘银贵便笑嘻嘻的对易大伟说道:“可惜我没有在家乡工作啊,就是想帮忙也帮不上。不过,既然家乡父母官来了,我就拿着我这老面子去化化缘,凑个万儿八千的,支持水库的建设,你该不会嫌少吧?”

        刘银富是何等聪明之人,听到弟弟这样说,马上表态道:“易书记,你放一万个心,我虽然是副局长,但也和你表一个态,我就是想尽千方百计,也要拿出一万元来支持家乡的水库建设。”

        刘银富知道,如果自己的妹妹刘银慧不是嫁给朱晓峰,他是不敢这样表态的。妹夫是地委书记的秘书,他虽然不是局长,但在实际权力上比局长还局长。

        最主要的是,他要用钱来拒绝易大伟要他们做父亲的工作,拆掉老房子。他相信父亲的话,如果不是那老房子,他们兄妹也许就没有今天的辉煌,老房子必须要保住。只要保住了老房子,哄么事情都好商量。

        刘银慧深知两个哥哥表态的真正用意,刘银富的话音还没有落下,她就把话接过来说道:

        “易书记,钟主任,谢支书,我在公社工作了好几年,对公社是有很深的感情的,我和晓峰虽然没有哄么钱,但我们还是可以和地委领导多汇汇报的,尽量争取领导对水库建设多关心,多重视。在资金上,我和晓峰会和地区财政局、水利水电局的主要领导沟通的。”

        说到这里,刘银慧好像突然想起了哄么似的问道:“不知你们带了报告来没有?没有带的话,我建议你们,马上写一个报告,我们好拿着报告去找张书记,争取给你们批个字,尽最大可能争取多批一点钱。”

        刘银慧说完,朝朱晓峰看了一眼,朱晓峰心领神会,马上对易大伟说道:“对,我们会尽最大的努力,帮你们和地委主要领导汇报的,找找有关部门的主要领导,请他们在不违背原则的情况下,关照关照一下,应该没什么大问题的。”

        易大伟听到这里,心想,完了。我们虽然缺钱,但现在最缺的却不是钱,而是你们刘家主动拆掉那房子。房子不拆,水库建也是白建啊!这是他最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来了。

        刘银富、刘银贵的意思,已经明摆着在那里了,他们宁可出钱,也不会拆那房子的。刘银慧的话外之音就更严重了,只要你们敢拆掉那房子,我们就会在地委主要领导那里给你一点厉害看看,要你们吃不了怎么兜着走!

        易大伟被刘家兄妹逼上了绝地,如同老虎吃刺猬,不知从何下嘴了。他紧急发动自己的脑机器,思考着如何把拆掉刘家房子的事情说出来,又由谁先说,既要把意思完整的表述出来,又不要得罪强势的刘家人。

        由钟国正来说吧,他还年轻,弄得不好,就会影响到他一辈子的前程。由自己说吧,结果和钟国正一样。最好是由谢毅凭这个支部书记来说,他反正是一个农民,打赤脚的,谁也奈何不了他,根本不需要怕哄么穿皮鞋的人。

        他看了看谢毅凭,希望他把拆房子的事情先说出来。

        此时的谢毅凭,对形势看得清楚得很,不但对易大伟的眼色视而不见,反而借故方便,起身走出了包厢。

        无奈之下,易大伟只好决定自己来说了。

        在他刚要开口的时候,钟国正说话了:“各位领导,我叫钟国正,是今年省委组织部的选调生,毕业于寒江农专农学科,七月初分到大历县公社工作的。现在是周家平胡塘水库建设领导小组的办公室主任,负责水库建设的具体工作。”

        “刚才听了各位老兄和姐姐的表态,非常高兴!我没有想到,各位领导这么重视家乡的水利建设,在此,我对各位领导表示最诚挚的感谢!”

        钟国正站起来,朝他们深深的鞠了一圈躬。鞠躬后,他接着刚才说的话,把水库修建的详细过程和建设中出现的几个感人事迹,一一的和盘而出。

        刘家兄妹听到钟国正这一介绍没有涉及到他们家房子的拆迁,心里也慢慢高兴起来,等他一停顿,就纷纷夸奖工作做得仔细扎实到位,还谦虚的说为水库建设出力是他们应尽的义务。

        朱晓峰开始还没有把这个刚刚毕业的选调生当作一回事,听着听着就被他层次分明、逻辑严密、用语准确、重点突出和颇有幽默感的讲话打动了,不由自主的看了他好几眼,感到这是一个可造之才,就在心里记下了他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