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草根选调生在线阅读 - 第86章 比就比谁怕谁

第86章 比就比谁怕谁

        话已经讲到这个份上了,大家就都沉默起来了。办公室安静得几乎可以听得清每个人的心跳声。

        钟国正晓得,如果按程序来办,水库渠道就不晓得等到哪个年月才能修好,一旦雨季来了,也许大塘背的那段渠道就会不了了之了。

        2636厂是省里管的兵工厂,县里和公社的话,他们可以听也可以不听,不听你也奈何不了他们。他开动脑筋紧急的思考起来,突然想到在读农专时听到的一个笑话,就打破沉默说:“倪厂长,我讲一个乌龟比静的笑话。”

        钟国正也不等倪江陵开口,就径直说了起来:“我们都晓得,乌龟都是好静不好动的。很久很久以前,有两只老乌龟碰到在一起了,一只乌龟就说,我们反正闲着也没事情做,不如搞一个比赛,看谁静得住?另一只乌龟听后就说,比就比,谁怕谁啊!”

        “于是两只乌龟就在田边选了一个位置,头对头一动不动的趴在那里,比起赛来。也不晓得过了多少朝代,一群专家到这里来考察,看到了这两只趴着的乌龟。其中的一个专家就问旁边的老农,这两只乌龟在这里做哄么呀?老农就答道,它们这是在这里比谁静得住的耐力,谁先动谁就输了。”

        “专家看到有一只龟壳上,还刻有甲骨文,就指着那只刻有甲骨文的乌龟,对那位农民说,据我多年的研究,这只乌龟已经死了五千多年了。这时另一只乌龟伸出头来说,操你妈的!你死了也不说一声,害得老子在这里干等了几千年。一句话刚刚说完,那只刻有甲骨文图案的乌龟就大笑着把头伸了出来说道,你输了吧,小屁孩,专家的话你也相信?”

        众人就大笑了起来,说亏你钟国正年纪轻轻,竟然想得出这样的笑话来,你不是骗人吗。

        黎成明晓得钟国正鬼点子多,他讲这个笑话绝不会只是给大家笑一笑而已。对了,他肯定是用这个笑话来暗示2636厂,办事不实事求是,灵活变通,没有时间观念,不讲效率!

        于是,黎成明眼睛一转,半开玩笑的说道:“倪厂长,你们那套办事的程序,该不是学到这两只乌龟的吧?”

        倪江陵听完这个笑话,开始还没有意识到哄么,以为纯粹是为了取乐,就和大家一样的笑,现在听到黎成明这么一问,认定是钟国正把厂里比作乌龟来骂人,脸就顿时黑了下来,态度生硬的说道:“这是省里定的规章制度,我们只有遵照执行的义务,没有随意改变的权力。我们不可能为了你们修一节渠道,就改变规章制度,被省里处分!”

        黎成明和倪江陵不熟悉,看到倪江陵突然改变了的这个态度,就在心里骂道,狗噬的倪江陵,你以为你当了一个副厂长就当了皇帝了,这是原来定好的事情,你算哄么东西,你不给我们活路,惹恼了老子,我也不会给你哄么出路的!

        之后钟国正先后和刘有成、艾旺骁、易大伟都作了详细汇报,先是和刘有成、艾旺骁两次找到倪江陵,第三次易大伟把县里分管水利工作的副县长都请了来,去找到倪江陵商量,结果还是一样,说一定要等到何谐屏厂长回来后,再按程序规规矩矩的来办。这一拖,半个月就白白的过去了。

        2636厂仓库那一节渠道,是通往大塘背大队整个渠道的首段,相当于一个人的喉咙。这一节渠道不修好,后面的渠道即使修得再好,也是断头渠道,没点作用。因为渠道不是水枪。水是不可能飞过2636厂的仓库,接到后面的渠道里。

        如果不从仓库那里过,就必须在水田里架桥修渠道。架桥修的渠道,比在地上修筑渠道要求严得多。不要说时间上不允许,就是时间上来得及,修筑的成本也太大,根本不是农民们所能承担的起的。

        由于县里、公社和大队迟迟没有和2636厂协商好,大塘背大队的农民就担心水库的水放不过来,本来修得好好的渠道都停工了。农民们议论纷纷,扬言要挖断2636厂仓库进出口的道路。

        钟国正得知这些消息后,及时和刘有成、艾旺骁、易大伟等领导做了认真的汇报,并和李铁生日蹲夜守,在大塘背和群众做解释工作,要他们等着,不能采取不理智的行动。

        但是事情最后还是发生了。

        十一月初的一天,天刚刚蒙蒙发亮,大塘背大队数以百计的农民,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年轻的背着锄头,拿着钢钎,年老的轻装,雄赳赳气昂昂的从四面八方出发,往2636厂的生产区、生活区和仓库集中,守在了所有出口的路上。

        当这些朴素的农民们听到2636厂的高音喇叭,刚刚一播出北京时间七点整的时候,几乎同时挥起了手中的锄头,举起了手中的钢钎。顿时,锄头飞舞,钢钎乱撬,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2636厂与外界连接的所有公路和人行道,都被挖成了一米多宽、一米多深的坑道。

        2636厂的厂长何谐屏昨天上午在省里学习结束后,赶到寒州县和书记、县长汇报厂里转产民品项目的事情,希望县里给予税收上的减免和优惠的政策。

        2636厂这几年的军品生产任务越来越少,厂里差不多处于半停产状态,工资虽然可以勉强按时发放,但没有事做,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总是耍起,也不是一个调调。

        从去年开始,何谐屏在厂里专门成立了一个转产民品项目的领导小组。经过一年多的考察调研,决定新上生产吉普车的项目。经过半年多的进省跑部,这次又利用在省里学习的机会,进一步加大了活动的力度,终于拿到了省里、国家有关部委和部队的批准文件。

        昨天和寒州县委任部德书记、张平华县长汇报后,得到了他们的支持,决定三天之后,县委、县人府专门听取他们的汇报,因此今天一大早就从寒州县城启程,满心欢喜的往厂里赶。

        刚要进厂时,就看见上百个农民坐在被挖成坑道的路上,顿时傻了眼。他忍着性子走下吉普车,问坐在路上的农民,这路怎么被挖成坑道了?

        一个农民气鼓鼓的说:“都是2636厂做的好事!”

        何谐屏十分勉强地挤出一些笑容问道:“2636厂做哄么好事了,以至于你们把他们的路,都给挖断了?”

        又一个农民答道:“都是倪江陵那个强盗搞的鬼!”

        何谐屏继续问道:“倪江陵?倪江陵不是他们厂的副厂长吗?他做哄么事了?你们生他这么大的气?”

        一个农民愤愤的说:“我们不是在修周家平胡塘水库吗?从水库到大塘背大队的渠道,有一段要经过2636厂的仓库。这本来是当年修建水库时,就和厂里达成了协议的,当时已修了粗胚子。现在那个轮廓都还在那里摆着,却不准我们进去修,你说气不气人?!”

        另一个农民接着说道:“我们按照公社的要求,到仓库那里去修渠道,仓库的人不准我们进去。我们就没有进去,大队干部去找仓库的主任协商。找到万天秋后,他说要保卫科开出介绍信才准进去。大队干部又去找保卫科,黄柏龙说必须要分管仓库的副厂长和分管保卫科的副厂长同意。找到周四海,周四海签字同意了。可找到倪江陵那狗噬的,倪江陵说要找厂长,要开厂长办公会,要驻厂军代表同意,还要报省里批准后才行。”

        “公社和县里的领导找了他们好多次,都没有结果。没有结果也算了,还威胁我们,说2636厂是兵工厂,有军代表,有三千多名干部职工!原来就说得好好的事情,哪么过了几年,就变卦不算数了?他们还是不是和我们一个社会的?他们是工人老大哥不错,可你老大哥也不能随便地欺负我们这些老老实实的农民啊!”

        这时,一群农民围了过来,狠狠的吼道:“他们厂里断我们农民的活路,我们就断他们厂里的出路!这些地是我们大队的,我们不给他们过了!他们不是有钱吗?不是有权吗?那就自己买飞机,坐飞机出去嘛!”

        围拢成堆的农民几乎异口同声地喊了起来:“对,他们不准我们修渠道,我们就不准他们出厂门!看哪个厉害!看哪个搞死哪个?看哪个比哪个狠?”

        何谐屏就是当年协调这件事情的副厂长,对这件事的来龙去脉记忆犹新。心想,倪江陵啊倪江陵,那是过去就定好了的事情,你讲这些话做什么啊?”

        他本来好好的心情,被这一突发的事情弄得七窍生烟。他马上走回吉普车,叫司机把倪江陵和马志辉赶快喊来,一起到大历县公社去处理好这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