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草根选调生在线阅读 - 第85章 必须按程序办

第85章 必须按程序办

        钟国正知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每个单位都有自己的规章制度,都有各自的办事程序,否则就会乱了套。

        听万天秋这么说,钟国正对他说了一声谢谢后,就和三人一起,往厂部办公大楼走去。

        从仓库到厂部办公大楼比较远,按农村的喊法,有四五里路。在这四五里路中,没有村子,都是上坡下坡的旱土和水田,路都是高高低低、弯弯曲曲、狭狭窄窄的田间小路。

        因为要办事,几人不敢慢走,三步并作两步,半个多小时就赶到了厂部办公大楼,去找厂保卫科。

        刚走进厂部办公大楼,还没找到厂保卫科,就看到了马志辉,黎成明马上喊到他。

        马志辉一看是黎成明,就热情的问:“黎支书,是哄么风,竟然把你吹到这里来了?你可是稀客啊。”

        黎成明就把修建周家平胡塘水库的事情和刚才找万天秋的情况说了一道。马志辉心想,这个事情原来不是定好了的吗?这个万天秋也太会踢皮球了,就对他们说道:“我刚看见保卫科的黄柏龙科长在办公室,你们快点去找他,迟了可能又找不到他了。”

        钟国正是第一次来2636厂,就叫黎成明带路找保卫科。黎成明和黄柏龙打过几次交道,一走进保卫科就看见了黄柏龙,马上笑着道:“黄科长,我们来向你汇报工作了。”

        黄柏龙却不冷不热的答道:“黎支书过来了,稀客稀客。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说说,有哄么好事?”

        黎成明把钟国正和李铁生介绍给黄柏龙后,就把来意和黄柏龙说了。

        黄柏龙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你们知道的,我们保卫科是做死事的,领导叫我们做什么就做什么。你们这个事,必须要分管安全保卫的厂长同意后,我们才能和你们开介绍信。不经过分管领导点头同意,我们是不敢开证明的。”

        钟国正虽然感到黄柏龙在推责任,但他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现在的事情就是这样的,明明可以办的事情,没有领导的点头或签字是不能办的,否则还要这么多的领导做哄么事呢?于是,钟国正问黄柏龙:“那要找哪个分管厂长?”

        黄柏龙说道:“你们至少要找两个分管厂长,一个是分管仓库的副厂长倪江陵,一个是分管保卫科的副厂长周四海。而且,还要拿出当年修建渠道的书面协议,或者是会议纪要来,估计他们才会和你们签字。”

        黎成明听完后脑袋就大了。他没有想到,这么一件原来已经定好了的小事,竟然越搞越复杂!自己当大队干部以来,无论是在大队办事,还是在外面做事,从来都习惯于口头商量,很少签哄么协议,话一出口就算数,一是一二是二,钉是钉铆是铆。真是大兵碰到新秀才,有理没纸都白来。

        黎成明今天从仓库走了四五里路找到厂部,从万天秋主任那里找到黄柏龙科长,一个比一个踢得远,心里本来就已经不耐烦了,听到还要拿协议出来,就更加惊呆了。当时他们为了修渠道,只是和厂里的何谐屏副厂长口头上达成过协议,并没有写书面协议,现在到哪里去找协议书?

        黎成明心里一急,讲出来的话,声音就变得很“铳”了,像吃错了药似的。

        他不耐烦地说道:“当年建厂之前,省里的,地区的,县里的,都说建厂之后,可以给我们带来这样那样的好处。所以,无论是厂里的生产区,还是生活区,还有仓库的用地,你们厂里的领导站在山顶上随便一挥手,在地图上拿着红笔随意画一个圈,就把我们的山呀,地呀,田呀,白白的圈给了你们,连协议都没有签!”

        “你们既然这么说,”黎成明往地上狠狠地吐了一口口水,恶言恶语地说道:“既然你们厂里用地的时候,都没有写哄么协议,按你们的说法,这地就还是我们的!我们的地盘我们做主,想做哄么就做哄么。找这找那的,不如找我们自己!钟主任,李同志,我们走,和他们讲一条卵子的礼貌!”

        黎成明的这话已经带有明显的威胁了。黄柏龙虽然只是一个保卫科长,一个中层干部,但从来都是他威胁别人的,包括对厂里职工没有不威胁的,看着哪个工人不顺眼,就是两脚踢过去。现在听到一个农民来威胁自己了,就突地站了起来大声的说道:“我们是兵工厂,有军代表,有三千多名干部职工,难道我们领导阶级还怕你们农民阶级不是?!我告诉你,没有我的介绍信,你们休想进去施工!”

        黎成明本来就窝着一股子气,现在又听到黄柏龙挑衅性的讲话,也跟着站了起来,把桌子一拍,瞪着眼睛大声地说道:“这话大家都听到了,是你黄柏龙用军代表和三千多名干部职工,来威胁我们手无寸铁的农民的,是你不准我们进去施工的!我同样告诉你!由此引发的一切问题,我们农民大老粗,都会找你黄柏龙算账的!我们农民人一个,卵一条,我就不信我们打赤脚的,搞不过你们穿皮鞋的!走,我们走!”

        黎成明一说完,气呼呼的拖着钟国正和李铁生就走。钟国正觉得,和一个科长这么斗气实在没有必要,既不利于问题的解决,也不能体现公社的办事风格,就想缓和一下气氛,可考虑到黎成明的面子,他还是和黄柏龙握了一下手,并在他的手背上,轻轻地敲了敲,才离开保卫科。

        走到门外,钟国正就劝黎成明消消气。钟国正对他说道:“他黄柏龙不过是一个科长,厂里的中层骨干而已,和我一样都是办事员,我们没必要和他生气。这件事情既然在当时就达成过口头协议,还修了一个粗胚子,我们还是按程序来走,先找到那两个分管厂长,看看他们是哪么说的。”

        三人于是又来到厂部办公室,找到马志辉主任。马志辉是当时的当事人,听完他们找黄柏龙的经过后就说道:“黄科长是后面调来的,不清楚当时的情况,你们不要和他计较。倪副厂长出差去了,我带你们先去找周副厂长汇汇报。”

        周四海对这件事并不是很清楚,刚才已经听了黄柏龙的汇报,听完黎成明的汇报后,就笑着问马志辉:“马主任,你是当时的当事人,当时厂里是哪么和他们定的协议?”

        马志辉就如实地把当时商量这件事情的前后经过,和周四海做了一个详细的汇报。

        周四海听完马志辉的介绍,沉思了一下说道:“我们厂里的仓库,都是军品仓库,不是一般的仓库,安全保卫特别重要,按规定是不准其他人员进去的。既然当时厂里是这么定的,你们进去修渠道,我没有意见。倪副厂长是仓库的直接分管领导,仓库安全保卫的直接责任人,必须经过他的同意。你们有没有带来要求进去施工的请示报告?”

        钟国正和李铁生一听,顿时就把眼睛都看向了黎成明。黎成明看见他们的眼光,犹豫了一下答道:“我以为这么的事,讲清楚了就行了,没有想到这么复杂。”

        周四海听到黎成明这么说,就答道:“你们还是先写一个请示报告,找到倪副厂长汇报,他签字同意后,我再签字,让保卫科给你们出一个介绍信,好不好?”

        钟国正马上问道:“周厂长,我们来一趟也不容易。我们马上写请示,您先给我们签个字,你看这么行不行?”

        周四海想了想,答道:“也行。你们写好后找我。”

        钟国正便在周四海的办公室里,当着他们的面,替大塘背大队写起进仓库施工修复渠道的请示来了。好在黎成明的包里随身携带着大队支部和管委会的两个公章。

        周四海签完字后告诉他们,倪江陵厂长到省里出差去了,估计要一个星期才能回来。要他们先到公社去,把公社党委会和管委会的意见也签上,并盖好公章。

        在等待倪江陵回来的一个星期里,大家各自做着各自的事情,一片风平浪静,相安无事。大塘背大队分到修仓库那段渠道的农户,也很有耐心的等着允许他们去施工的通知。

        一个星期后,钟国正、李铁生和黎成明又来到厂部,马志辉把他们带到了倪江陵副厂长的办公室。

        倪江陵听完情况介绍后说道:“按规定,像这样的大事,不仅要厂长办公会研究决定,还要驻厂的军代表同意,还要上报省里批准。现在何厂长又在省里学习,我做不了主,要等何厂长回来后,我再向他汇报。”

        钟国正一听急了,赶紧问道:“何厂长哄么时候回来?”

        倪江陵答道:“如果没有特殊情况,估计半个月就回来。”

        钟国正马上说道:“还要半个月?今天已经是10月15号了,再等半个月,就要进入秋收冬种的农忙季节,等秋收冬种忙完后,就到了12月份了。按照我们县委、县人府的要求,公社定在11月底前全面完工。”

        钟国正和倪江陵请求道:“倪厂长,您看,您能不能陪我们一起,到省里去找何厂长,给他汇个报?时间不等人啊。一旦下雨,雨季来了,就没有办法野外施工,就要延误一年的时间,才能做事。”

        “这个?”倪江陵犹豫了一下,还是坚定的说道:“即使我们找到了何厂长,也要开厂长办公会,还不是要等到他回来?总不能为了你们修一节渠道,就把我们厂的几个厂长都叫到省里去开会吧?所以,你们还是等一等,我们办事情都很正规的,必须按程序办,不比你们农村,不能乱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