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草根选调生在线阅读 - 第84章 不准进厂施工

第84章 不准进厂施工

        这时候,黎成德走过来说道:“吃早饭了,钟主任,成明老兄。钟主任,我们农村没有哄么菜,你就将就一下。”

        早饭很有特色,一大盆血灌肠,一大碗水煮屁股肉,还有其他的晕菜素菜,满满一桌子。水煮屁股肉是大历县的又一特色菜。屁股肉是新杀的猪肉,看似很肥,经过特殊的烹饪调制,吃起来却很爽口,甜而不腻。

        钟国正就问道:“黎叔,你这菜色香味俱全,煮得比县委招待所的还好吃,是你亲自掌的勺?”

        黎成明说道:“成德原来是供销社饮食店请的的大师傅,农村实行包产到户后,家里没劳力做农事,才不得已回来的。虽然回来做农事了,但手艺还在。我们这个地方,没有哪个人煮的菜有他煮的好吃。所以,大队来了哄么客人了,或者是,村子里面办哄么红白喜事了,总是找他来帮忙的。客人吃了他煮的菜,没有人不说好的。”

        钟国正随口感叹道:“没有想到,你还有这么一门手艺。”

        钟国正吃了一口菜,停了停,接着和黎成德说道:“你有这样的一门手艺,完全可以到县城或者是公社圩场,去开一个饮食店,生意肯定不会差的,比你种田要划得来多了。”

        黎成德答道:“我原来是有这么一个想法,只是苦于拿不出本钱,所以,一直到现在也没有能够做成啊。”

        由于有事,钟国正不敢拼酒,接受每个人的两半碗敬酒后,很礼节性的回敬了一圈,吃了一碗饭就到其他大队去了。

        经过几天的层层开会动员,铺天盖地的标语口号宣传,周家平胡塘水库的修复工作正式拉开了序幕。

        钟国正整天奔波在工地,看到一幕幕感人的场景,一个个动人的故事,就和四个驻队干部商量,决定每三五天出一期简报,通报进度,表扬先进,督促落后,推动工作。

        简报由各驻队干部负责,把所驻大队、生产队当天完成的任务量,发生的感人事迹,统一汇总到钟国正那里。钟国正整理好后,再回到公社,上报公社主要领导审批后,用蜡笔在钢板上一笔一划的刻好蜡纸,用油印机油印出来,下发到四个大队和生产队,以形成比学赶帮超的氛围。

        统一思想后,钟国正立即和易大伟、艾旺骁汇报。得到同意后,钟国正白天在工地上来回奔波,收集典型,晚上汇总出简报。除了纸质简报外,他还在指挥部搞了一个黑板报,把各大队的进展和典型事迹,写在黑板报上,忙得不亦乐乎。

        易大伟看到简报后,专门到工地上了解情况,发现指挥部出的黑板报有不少人看,很感兴趣。

        他对钟国正说道:“指挥部的同志不仅要出简报,还要各个大队都出黑板报。简报数量有限,看的人不一定很多,出了黑板报后,看的人就会更多,效果就会更好。”

        易大伟想了想,接着说道:“我和你出一个点子,把四个大队的小学老师召集起来,开一个会,由驻队干部和大队干部把各个生产队的进展情况和典型事迹写成材料,交给各个大队小学老师,在每个大队出两到三块黑板报,使各个大队也形成一种比学赶超的氛围。”

        果然不出易大伟所料,在各个大队出了黑板报后,迅速掀起了一种比学赶超的态势。黑板报成了修建水库的一种强大的舆论阵地。特别是大塘背大队,黎悠玺写的黑板报字迹工整,还加上了一些漫画和插图,看的人总是里三层外三层,一时之间成为大家争相阅读的阵地。

        正在钟国正为水库的顺利修复高兴之时,李铁生和黎成明两人找到了他。黎成明对他说:“昨天下午,我们六生产队的人找到2636厂仓库部的王主任,给他说要进去修复水库渠道的事情。他说,要找新来的主任万天秋同意后,才能进去修建渠道。”

        钟国正是新来的干部,听后很不解的问:“哪么回事?”

        李铁生一直在大历县公社工作,听到钟国正的发问,就解释说:“从胡汉亮大队到大塘背大队的渠道,有六百多米要经过2636厂仓库围着的那个地方。当年修建水库规划渠道的时候,公社、大队曾经和2636厂协商过,达成了从2636厂仓库围着的那个地方通过。”

        钟国正听了之后,还是疑惑的问:“2636厂离开周家平湖塘水库那么远,哪么跑到他们仓库部修哄么水库渠道?”

        李铁生答道:“因为那片山和地原来就是大塘背大队的,后来建厂后,变成了2636厂的仓库和六零炮弹的试验场地。那里都是用铁丝网围好的,不经过厂里批准,是不准进去的,更不用说去修渠道了。”

        钟国正听说原来已经商量好了的,就纳闷的问:“既然已经是商量好了的事情,为哄么现在又不准我们进去修复了呢?”

        黎成明说道:“原来的主任调到厂办公室去了,现在的主任不知道原来的事情。所以,我们想请你和我们一起,去找一找现在的万主任。”

        钟国正很爽快的答应说:“没问题,我们一起去找就是了,只有能把事情办好就行。那原来的渠道基础还在吗?”

        黎成明答道:“那个时候,只是修了一个粗胚子,后来就散伙了。这么多年过去了,估计也很难找到那粗胚子了。”

        钟国正、李铁生和黎成明三个人来到2636厂仓库部,只见大门紧紧的锁着,把一条好好的公路硬生生的截成了两个世界。一截在铁门外,连着热热闹闹的生活,越走越远,越看越长;一截在铁门里,是一片冷冷清清的场景,弯了一弯,不见了,越看越近,越看越短。

        在仓库铁丝网外面的两边,人们正在修建着渠道,挖的挖泥巴,挑的挑泥巴,挖泥声,走路声,叫喊声,交织成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

        在仓库大门外面,十多个人站的站,坐的坐。看着他们三个人来到,其中一个人就大声的嚷道:“黎支书,他们厂里不准我们进去修渠道,哪么办啊?”

        另一个人说:“他们再不准我们进去修复渠道,我们就没有办法按照公社的要求,去完成任务了。这可不是我们的责任!大队和公社,你们就不能因此来罚我们的款。”

        又一人说:“现在不是我们不修复渠道,是他们不准我们进去修复渠道。我们总不能为了修复渠道,就和他们打一架吧?你们一定要考虑我们的这个实际情况。”

        黎成明心里比他们还急,就大声的说道:“我们有没有说不管。现在不是来找他们商量这个事情吗?你们是没有看见啊?你们先等等,等我们商量好了之后,再通知你们进去修复渠道。我们会认账的,时间上灵活计算就是了,没关系。”

        看见挨着紧闭的铁门的值班室的门开着,黎成明就对里面喊道:“王主任,我是黎成明,我们来找你们商量事情。”

        被叫作王主任的中年男人走到大铁门边看了看,见只有三个人在门边,才不冷不热地说:“是黎支书啊,有哄么事吗?我们正在上着班的。”好像别人不知道他在上班似的。

        黎成明答道:“我们是来和你们商量修渠道的事情的。”

        王主任一边指着钟国正和李铁生两人,问黎成明:“他们两位是?”一边不停的在他们两人身上警惕的看了又看,仿佛他们两人是来闹事或是抢劫的人一样。

        黎成明马上指着钟国正介绍道:“这是我们公社负责修建水库的领导——钟主任。”然后又指着李铁生说:“他是驻我们大队的李同志,他们是专门来商量修复仓库内这段渠道的事情的。万主任在吗?”

        王主任打开旁边的小门,说道:“万主任在,你们进来吧。”等他们三人进来后,又把小门关好,并重新拴好门栓,然后带着他们三人来到万天秋的办公室。

        几个人简单的寒暄后,钟国正就把公社修复周家平胡塘水库的情况,作了一个简要的介绍,并讲清了今天的来意。

        钟国正说道:“万主任,这个事情,本来我们公社易书记要来的,可昨晚上接到通知,要到县委开会,就委托我来。”

        万天秋见钟国正也就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就没有把他放在眼里,端起了架子,淡淡地问道:“你们那个哄么水库,经过我们仓库的渠道,总共有多少米啊?”

        黎成明见万天秋摆起架子,心里有些不高兴,也把脸沉了下来,答道:“总共有六百多米长。1978年修建周家平湖塘水库的时候,公社和你们厂里就已经达成了渠道的修建协议的,渠道的粗胚子都已经修好,现在还摆在那里的。如果不是后面政策的变化,水都不知道过了几年了。”

        万天秋是建厂时的老员工了,知道附近那些大队干部不好惹,看到黎成明黑着脸说话,立即面带难色的说道:“我们是兵工厂,仓库和生产车间,都管理得特别严格,没有厂保卫科的证明,是不准进来的。何况你们还是修渠道,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够做完的。即使我们同意你们修渠道,没有保卫科的介绍信,也是不准的。一旦被保卫科知道了,我们仓库的人,可就是吃不了要兜着走了。那个责任,谁敢承担?”

        黎成明直直的问:“那你给我们说清楚,要去找哪个人开开工的介绍信?”

        万天秋答道:“肯定是去找厂保卫科开介绍信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