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草根选调生在线阅读 - 第81章 不急的养崽婆

第81章 不急的养崽婆

        邹爱明哈哈的笑着说:“还别说,几千年来,有几个领导喜欢听真话的?有几个老百姓喜欢听假话的?只有痞话,领导和老百姓都喜欢听。只是有的人爱装正经,嘴巴上说别人讲痞话,心里头啊,巴不得别人快点把痞话讲出来。是不是啊?所以呐,在我们的生活之中,事实上,只有痞话才是真正名副其实的普通话,没有人不喜欢的,男女老少个个都喜欢。钟主任,李同志,你们说说,是不是这么一个道道?”

        还没等钟国正和李铁生答话,邹爱明就自顾自地讲起故事来了。

        “有一个木工师傅常年在外做木工,一年到头都难得回几次回家,他老婆就和隔壁的一个老单身公好上了。有一次木工师傅回家,偶然之中,他隐隐约约的听到别人讲他老婆的闲话。他感到很气愤,但苦于没有抓到现行,就一直忍着没有发作,当作哄么事都不知道。”

        “木工师傅为了验证老婆是不是真的有那么一回事,就故意对他老婆说,自己和某某地方的某某人,在回来之前就约好了,今天要赶到他们那里去木工,而且这次出门做木工,可能要做两三个月的时间,才能做完那些活,只有做完了那些活,才能回家。所以,你要好好的守好这个家,不要和别人东扯西扯的,免得别人讲闲话。”

        “木工师傅带着工具走到另一个村后,在一个朋友家里玩到天黑吃了晚饭后,才悄悄的回来。趁他老婆出去喂猪时,就偷偷的溜到楼上,躲了起来。”

        “等到半夜时分,门‘吱呀’的响了一下后,他赶紧瞪大眼睛一看,果然是隔壁的那个老单身公。老单身公一进来,两个人简简单单的讲了几句对白,就惊天动地的战斗了起来。”

        “木工师傅本想下来抓一个现行的,可看着看着,自己也想那个了,等他反应过来后,老单身公已经走了。他气呼呼的抓着老婆质问:‘你为哄么背着我在家里偷人?’”

        “他老婆没有想到会这样,就哭了起来,说:‘你整天不在家,我跟着你就像守寡似的,我也是一个女人,我容易吗?你看别人家的田,有人犁,有人耙,有人灌水,有人插秧,有人施肥,有人杀虫,有人收割。我们自己的田呢,就我一个人,没有任何人管,好想死噶男人家似的!’”

        “木工师傅一听,就恨恨的说,‘我犁!我耙!我现在就把你这个骚泥巴犁翻过来,耙烂它,看你还敢不敢和野男人来往!’”

        “木工师傅霸王硬上弓,没有几下就不行了。他老婆就埋怨他说:‘你还说你行行行,我瘾还没有上来,你就劳嘎了,也不晓得你给了外面哪个女人家了!’”

        “一番话把木工师傅气得七窍生烟,从此再也不出去做木工了。只在村子里和别人做木工。你要喊他做,就把木头材料送到村子里来,否则,就两个字:‘不做’。”

        讲笑话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邹爱明的笑话刚刚讲完,就到了黎成明的村子。

        大塘背大队由六个自然村子组成,每个自然村子都不是很大,人口多的有四五百人,人口少的也就几十个人。三个大队主要干部分布在三个不同的最大自然村。

        黎成明钟国正说道:“钟同志,中午就在我家吃了。吃饭前我们几个大队干部,一起商量一下,把任务分到各个生产队和农户。分好后,晚上再开大队、生产队干部和党团员会议,按照大队干部包生产队、生产队干部和党团员包户的办法,明天再到各个生产队开会,组织劳力上工地。”

        晚上在大队小学开会。参加会议的人,虽然都是大队、生产队得干部和党团员,是全大队的骨干力量,但由于都只是农民,不像机关单位开会,晚饭又都吃得迟,像屙羊屎似的,稀稀拉拉,一直到九点半钟了,开会的人才勉强到齐。

        会议由大队支书黎成明主持,驻队干部李铁生宣读公社修建周家平胡塘水库的决定,大队长宣读分配到大队和生产队的任务,钟国正讲话,黎成明宣布不完成任务的处罚措施。

        钟国正原本以为,会议会很活跃,大家一定会对修建水库的积极性很高,群起响应。谁知,不管黎成明哪么催大家发言,就是没有人吱声。

        抽烟的人只顾“叭嗒叭嗒”的抽着喇叭筒,不抽烟的人则眯着眼睛似睡非睡,一派高高挂起事不关己的样子。

        钟国正只好对李铁生耳语,要他讲讲。李铁生讲了几句后还是一样,就像沙子散在了深山里,连一点回音都没有。

        钟国正急了,马上站起来大声说道:“我看大家可能是过惯了风调雨顺的日子,家里的粮食多得没地方给了,所以今年干得这么厉害,也警醒不了大家,宁可受灾颗粒无收,也不想出工修水库,是不是这么一回事啊,同志们?”

        听到钟国正这么说,那些与会人员才抬起头看了他几眼。看完后,又继续抽烟的抽烟,眯着眼睛的眯着眼睛。

        钟国正看了一圈大家,见大家还是不说话,就继续接着说道:“有收无收在于水,这是毛主席讲的。今天下午,我找黎成明支书、张跃进大队长和邹爱明会计了解了一下,同时走访了十多个农户,今年由于干旱,全大队人均减收二百一十斤谷子,是全公社受灾最严重的大队。”

        钟国正扫了大家一眼,看有哄么反应没有。可依然还是外甥打灯笼——照旧(舅)。于是,他加重声音说道:“二百一十斤谷子是一个哄么概念啊?就是我们一个人三四个月的口粮谷子啊。现在刚好是农闲季节,这个时候不修好水库,明年万一又遇到今年这样的干旱,到哪里去找粮食填饱肚子?”

        “我们生在了这个干旱死角地方,已经没有选择了,自己如果不来改变改变干旱的状况,难道还要年年靠天老爷来恩赐?搞集体的时候不是有一句话,叫作出身不由己,道理可选择吗?我们既然出生的地方没办法选择,但我们尽自己的能力,改变改变出生这个地方的一些条件,是完全做到的啊!”

        讲到这里,钟国正便在心中生出一种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愤慨,就又讲起了李胖的故事。讲完这个故事,钟国正说道:“我真的希望大家,不要成为这个故事中的李胖啊!”

        一个把喇叭筒抽得“叭嗒叭嗒”响的老农,这时嗡声嗡气的说:“钟同志,现在农村都包干到户了,队长都是抽签轮流坐庄的,哪个农户听我们的?我们讲一句话,还不如放一个屁呢。放个屁还可以臭一下,讲句话哄么影响都没有。”

        另一个生产队长接着说道:“是啊,过去搞集体的时候,谁不出工,谁出工迟到了,就扣谁的工分,没有工分就没有粮食,哪个敢不出工?哪个敢迟到?现在没有工分扣了,更没有粮食扣了,手里没有了刀把子,哪个还听我们的?”

        钟国正听到这里,觉得这两人没有把问题看得太严重,只是把困难想得太过多,就对他们说道:“修水库买原材料和工具的钱,都不要大家出,就是出点时间,出点劳力。俗话说,力出力来,力不出病来,出点力气莫还要死人啊!”

        钟国正讲完后,会场又陷入了无语的僵局。

        钟国正有些着急了,就大声地追问道:“我们大塘背大队,到底参不参加修建水库?每个人都要给我表一个态!”

        黎成明扯扯钟国正的衣服,对他小声细语地说道:“钟同志,你不要急,心急吃不了赖豆腐的。老百姓的眼光,就晓得盯着眼前的那三寸地。多做做工作,会想得通的。”

        修复水库是钟国正拿的方案,公社党委、管委讨论通过并且下了文的,是易大伟给任部德书记表了硬态的,县里又给了钱,自己又是全权负责的,现在看到这个样子,他终于忍不住发火了。

        “我还真是生得贱!养崽婆不急接生婆急,狗咬耗子多管闲事。你们修不修水库管我个人卵事?你们不修水库,干旱也是干旱你们,我的工资也不会少一分钱。你们修好了,增收了,我的工资也不会多一分钱!你们不修的话,以后就不要再找公社来修水库,就不要再找公社吃返销粮,搞哄么救济!”

        钟国正一说完,就气呼呼的重重的坐在了凳子上。

        过了好一会儿,一个皮肤黑黝黝的四五十岁男人才开口说话道:“小钟同志,你不要生气。我们不是不想修水库,要说急,我们大家比你更急。大家为哄么都不发言,是因为大家对修复这个水库,心里头还有很多怕这怕那的想法啊。”

        听到他说怕,钟国正刚才的气平息了不少,马上问说话的人:“怕?怕哄么?你先说给我听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