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草根选调生在线阅读 - 第76章 功夫都在诗外

第76章 功夫都在诗外

        易大伟从李良卫办公室出来,在走往县委大院去的路上面,对钟国正说:“国正,我为哄么只带你来?就是想让你多认识一些领导,也让你从中领悟出一些东西。你的综合素质比较高,又是选调生,迟早都是要走上领导岗位的。”

        “这还要靠您多多栽培,才会有可能。”钟国正脸不红、心不跳地拍着马屁说道。

        “我不过就是一个引路人而已。能不能走上领导岗位,能走到哪个程度的领导岗位,归根结底,取决于你自己,取决于你的工作能力,取决于你的努力程度。”易大伟直言道。

        “我家里的人很相信算命,给我算了几次命,都说我这一辈子,会不停地遇到许多贵人的。我相信,你就是我命中的第一个贵人。所以,我能不能够上马,就看你扶不扶我了,就看你送我多远了。”钟国正像一个江湖人似的说道。

        “国正,我能够算哄么呢?在我们的官场上,公社是行政体系中,最底层的一级党委和政权组织。在公社上面,还有区公所(我们县里没有这个层次),县一级,地区一级,省市自治区一级,最上面是中央这个顶层。”易大伟解释道。

        “所以,公社这个级别,哄么都算不上。在有区公所的县里,公社就是一个副科级级别。我们没有区公所,还勉强算得上正科级级别。但在使用上,同样是公社书记,却有天囊之别的。”易大伟继续说道。

        钟国正刚刚才加工作,对这些东西不懂,听得云里雾里,就傻傻的问:“哪么一个天囊之别?同样一个书记,只要不犯错误,莫还要一个上天,一个入地?”

        “虽然不是一个上天一个入地,但区别还是很大的。同是一批公社书记,如果要调整变动了,有的可能进入县委常委,或者担任副县长,有的可能到县直单位当一把手,而有的则可能是去当一个委的委员,甚至实职都没有当的。你说说,这个差别大不大?”易大伟问钟国正。

        “这个差别不是一般的大。”钟国正一愣后,如实答道。

        “话说回来,当领导还是要几把刷子的。这几把刷子,其实就是要善于抓重点,不要眉毛胡子一把抓,什么都去管。人的精力、时间、知识,都是有限的。不可能什么都懂。所以,你如果什么都做好,最后的结果,很有可能,什么都没有做到更好。”易大伟说道。

        “毛主席他老人家深谙此道,所以他说,当领导主要是两件事,用好人和出主意。我觉得,像他老人家那样的领导,做好这两件事就足够了。但对他那个级别以下的领导,仅仅做好这两件事是不够的,甚至很不够。除了这两件事外,还必须和上级领导搞好关系,争取上级领导不断地关心和支持你的工作。同时,还必须和兄弟单位处理好关系,争取他们不断的支持你。领导不关心你,兄弟单位不支持你,你就是孙悟空,纵有九九八十一变的本事,也会处处受阻,寸步难行的。”易大伟几乎是在教钟国正哪么处理官场关系了。

        钟国正一边衷心的感谢着易大伟,一边在心里想,古人说的与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过去自己一直以为是用来奉承人的,现在才清楚其中的奥妙,工作真的如陆游说的那样,汝果欲学诗,功夫在诗外啊!埋头苦干固然重要,抬头找路更为关键。埋头苦干不看路,最多只能当劳模;苦干巧干找准路,顺风顺雨向前进。

        走进县委办公室,易大伟一边握着县委办副主任秦明亮的手,一边笑容满面的对他说:“秦主任,你忘记老兄了啊,好久都没有到我们那穷乡僻壤去指导工作了。”

        秦明亮也握着易大伟的手,对易大伟开玩笑说道:“你是一方诸侯,我恨想向你学习,可是你一点机会都不给,我哪里还敢去指导?”然后,亲热地问道:“和书记汇报工作?”

        易大伟说:“好久没有和书记汇报思想了,书记在吗?”

        秦明亮说:“书记在。”然后看着钟国正问易大伟:“这位老弟是?”

        易大伟听到秦明亮问,就和他介绍钟国正:“他是今年分配到我们公社来的钟国正,是省委组织部的选调生。”

        钟国正一边向秦明亮伸出双手,一边不卑不亢的说:“你好,秦主任,我叫钟国正,请主任以后多多关照小弟。”

        秦明亮一边点点头,一边用钥匙打开任部德书记的办公室门,对任部德书记小声的说道:“书记,易书记来了。”

        还没等易大伟说话,任部德就先开口对易大伟亲切地说道:“大伟,来了?坐。这几天在忙一些哄么东西?”

        钟国正感到很惊奇,一般下级见上级,总是下级先开口,上级“哦”一声,表示晓得了。而易大伟见全县的一把手,却是一把手先开口。他突然想起在田家洲时,地委工作组的同志说过,易大伟和任部德不仅是老乡,而且私交关系特别的好。看到这一幕后,他确信了,他们之间不仅仅是一般的上下级关系了,而且有着更为紧密的情感关系。

        易大伟坐下后,很真诚的对任部德说:“书记,我今天是特意来请您中午坐坐的,就是不知道您,有没有时间?”

        任部德笑“呵呵”的说道:“你从公社跑到县里,就为了来请我吃饭?你还真以为,你大历县是一个县啊?那是老黄历了。等我哪天下乡到你那里的时候,你哪么请我,都没有关系。今天中午的饭,你就不要去管了,叫秦明亮安排。你从来都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说,有哄么事需要我解决的?”

        易大伟笑嘻嘻的说道:“知我者,书记也!我今天来,主要是想请您中午坐一坐,向您请教请教,另外附带和你汇报一点不大的小事情。”

        “一点不大的小事情?小事情,你哄么时候找过我?”任部德不以为然的说道。

        “我们想,把修复周家平胡塘水库的事,作为今年我们公社兴建水利的重点工程,希望纤维也给我们支持支持,也把这件事列为县委今年兴修水利的重点工程。不知可以不可以?”易大伟满脸期待的说道。

        “那你先给我说说理由,看你说的理由,能不能够打动我,说服我。”任部德裂嘴哈哈一笑,无不调侃的说道。

        易大伟便把修复周家平胡塘水库的重要性、工程量、存在的主要困难和重点难点问题,既简明扼要又重点突出的和任部德作了一个动情的汇报。

        汇完报后,他又拿出县水利水电局对水库工程量的测算数据、公社的决定和请求县委、县人府解决水库修复经费的请示,一并递给任部德书记。

        递完材料后,易大伟对任部德进一步汇报道:“这是一个干旱死角片区。这个水库能否修复,直接关系到四个大队四千多亩水田的收成,直接关系到四个大队六千多人的生计问题。所以,希望书记给予重点倾斜一下。”

        任部德没有马上表态。那样子像是要继续听他汇报。

        易大伟见状,便继续说道:“这个水库修复好以后,那四千多亩稻田就可以变成旱涝保收的高产田,这个水库修复不了,那四千多亩稻田,就只有是听天由命,任凭天老爷做主。或成为野田,或成为沃土。四千多亩稻田啊,书记,那可是关系到四个大队六千多人口生活温饱问题的大事啊。”

        这时,任部德才一边看着递过来的经费请示,一边对易大伟说道:“我就晓得你大伟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不过二十万不能全部都由县财政解决,给你十万,其他的你自己去想办法解决。这也是考验你的领导工作能力的一个机会。”

        易大伟一听给十万,心里早已经喜欢得不得了了,但他并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而是两眼继续望着任部德,再次和他求情道:“书记,你看能不能再给我们加一半?”

        任部德立马答道:“好啊,你想要一半?那还不简单,给你五万就是了。哪么样?我还是很好讲话的嘛。”任部德说完,马上拿起钢笔做出就要在请示上签字的样子。

        易大伟一听,看着任部德就要在请示上签字,马上站起来对任部德讲起好话来了,说:“书记,可能是我词不达意,没有把意思表达清楚。我的意思是,您能不能在十万的基础上,再给我们五万,合计十五万,不是五万。”

        “你说呢?假如你来当我这个县委书记,你怎么批?”

        “那我肯定会大字一批,同意拨款!可惜我只是一个公社书记。讲话没有用,不算数。”易大伟打趣道。

        “蚊子再小也是肉。”任部德笑着说道,“我就晓得你要讨价还价的。看在大历县公社还贫困的份上,就给你十五万。但是,你必须把事情做好,到时我是要去验收的,搞不好的话,我就拿你是问。把你调到最偏远的地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