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草根选调生在线阅读 - 第73章 要喝茶先烧茶

第73章 要喝茶先烧茶

        县水电局来的几个技术骨干,听到刘有成找他们说的话后,相互交换了一下眼色,赵荣波立即对刘有成说道:“良卫局长派我们三人来的时候,特别交代,修复水库技术上的事情,由我们局里来承担,其他的事情,由公社和大队负责。”

        刘有成一听没有说拿钱的事情,就赶快接过话来,说道:“你们除了在技术上负责外,恐怕还有很关键的一点,就是在资金上支持我们。现在做事,你们是晓得的,有钱能使鬼推磨,没钱寸步都难行。修复这个水库,你们计划支持多少资金?你们给我们透一个底,我们也好统一筹集资金。”

        黄湘辉这时不急不躁的插嘴说道:“我们下来之前,李局长站麽和我们说了一下,告诉我们,局里给周家平胡塘水库的资金资金,大概是两万来块钱。”

        “你们不是开玩笑吧?两万块钱?两万块钱能够修复一座水库?就是当盐吃都不够啊!”刘有成一听只有两万块钱,吓了一大跳。两万块钱能做哄么事啊?

        刘有成赶紧又问他们:“上次县里开会,不是说今年县财政要拿出两百万块钱出来,用于兴建水利工程的吗?就是按平均数算,我们也应该有十来万块钱啊。何况这还是一个没有完工的小二型水库,可不是修一个哄么钵子塘啊。”

        一直没有说话的章晓光这时接过话来说道:“是这样的,刘主任。我来和你解释一下。今年全县兴建水利的重点,是保金陵、大桥两个中型水库的维修。县委、县人府县给这两个中型水库就定了六十万块钱,其他不管是新建水库山塘,还是维修已有的水库山塘,全部合拢来,都不到四十万块钱。”

        钟国正一听,心里明白了。这是县里要保重点工程啊。

        “所以,”章晓光接着说道,“县里给四大家领导又都预备了一定的水利建设机动资金,实话实说,我们水电局能够安排的资金,总数也就一二十万块钱。全县这么宽的面积,能够安排两万块钱,虽然不算多,但总比没得要好吧。”

        刘有成自言自语地说到:“两万块钱,两万块钱不说做盐,就是做味精也不够啊。砌渠道要用片石,用片石就得要买炸石头的药啊、雷鸭管啊什么的,还要买水泥、沙子、石灰,挑泥巴要用箩筐、奋箕、锄头等等工具,就是这些都远远不够啊。”

        赵荣波说:“李局长给我们说的就是两万块钱,你们想多要,我们估计也很难。我给你们提一个建议,你们和一把手汇汇报,叫他去找我们李局长。他们两个以前就是一个系统的局长,而且关系很铁,看能不能从其它方面追加一点资金。我告诉你们,还有一个更好的办法,就是你们直接去找分管农业的谭县长和书记、县长,他们大笔一挥,你怕没有钱修复一个水库啊?十个也是有可能的啊!”

        刘有成无奈,和钟国正商量了一下后,还是决定先在周海林家里召开四个大队主要干部会议,听听四个大队对周家平胡塘水库修复工程的意见。

        刘有成主持会议,他先简单的讲了讲召开这次会议的目的,说受公社书记易大伟的委托,与钟国正、县水利水电局的赵荣波、黄湘辉、章晓光三个领导,和大家一起商量如何贯彻全县水利工作会议精神,统一思想,提高认识,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把过去没有建好的周家平胡塘水库真正的建设好,使其全面发挥抗旱救灾、造福于民的作用。

        钟国正本来没有资格参加全县水利工作会议,但易大伟却把他作为大历县公社的工作人员,列席了这一次会议。他不仅对所有会议材料进行了认真的研究,同时找到与会的大队支部书记,对全公社的水利建设情况进行了详细的了解,特别是对周家平胡塘水库进行了重点了解,并分别与这四个大队的支书多次商讨过修复的意见。

        刘有成讲完后,钟国正见大家都不想第一个发言,心想,自己应该讲一些话。可哪么开头好呢?他突然想起茶要人烧、水要人挑的故事,于是就说:“我先给大家讲一个茶要人烧,水要人挑故事。”

        钟国正说,很久以前,有一个叫李胖的人,特别喜欢喝茶,但是自己却从来不烧水。他想喝茶的时候,就走到别人家里一坐,张嘴傻乎乎地一笑。

        俗话说,进门是客。开始的时候,主人见他来了,自然就很客气地烧水煮茶招待他。每次他喝足了茶水以后,笑一笑,起身站起来就走了,好像别人招待他吃茶是应分的。

        可是不管哪个人到了他家里去坐,他自己却从来不去烧水煮茶招待客人。这让那些习惯了喝茶的人觉得很不礼貌。因为在喜欢喝茶的地方,只要有人到了家里,给来人烧水煮茶是最基本的礼节。也就说,喝茶也是讲究有来有往的礼节的。别人喊你喝了茶,你不喊别人喝茶,那就是不礼貌。

        时间久了,镇上的人一提起李胖来就都恨恨的。虽然这是一个小事。但小事里蕴藏着的却是做人做事的道理。所以,有几个年轻人就聚在一起商量,决定整治一下李胖,好让他晓得做人做事的基本规矩。

        一天,李胖的茶瘾又犯了,走在街上正想着到哪家去蹭茶喝时,就远远的看到街旁有几个年轻人正在一起喝茶讲白话。李胖便赶紧加快脚步,心想,他们喝的是哄么茶呀,哪么这么香啊?

        李胖闻着那茶香味道,早已馋得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随着哪茶香一阵一阵地往他鼻子里钻来,李胖三步并作两步地赶到那街旁喝茶的人堆中,一屁股坐在板凳上,等着主人给他烧水煮茶喝。

        李胖像往常一样,坐着等啊等啊,越等口就越渴,却不见主人给他烧茶。而那几个年轻人坐在那里,一边互相倒茶喝茶,一边津津有味地谈天说地讲白话,把李胖当成了空气。

        不仅如此,他们嘴里还故意喝得嗞溜溜的响,把李胖馋得不得了。李胖实在忍不住了,只好厚着脸皮说:“你们哪么只管自己喝茶,也不给我烧睡煮茶呢?我都等了半天了。”

        一个年轻人答道:“是呀,茶是要烧的,水是要跳的。你既不跳水也不烧茶,哪里来的茶水喝呢?茶水也不会从天高头,直接砸下来!想喝茶,先学会自己挑水,自己煮茶。”

        年轻人一说完,就引得大家“哈哈”大笑了起来。

        李胖听了年轻人的讲话,又听到众人的嘲笑声之后,自己觉得很不好意思,就灰溜溜地走了。

        大家听了钟国正讲的这个故事后,就纷纷开口说:“来而不往非礼也,这样奸巧的人,交往几次后,谁还敢和他打交道啊?”

        钟国正说:“这个故事的核心,是你想要喝别人的茶,就要烧茶给别人喝,你要想吃别人的水,就要挑水给别人吃。用一句外国话讲,就是世界上没有哄么免费的午餐。你吃了别人免费的午餐,就要给别人吃自己免费的午餐。这个故事给我们的启示,就是做任何事情,都要自己动手,自力更生,相互配合,合作共赢。”

        钟国正喝了一口水后,接着说道:“现在我讲讲周家平胡塘水库修复的事情。这个水库,如果当年不是遇到包产到户这个特殊情况的话,我想早就建好了,我们四个大队在今年遭到这么大的旱灾时,也就不会受这么大的损失。”

        “今年的旱灾虽然是天灾,但我认为,从另外一个角度来分析,它不是天灾,而是人祸。为哄么这么讲?请大家好好的想想,如果当年我们一鼓作气把水库修好了,后来又管好了,把水蓄满了,大旱有水灌溉,还怕哄么干旱?”

        说到这里,钟国正停了下来,喝了一口茶之后,才接着说道:“这不是人祸,难道还是天灾?我这么说,倒不是怪大家。我想,主要原因是当年大家都搞包产到户去了,包产到户后,又各管各的责任田去了。”

        “各个大队的田土和山林承包到户之后,就成为了一盘散沙,各人自扫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劳动力再也没有组织过起来,农村也再也没有像以前那样,修过哄么山塘水库等等大型的公共事业和公益事业了。”

        “我记得,开国领袖就说过要深挖洞,广积粮的话。联系他讲的水利是农业的命脉这句话后,我就在想,深挖洞,我们可不可以从另一个角度去理解这句话的意思?是不是广泛深入的发动群众,多建水库,多修山塘?我认为是可以这样理解的,只有深挖洞,才能广积粮。”

        “我们周家山、平山头、胡汉亮、大塘背四个大队要想广积粮,就必须修好周家平胡塘这个水库。否则,不要说我们广积粮,就是保到肚子也成问题。说实在的,这几年,如果不是吃了袁隆平杂交水稻高产丰收这一碗饭,就靠我们同样面积的那点点水田旱土,想把饭吃饱,你就是天天睡在田里,爷爷守在地里,也是白睡白守,没有一点卵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