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草根选调生在线阅读 - 第70章 过日子要实在

第70章 过日子要实在

        赵国雄听到大家一致叫好,就对田宝金说:“老田,还是你来这个开头,哪么样?”

        田宝金虽然是一个农民,但却是老三届的高中毕业生,如果不是发生那十年的特殊情况,也许他早就是哪个大学毕业的大学生了,现在早已经在当干部了。恢复高考时,他已经结婚生子,就再也没有去参加那迟来的高考了。

        人生往往就是这样的,能否遇到适合自己的机会,能否及时地抓住一闪而过的机会,往往决定着你截然不同的命运轨迹。人们常常感叹命运捉弄人,说的或许就是这种情况吧。

        五十年代出生的那一大批人,本来长在红旗下,命运却被现实打入了深深的烙印,在一片疯狂的特定年代中,带进了自然灾害的优胜劣汰,卷进了那特殊年代的种种意外之举,踏进了轰轰烈烈的上山下乡运动。作为个体的生命,对这些往往是无法把握的。

        田宝金当然只能怪自己命苦,怪自己生不逢时,早生或晚生,都是另一命运,所以怎么也没有办法去责怪别人的。但说到编谜、猜谜这一类的游戏,他心里还是有一些底气的。

        那个时候,农村没有哄么娱乐活动,除了八部样板戏电影和地道战、上甘岭、铁道游击队、南征北战等等几部打战的电影外,就是聚在一起编谜语、猜谜语了。对于编以自己的“田”姓作谜底的编谜、猜谜,更是再熟识不过了。

        但他还是很谦虚的笑了一笑,说道:“我一个大老粗,修理修理地球,做点粗糙的泥土活,还勉强可以,哪里晓得编这样的谜语?要不,还是先请赵局长给我做个示范后,我再依葫芦画瓢,鹦鹉学舌,现学现卖?”

        赵国雄搞这个编谜语的游戏,目的就是想与田宝金消除生疏,拉近距离。听到田宝金这么说,他顿时感到,田宝金不是一个一般的普通农民,就谦虚的说道:“这个头还是由你来开为好。你是田姓,你不开头,我们哪么好抢先?你说是不是,老田?”

        田宝金站起来,打了一个拱手后说道:“各位领导既然压着我这个牛牯下崽崽,我也没有办法了,只好赶鸭子上架,先出丑了。”

        他谦虚了几句后接着说道:“如果说我们这个‘田’字,倒也还是有些讲究的。你们看看,‘田’字,四四方方,中规中矩,既没有抛头露面,也不和别人争三争四。自古以来追求的就是,安分守己,忠厚老实。所以,以‘田’为谜底编出来的谜语,也不会编出哄么歪门邪道的一些谜语来的。你们先听听,看我编的这个要不要得?字面看来都是口,农民没它就犯愁。”

        大家一听,先是一愣,马上就鼓起掌来,齐声叫好。田宝金编的这个谜语,不仅交代了谜底,更重要的是表达了农民的心声。其实不仅农民不能没有田,事实上谁又能够离开田呢?没有田哪来的粮食,没有粮食,人又哪么生存?所以,开国领袖在七十年代的时候,就提出以粮为纲,纲举目张的指示!赵国雄等公安人员一听,更是听出了他的话外之音,我们之所以和李家湾发生械斗,就是为了保护我们的田啊!

        “我也来编一个。”赵国雄想了想,接着田宝金的话说道,“两目各相投,四山环一周。两王住一国,一口吞四口。”

        大家听罢,又是一顿叫好。钟国正听完赵国雄编的谜语,就出口说道:“我也来编一个,你们听听:四个山字山靠山,四个口字口对口,四个川字川连川,四个十字颠倒颠。”

        管新军听到钟国正这个年纪轻轻的公社干部都编出了一个谜语来,就马上喊道:“我来,我来,我也来编一个。你们听听:四座大山山对山,四条大川川对川,四个嘴巴连环套,四个日头紧相靠。怎么样?”

        卢跃进听完管新军编的谜语,说道:“你这样编谜语,那我也晓得编。四个王字转又转,四个口字肩并肩,四个日字膀靠膀,四个山字尖对尖。”

        张盛林听了他们三个人编的谜语,直言不讳的说道:“你们三个人编的谜语,好是好,可我觉得,管科长和卢科长编的,和钟国正编的差不多,都是一个套路,没有好多的新意。”

        管新军和卢跃进听张盛林这么一说,就不服了,说:“我们没有新意,那你张大局长就编一个有点点新意的,来给我们学一学?你快编呀?”

        张盛林也不恼,大声笑着道:“看来啊,我们这个人啊,总是喜欢听表扬的话。谦虚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这是开国领袖说的。我现在就编一个给你们看看,让你们见识见识,好好的开开你们的眼界!”

        他默想了一下子后,开始说了起来:“左是山,右是山,上是山,下是山,山连山,山靠山,山咬山,不是山。哪么样?我编的都是山,但却不是山。”

        众人听了,果然很有新意,又叫好。现在就只剩下仇小丽一个人没有编谜语了,大家就都把眼睛齐唰唰的转向她,笑她:“你可是中文系毕业的,半边天同志,你不要告诉我们,你听了半天,不但没有一点灵感,还在半夜吃黄瓜吧?”

        仇小丽早就想好了一个谜语,被大家这么一看一讲,就说:“谁怕谁啊?别以为你们男同志能够做的事情,我们女同志久坐不了。我现在就编一个给你们看看:甲字没有腿,鱼字去头尾。农民不能少,钱粮全靠它。”

        这些男人们一听,不由自主的夸道:“真是巾眉不让须国啊!不错,不错。大学生就是大学生,什么都能干!”

        这时,田宝金的老婆端着几碗菜出来了,对大家说:“吃饭了,吃饭了,你们还是一边喝酒,一边猜谜语吧。”

        于是,大家就纷纷坐到了八仙桌桌子上。

        就这样,工作组一边和田家洲的农民一起抗旱,一边神不知鬼不晓的暗访,只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就已经把这件震惊全地区的“8?22”事件的牵头人物和骨干分子,包括他们的犯罪事实、家庭情况、亲朋好友、住址等等,都基本上摸清楚了。

        而这个时候,抗旱也结束了,工作组的人员就趁坡下驴撤了队,离开田家洲大队,回到公社招待所。

        工作组第二天就要撤队了,易大伟就在公社食堂给他们举行践行酒席。一场践行酒,把大家喝得天翻地覆,工作组中除了仇小丽没有喝酒外,个个都醉得一塌糊涂,趴在床上,像一头头死猪一般,拖都拖不动了。

        钟国正从在神人岛上相吻仇小丽后,开始向她发起了猛烈的进攻。仇小丽却像是故意考验他一样的,既不说自己同意他的追求,也不说不同意他的追求,两个人的关系也就变得无比的暧昧起来。

        每次两人偷偷约会时,不管钟国正如何激情似海,仇小丽只允许他拥抱和亲吻。甚至有一次,两人滚在草地上,激动得即将越界时,也被她非常理智、果断、坚决地否决了。

        这弄得钟国正欲罢不能,万分无奈。俗话说,越是得不到的东西越是珍贵。仇小丽越是这样坚持守身如玉,不许超越界限,钟国正就越是感到她的珍稀可贵,越是想追到她。

        钟国正已经不是爆火角色了,对女人的想法就越来越不一样了。仇小丽空降大历县后,他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不仅想体验一下她的神奇,更是把自己最初的定位忘记得一干二净了,越来越强烈地想和她建立起一种恋爱的关系。

        当他看到工作组的同志都喝醉了,认为最后的机会已经来了。工作组明天就要撤队了,如果今天再不把仇小丽搞定,以后两人天各一地,也许再也没有任何的可能了。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晚上十二点多钟,他悄悄的来到仇小丽住的房间外,见里面的灯还亮着,就轻轻的敲了敲门,等她刚刚打开门时,他就迅即的闪了进去,把她紧紧的抱住,亲了起来。

        十来分钟后,钟国正喘着粗气急急地问:“你明天就要走了,给我一句实话,我们有没有希望成为男女朋友?”

        仇小丽抚摸着被他弄乱的头发,一边看着这个可爱的同年人,一边问:“你是想听真话,还是想听假话?”

        钟国正马上答道“开玩笑。我当然要听的是你的真话。”

        “国正,”仇小丽想了想说道:“我真的有点喜欢你,但我在地区,你在公社,我们的距离是不是太远了一点?”

        钟国正答道:“只要我们真心相爱,距离又算哄么?就算天涯海角,也是挡不住爱情的!”

        仇小丽讲:“话是这样说的,但现实却不一定会这样。如果说恋爱属于浪漫主义文学的话,结婚就是现实主义文学。因为,谈情说爱是一回事,结婚成家又是另一回事了。谈情说爱,可以很浪漫,也可以很激情,可以天马行空,无拘无束,但结婚成家却是过日子,是实实在在的生活,是很具体的,具体到一针一线,一菜一饭,具体到买菜洗菜煮菜,洗碗拖地抹桌子,都来不得半点的文艺化。夫妻之间的距离,虽可以给人们带来美感,增进相思,但同样会给人们带来陌生、隔阂,甚至还会造成不必要的困难、困惑、麻烦和误会。”

        “和你说一句实话,我是不可能从地区调到寒州来的。你虽然是省委组织部的选调生,但是,你要调到地区去工作,至少目前还不是一件很现实的事情。如果不能调到一个地方工作,我答应你后,你就是牛郎,我就是织女。牛郎织女的故事虽然浪漫动人,却不现实,甚至很无奈,很残酷。也就说,本来结婚之后,可以很好地实现一加一大于二的目标,但却因为两地分居,结果变成一加一少于二。你想过没有?”

        钟国正听到这里,心里再次明白了,两个人谈谈恋爱耍耍还可以,但要结婚成家,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了。他只好再次打消和她谈恋爱的念头,心有不甘地对她说:“那我们以后,还有可能做朋友吗?就是那种很真诚很知己,无话不说的朋友?”

        仇小丽说:“我们现在,不是已经成为朋友了吗?”

        第二天,工作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