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草根选调生在线阅读 - 第67章 追是你的权力

第67章 追是你的权力

        一天下午的五点多钟,仇小丽和钟国正两人走在田野之中,看到一个青年农民正在用水车车水,她诗兴大发,一边看着那个农民车水,一边蹲在那里当场写了一首《唱歌的水车》,递给钟国正,说:“我考考你这个农学科的选调生,看看你,有没有文学细胞!”

        钟国正说:“丽诗人,我虽然不是学文学专业的,也没有哄么文学细胞,但我却是生产文学的!你们这些文人骚客的……”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仇小丽阻止了:“暂停暂停!哄么生产文学?文学是靠灵感创作出来的,不是靠哄么锄头生产出来的,你以为是挖田挖土啊。你到底有没有一点文学素养?!我高度怀疑你,你除了语文课本上的文学作品,恐怕再也没有读过文学作品了!”

        “好,好,文学创作,文学创作,我好好拜读拜读你的文学创作。”钟国正说完,就拿起仇小丽写的《唱歌的水车》。

        钟国正看了一道后,开始朗读起《唱歌的水车》来:

        太阳烤裂了大地

        烤烫了空气

        烤伤了农民的心

        烤焦了西天的云霓。?

        神人河边,一架架水车

        摇响了一串串的银铃

        枯黄的禾苗,在水车的歌唱中

        青翠欲滴?

        水车的轮子,牵着木叶旋转

        一支古老而又亲切的歌儿

        在夏夜的田野上响起/沐润着受惊的生灵

        月影儿悄悄爬上了车架

        谷粒般的星星也跌进水槽

        把亮闪闪的希望种进泥土

        那扼杀绿色的日子,随着水车的歌声飘去?

        车水的男人笑了

        啊,水车分明就是一道飞旋的鞭子

        正从淡淡的月下

        赶制着一个金色的秋季……

        仇小丽得意的笑着,问:“怎么样,我有才华吧?”

        钟国正读完后,确实感受到了她写诗的才华,却故意从另一个角度去评价道:“嗯,才华的确是有,但你却把农民谁都不愿遇到的遭遇,化成了一种浪漫的变性!”

        仇小丽气得咬牙切齿地说道:“亏你还是选调生,一点情调都没有!文学创作不是简单的照相复制,你懂不懂?!”

        两人在争争闹闹中,越来越像一对兄妹,又越来越像是两个恋人。

        第五天的上午,钟国正和仇小丽一起来到神人河岸边,检查旱情。两人沿着神人河而上,便隐隐地看见一座竹木茂盛的小山,犹如少女的云髻。这就是神人河上的神人岛。

        钟国正用手指着两三里路外的神人岛,问仇小丽:“丽诗人,你看看那个站在河中的小洲子,像不像一幅画?”

        仇小丽听到钟国正问,就停下来朝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河中的那个小洲子,犹如一座小小的景观山,在太阳的照耀下,显得特别的诗情画意,特别的温馨似玉。

        仇小丽激动的说:“真的好像一幅山水画啊!走,我们现在就到那山水画里去走走,看看它的真面目!”

        仇小丽一边说大声的着,一边兴高采烈地往那里走去。

        钟国正到大历县公社后,虽然听说过神人岛的不少传说,但却从来没有到过那上面去。现在看着仇小丽往神人岛走去,就赶紧走到她的前面,带着她朝那小山走去。

        待两人走近,才发现这是生长在神人河中的一个洲岛,四面环水。在靠近左岸的这一边,一块刀削一般的巨石,直插神人河河底。巨石向后面一直延伸了数十米,形成了一座长方形的洲岛,石山的顶部生长着一棵苍劲的松树。看上去,就像一个老人站在岛上,正在指挥着神人河水流的走向,也像是正在拥抱这一片的土地,这一片土地上的人们!

        仇小丽顿时来了灵感,问钟国正:“你带纸笔来了吗?带了,那太好了,我来灵感了,你给我记录好,一字不漏的给我记好。”

        苍劲的松树

        站在裸露的巨石上

        裸露的树根毫无隐讳

        顽强地伸出自己的触须

        大胆地探索着空间的亮度

        缝隙的深浅和巨石的经纬!

        深入的细细的探索

        使根和石亲密的融为一体

        巨石——生命的块根

        在炙热的土地上

        为永久站立的松树奠基!

        仇小丽吟完后,兴奋地问钟国正:“哪么样,小钟同志?又享受了一次艺术的大餐了吗?我告诉你啊,你跟着我,到处都是诗情,到处都是画意!生活永远都会像诗一样美丽!”

        钟国正一边记录着仇小丽随口而吟的诗句,一边想起和曹丽雅的事情,觉得“深入的细细的探索,使根和石亲密的融为一体”,这两句真的是把生活给写绝了。

        听到仇小丽的发问,钟国正下意识的哈哈大笑了起来,说:“太好了,太绝了,特别是‘深深的细细的探索,使根和石亲密的融为一体’这两句,简直是画龙点睛,意境无穷啊!你真的不愧是丽诗人啊!”钟国正说到这里,突然停了下来,紧紧地盯着仇小丽看了好一会儿,一直看得她都有点不好意思了,才转过头去。

        “我听说,你的毛笔字写得很好,哪天我再找一个顶尖的画家,把这个神人岛画下来,再请你在画上书写这首诗,装裱后挂在我的办公室,你看行不行?”钟国正好久后说道。

        仇小丽笑嘻嘻地说:“算你有眼光!趁我现在还没有出名的时候,你赶紧多收藏一些我的诗,等我出名了,你想成为我的第一个读者,第一个收藏家,都不可能!走,我们到神人岛上面去看看。”

        仇小丽说完,就拉着钟国正的手往神人岛走去,不晓得情况的人还以为他们真的是一对恋人。

        由于干旱,神人河已经见底。靠左岸的这边河床,约二十来米宽窄,只有浅浅的水层。

        钟国正拿着一双塑料凉鞋走在前边,扯着手拿皮鞋的仇小丽,一前一后,慢慢地向神人岛靠近。

        走过河床,两人开始上岛。神人岛这一面恰是那块巨石,十分的陡峭,犹如一块天生的岛碑、岛门或岛旗。

        从这边上岛,虽然有一条小路,但爬起来却是非常的吃力。刚爬到半山腰上,仇小丽就大汗淋漓,走不动了。钟国正只好拉着她的两只手,一步一步的向山顶走去。仇小丽穿的是一件白色的的确良衬衣,汗水浸湿后,就如同穿上了一件皇帝的新衣,那白里透红的肌肤,黑色的内衣,洁白的深沟,优美的曲线,一览无遗。

        钟国正偶然回头一看,便惊呆了。看着秀色可餐的仇小丽,闻着她特有的女人体香,钟国正那种火苗就莫名其妙的迅速扩张起来。

        仇小丽已经上气不接下气,艰难的往上爬着,也就没有注意钟国正身体上的那些微妙变化。

        “我上来了,我上来了!我到了神人岛上了!”刚一爬到山顶,仇小丽就蹦蹦跳跳的叫喊了起来。

        钟国正斜靠在一块石头上面,将身体变成了一个弯弯的弓。他是一个男人,男人不能像女人,特别是不能像诗人中的女人那样,毫无顾忌地表达自己的所思所想。男人讲究的是含蓄,尤其是中国男人,一定要有修养,一定要善于把“情绪”“收集起来”,“养”在心中。

        “你太棒了,竟然连一点粗气都没有出!”仇小丽正在兴奋之中,说完一把抱住钟国正,就在他的脸上飞快的亲了一下。

        钟国正被仇小丽突然一抱,差点跌倒,马上把手撑在了石头上,平衡了好几下才稳住自己。由于一直在寻找平衡,刚一稳住,两人便天衣无缝的拥在了一起。

        仇小丽一惊,脸顿时红了一个通,迅速松开被自己抱着的钟国正。一时之间,两个人就尴尬地站在那棵苍劲的松树下,谁也没有说话,只是一动不动的静静的看着对方。

        刚才还鸟叫不绝和知了鸣个不停的小石山,突然间变得异常的安静了。不知是那些知了和鸟怕影响他们两人,还是害怕太阳的厉害躲了起来。

        过了好一会,钟国正终于打破沉默,断断续续地对仇小丽问道:“你有男朋友了吗?”

        “保密!”这时的仇小丽,听到钟国正的问话后,一下子又活泼了起来。仿佛刚才的事情根本就没有出现过。

        她眨着那迷人的大眼睛,调皮的问钟国正:“你不会是想追我吧?”问话刚一出口,她就看见钟国正转了一下身子,用侧身对着她,脸迅即莫名其妙地红了一个通透。

        钟国正听仇小丽这样问,就满怀信心地说:“我们俩个还真是心有灵犀,我想哄么你都晓得。你该不会告诉我,你在地区,我在公社,相隔太远?”

        仇小丽十分淡定地对钟国正说:“这个问题我倒还没有考虑过。说实话,我们既然没有能够发生一见钟情的故事,那唯一可能会发生的故事,就是在以后的交往中,能不能够有并轨的时候。”

        “你的意思是,一切都顺其自然,有故事就发生,没有故事就过去。”

        “除此之外,还能怎样?这种事情是很纯洁很神圣的。”

        “那我现在,正式向你表白,我要追你,我要你做我的女朋友!”钟国正举起右手,十分严肃地说道。

        “你追不追我,那是你的权利。我接不接受,更是我的权利。我们两个人的权利,是平等的。”仇小丽既不说接受,也不说拒绝,给钟国正留下了种种幻想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