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草根选调生在线阅读 - 第62章 有水就有晚稻

第62章 有水就有晚稻

        这是一个并不太大的洞口,顶部的面积也就十七八个平方大小。三个人刚走到洞口边上,就隐隐约约的听到里面水流动的湍急声音。

        “有水流的响声,里面就可以肯定有水。我们下去好好的看一看,算算有多大的流量。”易大伟听到下面有水流动的响声之后,仿佛就看到了晚稻有救的法子,马上说道。

        郑平湘已经有十多年没有下去过了,原本这条路就十分的陡峭,他生怕发生哄么意外,就对易大伟说;“易书记,下去的路很陡,又这么多年没有人下去过了,还是我和钟同志先下去踩条路出来,再一起下去。你现在就在洞口看着我们,等我们搞清楚后,再上来接你下去。”

        钟国正听郑平湘这么说,也劝易大伟先在上面等着。

        “你们是把我当皇帝老子,还是当作温室里的花朵啊?我是学农的,本来就是做这种事情的。我哄么情况没有见过啊?要下就一起下,有苦一起吃,有累一起受,有危险一起担。”易大伟不容他们再说,就“噔噔噔”的要往下面走去。

        钟国正见易大伟要走前面,赶紧拉住他说:“易书记,你别走在前头了,你在后面盯着我们就是了,既做我们的坚强后盾,又可以监督我们,发现问题,及时纠正,别让我们搞得劳命伤身,事倍功无,一无所得的。”

        易大伟无奈,只好走在钟国正后面,郑平湘走在最前面。

        这条下洞的路,由于已经有十多年没有人走过,与其说是路,还不如说就是一块悬崖峭壁。

        郑平湘弯着腰,小心翼翼地用锄头刮着石头上的泥巴,不停的用锄头恢复着一个又一个的路坎,想把这个悬崖峭壁变成一个可以上下的楼梯。好在这个刀把岩并不是很深,也就十多二十米高,因此不到一个小时,就把原来上下的路径基本上恢复的八九不离十了,便又看到了一条弯弯曲曲、狭狭窄窄、深深浅浅、凹凹平平的石梯之路。三个人在一步步的修路复路之中,到达了岩洞的底部。

        岩洞的底部是一个比较开阔的斜平面,面积约有三四十平方米宽,同时有一个五六平方米的卵石滩。卵石滩前面就是一条阴河,河面约有两三米宽,阴河里的水“哗哗哗”响着,自西向东,虽然水流较快,却依然清澈见底。

        钟国正看见几条鱼在湍急的水中优哉游哉地游着,就指着那些鱼,小声地说道:“你们看,好漂亮的鱼儿,好快乐的鱼儿,好大的鱼儿。”

        郑平湘拿起锄头就朝那些鱼打去,“嘭”的一声,水花四溅,鱼儿却不见了。他不由叹息一声:“唉,年纪大了,手脚还是慢了一步,害得今天中午,我们又少了一个菜。”

        易大伟从郑平湘手里拿过锄头,在阴河里试了试,发现阴河有半米多深,就激动万分的说:“有水就有晚稻!这下我们有救了,有救了,有了这个刀把岩的阴河水,至少鬼崽井这一流域的三千多亩晚稻,今年应该没有大的问题了!”

        走出刀把岩洞口,易大伟就开始对郑平湘安排工作了。

        “这样,老郑,”易大伟说:“上下洞的这条路由你负责修好一点,最迟必须在明天中午之前修好,公社补贴你三百块钱。从这里到鬼崽井的那条水沟,五百多米长,也由你负责组织劳力修好,也必须在明天中午之前修好,公社给你补贴两千块钱。做好这两件事,公社总共补给你两千三百块钱,资金包干,节约归你,超支不补。你现在就马上回去,组织劳力来动工,修路的修路,开沟渠的开沟渠,连夜加班加点,一点时间都不允许耽误,再耽误就来不及了。我现在和小钟马上就赶回公社,和农机站的同志一起赶到到县农机局去,想办法搞一台48匹马力的大柴油抽水机回来,放在这里抽水,确保鬼崽井这一流域的三千多亩晚稻田的用水问题。以后的事情,就由小钟同志代表公社,在这里管事,有哄么问题你都找他汇报,由他全权负责处理这里的一切相关的事务。”

        郑平湘的脑瓜子很灵活,易大伟和钟国正一走,他马上找到鬼崽井下游两个大队的支部书记,把他们一起拉到刀把岩来,讨论修路和修刀把岩到鬼崽井水溪的渠道。他把易大伟说的补助两千三百元隐瞒了,只说公社负责送一台48匹马力的柴油抽水机,其他的事情包括修路、修渠道和以后抽水抗旱的费用,都由他们三个大队负责。

        下游两个大队的稻田大部分都已经断水,已经有一半断水的稻田开始开拆。听到郑平湘说公社明天就搞一台48匹马力的柴油机,到这里来抽水抗旱,二话没说,就同意三个大队一起来修路修渠道。

        第二天上午七点多钟,钟国正和农机站站长乐有志用一台手扶拖拉机,把48匹马力的柴油机和水管一起拖来了。三个大队的主要干部和来修路、修渠道的农民,第一次看着这台庞然大物,都兴奋的围拢了过来,好奇的看着这台柴油机,高兴的说,还是公社有办法,还是公社想我们所想,急我们所急,这下子我们的晚稻就有救了,感谢公社,感谢党!

        钟国正见状,十分认真的说:“同志们,公社永远都会想着你们的!现在就请大家抓紧时间修路修渠道,赶在柴油机安装好之前全部修好,不要等到水抽上来了没有地方走,大家就只能是看到腊肉吃白饭,白白的把水浪费了。平湘支书,你喊三四个有劳力的人,来协助安装这台柴油机和水管。”

        五百多米的简易水渠修好了后,修路的农民又用锄头和棒槌夯实渠基。到十一点多钟,水渠已经基本修好。修好了水渠的农民们,纷纷走到刀把岩底部,把刀把岩的底部围了一个水泄不通,没有挤到底部的那些人,就站在底部到洞口的阶梯上,还有的干脆站在洞口,眼睛直盯着在底部有模有样调试着柴油机的钟国正和乐有志两个人。这时的大家,再也没有了对刀把岩的害怕。

        乐有志一边调试着柴油机,一边对围拢在边上的大队干部和农民们说:“这可是现在全县最大最先进的柴油机了,吃柴油吃得很厉害的,你们要准备好买柴油的钱,把这台柴油机喂饱后,它才会抽得上水来。”

        大队干部就说,只要你们把柴油票发给我们,我们保证把柴油机喂得饱饱的!

        乐有志笑呵呵的说:“你们是大婆娘养的崽,易书记不仅把最大的柴油机安装在你们这里,还指示说一定要保证你们抗旱用的柴油票。柴油票都在钟同志那里,你们到他那里领柴油票就是了,领着柴油票后,派人到供销社去买回来,让柴油机吃饱喝足,白哗哗的水就上来了,就会变成黄灿灿的谷子。手里有了粮,心中就不慌,你们说是不是啊?”

        大家就大声地说,手里有粮,心中不慌,再旱也不怕!

        十多分钟后,柴油抽水机全部安装好了。乐有志对钟国正说:“钟同志,你过来,你代表易书记,发动柴油机。”

        说完,就把那个发动柴油机的崭新的柄手,交到钟国正的手上。

        钟国正有一个高中同班同学,毕业后考到省农机学校,每年暑假回来后,两人就一起去看农民们如何抽水灌溉,有时还帮他们看着柴油机,遇到柴油机出了故障,还经常帮着他们修理修理,对各种柴油机也就略懂一二。

        昨天晚上,当他们一起把这台全县目前最大的柴油机运回公社后,钟国正就拿着说明书,对着柴油机研究琢磨了大半个晚上,一直搞得小葱拌豆腐,一清二楚后才睡觉。把柴油机运到刀把岩卸下后,又一起和乐有志安装柴油机。

        他从乐有志手里接过发动柴油机的摇柄,高高的举起摇柄,在头顶转了好几圈后,才对看着他的那些群众大声的说道:“各位父老乡亲,我受公社党委书记易大伟同志的委托,代表公社党委、管委,向头顶烈日、战天斗地的同志们,表示最衷心最诚挚的慰问!我相信,只要我们团结起来,齐心协力,在公社党委、管委的坚强领导下,在各个大队两委的组织和指挥下,就一定能够取得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丰收在望的胜利!”

        说到这里,钟国正向正在聚精会神的听他讲话的父老乡亲们,深深的鞠了一圈躬,然后又向着刀把岩的洞口深深的鞠了一躬。当他抬起头时,在场的近百名农民,几乎同时鼓起了掌。那场面用掌声如雷,经久不息来形容,也毫不为过。

        钟国正被父老乡亲们朴素的掌声感动得几乎热泪盈眶。他没有想到,自己一个刚刚参加工作的年轻人,只是为他们做了这么一点点的分内之事,他们就这般的激情如海。他再一次鞠躬后,弯下腰,对准发动柴油机的柄孔,把摇柄插了进去,两手紧紧的握着摇柄,使尽全身的力气,“突”的摇起了摇柄,迅即,柴油机便“轰隆隆”的发动起来了,白哗哗的地下水,就通过半硬半软的水管喷涌而出,顺着刚刚修好的水渠,争先恐后的向下游奔流而去。

        顿时,这些父老乡亲们便沿着水渠的两边,像过年时得到了父母压岁钱的小孩子一样,一个个的欢笑着,蹦跳着,追赶着白哗哗的渠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