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草根选调生在线阅读 - 第61章 传奇的刀把岩

第61章 传奇的刀把岩

        “司马迁一个活生生的男人,一个鼎鼎有名的史官,眼睁睁地被皇帝下令给阉割了,从此自己再也做不了男人,六尺男子汉成为了一个阉鸡公、灾鸡公,再也享受不了男人原本可以享受的,一切权力、欢乐和福利。你们设身处地地想一想,他会一个哄么样的办法,去报复报复皇帝,下令的那一刀阉割之恨?”郑平湘“嘿嘿”一笑,接着说道:“他会不会把对皇帝的仇恨,那种比天高比地厚的毁男之恨,融入到他书写的书中,埋下种种混乱和错误,让后人信以为真,从而达到浑水摸鱼的目的?只要他之前是一个男人,就会。”

        大家没有回答郑平湘说的这个问题。沉默了好久之后,钟国正问:“听说九嶷山在历史上有很多祭祀舜帝的遗物,可惜我没有去过,不晓得现在还在不在了?”

        “那些都是司马迁写了史记后的无数无数年,后人祭祀舜帝的设施,到现在也没有哪个人在那里找到舜帝埋葬的哄么陵墓。不过传说久了,假的也会成真的了。”郑平湘说。

        钟国正心想,这个鬼崽崽山肯定有大名堂,要不,不可能有这么多的石人像。这些石人像说不定就是陪葬那位圣人的东西。可惜那都是太遥远的事情,时间无法倒流,人类无法重回。不像现在发生的事情,都有资料记载。虽然记载的东西,不一定就是当时的东西,但它毕竟还是一种东西。不管这种东西是真的还是假的,或者真假的比例是多少,至少给后人提供了一些线索。而没有历史文献资料的具体记载,就只能靠今后挖到了相关的文物,来实锤了。如果哪一天考古学家在这里考古,找到了相关的文物,那就是惊天地泣鬼神的大新闻旧事实了啊!

        易大伟挥挥手说:“这都是历史悬案,千古之谜,我们暂时不要去管它了,就让那些历史学家去论证,让那些文物考古专家去下结论吧。我想,我们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要找到能够抗旱的水源。再不找到水源,今年全公社的晚稻,还不晓得有多少失收,造成的各种损失还不晓得有多大呢。”

        易大伟不想就司马迁的问题去争论,及实地把大家的话题,转到了寻找水源抗旱的事情上来。

        钟国正听易大伟讲到找水源的事,突然意识到自己偏离了今天到大队来的主题,心想自己真的是很不成熟,还没有达到到哪个山唱哪个歌的境界。

        钟国正马上改口对郑平湘问道:“郑支书,你们村子属于石灰岩地带,地下水应该是很丰富的,如果能够找到一个有地下水的岩洞,把水抽上来,以后的抗旱就有办法可想了,至少,靠鬼崽井的三千多亩晚稻就有救了。三千多亩,可是占全公社的十分之一晚稻面积啊。”

        郑平湘答道:“讲到岩洞,我们这里倒是有不少,离这里不远的一个地方,就有一个我们大队最大的岩洞,而且水源十分充足。只是现在我们这里的人,已经没有哄么人敢到那个岩洞里去看看了。”

        听说有一个水源很充足的岩洞,易大伟和钟国正几乎异口同声的问郑平湘:“为哄么没有哄么人敢去?是那里有妖怪还是有蛇怪?它在哪个地方?叫哄么名字?离我们现在这里有好远?你赶快带我们去看看。只要有水,就想办法把水抽上来,为抗旱保苗服务。”

        郑平湘说:“这个岩洞叫刀把岩。已经有十多年没有人敢去了。我们这里的人吓唬小孩子时,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你再不听话,就把你丢到刀把岩里面去。不仅小孩子听着这个名字就怕,连大人牯都有点不敢下去哩。就是大人牯从那边上过路,也要有两三个人才敢过路,而且即使从那里过路,不是小跑着匆匆而过,就是用大声说话唱歌来壮胆。”

        易大伟盯着郑平湘的眼睛问:“有你这么说的妖孽吗?是藏有妖魅鬼怪,还是躲着吃人的猛虎野兽?你给我老老实实的说说,你们这个传奇的刀把岩,到底发生过哄么事情?”

        郑平湘笑了笑,说道:“猛虎野兽倒没有哄么,但妖魅鬼怪嘛,有没有,就不晓得了。这都是那个年代造的孽啊。十五六年前的时候,不是发生了那场很有名的群众运动吗?那个时候的人们,好像吃错了药似的,到处都是文攻武卫。隔壁大队有一户地主成分的家里,养了两个儿子两个女儿。”

        “在那个年代,农村里讨老婆嫁女崽,是很讲究阶级成分的。虽然那个时候也有‘出生不由己,道路可选择’的说话,但在祖国江山一片红的时代,有哪个女崽敢找一个成分高的赖崽做老公的,又有哪个赖崽敢找一个成分高的女崽做老婆的?他们家的两个儿子哪么也讨不到老婆,没有哪个女崽敢嫁给他们啊;两个女儿也哪么都找不到婆家,嫁不出去,同样是没有哪个赖崽敢讨她们啊。”

        “就这样,一年复一年,大儿子四十多了,最小的女儿也二十七八了,实在没有办法,他们兄妹就悄悄的相互结婚,自我繁殖,传宗接代。开始谁都不晓得他们自己家的兄妹结了婚。到了年轻人到处造反的时候,也不晓得那些造反的人是哪么发现他们的,就把他们拖了出来,捆了起来,先是挂牌游街批斗,到后来,那些造反的人听说县城杀了地富反坏右,就把他们都杀了,都丢在了刀把岩里。”

        “之后,有不少人从那里过路时,都听到了从刀把岩里面传来的哭声,喊声,骂声。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附近的人就再也没有敢从那里过路的了。宁愿绕很远的路,也不从那边上过。甚至还传出了‘宁绕十里路,不过刀把岩’的说法。到后来,就形成了大人吓唬小孩子时,说‘你再不听话,就把你丢到刀把岩去’的口头禅。慢慢的,小孩子一听到大人说,要把自己丢到刀把岩里面去,就吓得再也不敢哭,再也不敢闹的奇特效果,比说任何其他的话都要灵上一万倍不止。”

        钟国正听得毛骨悚然,不相信的问:“你说的这些,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不会是你自己编给我们听的鬼话吧?”

        郑平湘说:“你就是给我一百个胆子,敢骗天,敢骗地,也不敢骗你们公社领导吧?易书记是哄么人?一把手啊!”

        易大伟亲身经历过那个特定的年代,深知那是一个疯狂的年代,是一个不按规矩出牌的年代,当时的人们没有讲不出来的话,没有做不出来的事。他相信有这样的事,对郑平湘说的事情就没有大的怀疑,而是再次把话题转到了他现在最关心的水源问题上来。

        他问郑平湘:“刀把岩里面有没有阴河,阴河的水大不大,阴河里面的水可不可以抽得上来?”

        郑平湘答道:“刀把岩里面有一条阴河,阴河的水量还是有那么大的。我们小的时候,经常到里面去玩耍。那里面的水冬暖夏凉,夏天的时候,每次下去都要在里面洗澡。但我已经有十多年没有下去过了,现在有没有水,有多大的水,我就不敢肯定了。等下我带你们一起下去看看,就晓得了。”

        郑平湘说完,脸上就表现出有些为难的样子。仿佛在说,如果不是你易书记来了,打死我,我也不会到哄么刀把岩里面去找水的。弄得不好,水没有找到,人就会病倒了。

        走了大约五百来米,三个人来到了一块旱地旁边。郑平湘指着一个四周长满了齐人高杂草的地方说:“你们看到的那个洞窟,就是这里说的刀把岩。”

        易大伟说:“走,我们一起下去看看。”

        见郑平湘犹犹豫豫,易大伟对他笑骂道:“你还是不是一个男人家?没有生鸟崽啊?刚才还在说司马迁,说得口水都在喷。别人司马迁被阉割了,都还坚持把《史记》写完。你呢?胆子比老鼠公还小,连一个文人都不如,还当大队支书?世界上从来都是鬼怕人的,哪有人怕鬼的事情?”

        郑平湘被易大伟说得不好意思,弯腰捡了一块马拉崮,随手扔进那个洞窟里面,听到一声响声后,他才提着锄头,走在前面带着易大伟和钟国正两人,小心翼翼的往刀把岩的洞窟里面走去。郑平湘一边用锄头开路,赶走藏在草丛里的动物,一边用双脚不停地踩倒那些绿油油的杂草。

        钟国正走在第二个,也用力的踩倒齐人高的杂草,一步一步的走到洞口。一条隐隐约约的小路,似乎就被他们这样用脚踩了出来了。但只是一会儿,那些刚才被踩倒了的杂草,又爬了起来,虽然没有之前的那样天然,但也恢复得有七八成的样子了,把刚刚踩出来的小路,又纳入到它们的身下,隐藏在绿油油的色彩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