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草根选调生在线阅读 - 第58章 只能偶尔吃吃

第58章 只能偶尔吃吃

        一个小时后,曹丽雅像喝醉了酒的人一样,满脸绯红的笑着问:“你今天是不是喝酒喝多了?像一头疯牛一样,弄得我也像喝醉了酒似的!”曹丽雅抑制了一下兴奋后接着说道,“不过,偶尔喝喝酒,对身体还是有好处的,也是蛮爽快的。”

        钟国正疲惫的躺在草地上,看着一片蔚蓝的天空,没有星星,没有乌云。凉风习习吹来,特别的惬意。

        钟国正突然自言自语地说道:“你说,这个人类真的好奇怪,为哄么要把人分成男人和女人?为什么男女搭配,就干活不累?男男搭配,或者是女女搭配,难道干活就要受累吗?”

        曹丽雅“噗”的一声笑了,说:“这是动物的本性啊,不仅人类是这样,所有的其他动物也都是这样的。有公有婆才能成双,才能相互包容,和谐共生啊。这就是同性相斥,异性相吸的原来。你想想,人如果不分成男人女人,人类哪么能够延续到现在?还不整天地在那里杀架子了?正是因为有男有女,才有不同才有分工,女人怀孕和生儿育女,人们才会称赞母亲,才会把祖国比作母亲,当作母亲的原因。”

        “西游记里面的女人国就是一个例外。”钟国正说:“在女人国里,不管男人还是女人,只要喝一口那条河里的水,就都能怀孕生儿育女。就像自然界的植物和农作物一样,借助风力就可以自我授粉,传宗接代。人类为哄么就不能自我授粉传宗接代?我想,最主要的恐怕就是因为人都是有思想的,有感情的,除了传宗接代,还可以享受人类特有的愉悦。所以自古以来,就有‘男女搭配,干活不累’、‘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传承。”

        “你们男人总是三句话不离本行,不仅个个好色,而且个个都霸蛮得狠,不讲道理,不管别人,想哪么样就哪么样,没有一个怜香惜玉的好人。”曹丽雅轻轻地说道。

        钟国正反驳道:“我们男人是三句话不离本行,我看,你这个女人才是真正的三件事不离本行!如果你不教我当我的老师,我哪里晓得哪么做这些事情啊?”

        “可最后总是女人吃亏,男人赚钱。”曹丽雅说。

        钟国正嘴里问:“女人哪么吃亏了,男人哪么赚钱了?”心里却在想,在这个男人占主导的社会里,自古以来,男女之间做的那点事情,从来没有人不认为是男人占便宜,女人在吃亏。但事实上,这样的的结论并不一定就是对的。

        曹丽雅说:“当然是女人吃亏了。要不,国家法律制定的强奸罪,为哄么只有男人强奸女人的事情,没有女人强奸男人的事情?法律上的规定都是说,男人违背妇女的意志和女人强行发生那种事情,才叫强奸罪,并没有说女人违背男人的意志和男人强行发生那种事情,也是强奸罪,这不是明摆着说做这种事情,都是男人沾光女人是吃亏吗?”

        钟国正一听就笑了,说:“这是从法律上说的。法律我们必须尊重,必须维护。但法律事实和生活事情,并不完全就是一回事情。因为他们考虑问题的角度并不一样。所以,在事实上,除了确实一方违背另一方的意志,而强行发生那种事情,是一方沾光另一方吃亏外,双方你情我愿的,并不一定就是谁沾光谁吃亏。”

        “还有,”曹丽雅说,“你们男人一抽裤子就了事,万事不管。女人恰恰相反,是一脱裤子就来事,稍不小心,就会十月怀胎,生儿育女,一件事情接着一件事情,总有操不完的心,总有做不完的事,从这个角度来讲,你说男人省事不省事,女人吃亏不吃亏?”

        “这哪么能喊吃亏?无所事事才是真正的吃亏!”钟国正说,“我觉得,男女之间除了生儿育女孩传宗接代,最主要的就是,能给身体和心灵上都能带来无限的愉悦,无比的快乐。这种愉悦和快乐,是做其他任何事情都无法代替的。”

        曹丽雅一撮钟国正,调侃他道:“你既然这么愉悦和快乐,那你为哄么还是一副铁石心肠,眼睁睁地看着我,嫁给别的男人,无动于心?”

        钟国正一愣,心想,我又不是你的初恋,你又比我大,宁愿男大十,不愿女大一,我敢讨你做老婆吗?但又不能把这种话这样说出来,于是叹了口气说道,“我有哄么办法?你和他谈了那么久的恋爱了,你不嫁给他,他不气死才怪。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再说,你不嫁给他,万一他发起癫来报复你来,那你就实在划不来了。我是替你着想。”

        曹丽雅想了想,说:“你讲的这个,不能说没有一点的道理。”曹丽雅停了停,然后接着说道,“不过和你讲一句实话,你听了之后,也不要生气。我如果真的嫁人,想找一个过一辈子的老公,我是不会找你这样的人的,找我未婚夫那样的男人,才是最安全最保险的。”

        钟国正一惊,问:“为哄么?是我不行?”

        曹丽雅把嘴巴凑近钟国正的耳朵,轻轻的说:“自己的事情自己知道。”说完后一笑,接着说道:“人哪,个个都喜欢吃肉,有的喜欢吃瘦肉,有的喜欢吃肥肉,有的喜欢吃不瘦不肥的五花肉,还有的喜欢啃骨头。有的喜欢炒着吃,香!有的喜欢炖着吃,没有火。”

        “肉谁不喜欢吃?”钟国正答道。

        “是啊,肉人人都喜欢吃。有的人天天吃,餐餐吃,都吃不厌。有的人一天吃一餐都会发胖,还有的人一个星期吃一餐肉都会发胖。所以,不是那个肚子还真的吃不了那个肉,特别是吃补了那个肥肉。用我们医生的行话,就是不是那个肚子就不要吃那个泻药。不是那个金刚钻就不要揽那个细活。你说是不是,国正?”

        “对。事情要与能力相匹配。匹配不起来,往往就会出问题的。”钟国正答道。

        “你就像一块肥肉,只能偶尔吃吃,绝不能天天吃,更不能餐餐吃,否则就会拉肚子,影响身体的。比如春节,一年就一回,再苦再累花再多的钱,一年也就一次。如果天天过春节,不把人苦死累死才怪。所以,有的男人可以做老公,有的男人只能做相好,过节的时候用一下还是不错的。”

        听到曹丽雅这么说,钟国正就一本正经地说道:“干姐,你不是一般人,人如其名,名副其实,我天天都想着你的呢。”

        曹丽雅问:“你说的是心里话,还是骗我的话?”

        钟国正举起手发誓:“心里话,当然是心里话,绝对的心里话,没有掺一点假,也没有一点水分,都是干货硬通货。”

        曹丽雅说:“那我们就拉钩,拉钩上吊,一百年不反悔!”

        钟国正拉着曹丽雅伸出的手指,说:“拉钩上吊,一百年不反悔!”

        曹丽雅想了想,对钟国正说道:“我想和你做一个媒,是县委招待所的正式职工,不晓得你愿不愿意见见面?”

        “你的什么人?”钟国正问道。

        曹丽雅答道:“是我的堂妹。她不仅人长得特别的漂亮,而且身高一米七一,身材很不错,你们两人肯定特别相配。”

        钟国正说:“那我就要特别的感谢你这个媒婆了!”

        曹丽雅微微一笑,调侃道:“我和你做媒,你就特别感谢我。我如果不和你做媒,那你不是要赶我走了?”

        钟国正马上说道:“你是我干姐,和不和我做媒,都不会赶你走的。把‘赶’改成‘干’还差不多,像你名字一样。”

        曹丽雅接过话来说道:“东风吹,战鼓擂,现在世界上谁怕谁?我明天就要到县里和他打结婚证了。今天晚上我还是自由的,哪么样,敢不敢赌一把?!”

        两人就手挽着手,往医院走去。快走到自己的门口时,曹丽雅突然发现自己的间子里亮着灯,感到很是奇怪,明明出门的时候没有开灯的,为哄么现在灯又亮了起来?难道是未婚夫来了吗?

        她把钟国正拉到一边,说:“你等我一下,我先回去看看,房子里哪么亮起灯来了?是不是我未婚夫来嘎了?如果是他来了,我就把门关上,如果是我走的时候拉亮了灯,我就把门打开。你看到门打开时,就直接进来,看到门关上了,就一个人回公社去,好吗?”

        两人就在一颗大樟树后,像是末日来了一般的开始了分别,一直亲到两人都上气不接下气后,才依依不舍地分开。

        曹丽雅一边慢慢收气,一边一步分成五步朝房间走去。

        钟国正先是选到站在一个墙角边,正好可以一目了然的看见曹丽雅的房门。曹丽雅进去后不久,就把房门关上了。钟国正看到房门关上了,刚准备转身回公社时,突然心生好奇,想验证一下现在在曹丽雅间子里的人到底是不是真的是她的未婚夫来了。他看过她男朋友的相片,只要看到这个人就会认识的。

        曹丽雅住的房子是一层的简易房子。钟国正悄悄的绕到曹丽雅房间后面,耳朵贴在窗子的玻璃上仔细听里面说话。

        只曹丽雅轻轻说道:“唉,扯胡子扯得好辛苦,睡觉吧。”

        男的说:“好,明天起得早,还要赶到县里打结婚证。”

        他于是退到一个较高的地方,悄悄地爬上一棵树,蹲在树杈上,刚好可以俯瞰到间子里的一切。等他刚刚蹲好,间子里的大灯突然关掉了,过了好一会儿后,才亮起一盏昏昏暗暗的红灯,隐隐约约的看见里面两个人正在脱着衣服。

        等到那个男人转过身来,钟国正细细的盯着看,发现还是有一点像她的未婚夫。当两人退尽衣服后,床板“吱呀吱呀”的叫声,便开始不停地响了起来,而且声音越响越大。

        唉,真的是一丘经久耐用的良田沃土啊……

        钟国正一边悄悄离去,一边自言自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