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草根选调生在线阅读 - 第55章 开玩笑开死你

第55章 开玩笑开死你

        神仙头大队不仅把今年的农业税、征购粮任务完成了,而且把过去两年的尾欠也基本交齐了,大大的出乎公社的意料之外,不仅在公社、大队两级干部中产生了极大的震撼,而且在全公社的农户中引起了强烈反响。一个刚刚参加工作的公社干部单枪匹马,把四个公社领导先后搞了四次,花了两年时间都没有搞好的问题,三天三夜就解决好了,更是成为老百姓津津乐道的事儿。一时之间,包队干部钟国正成了全公社上上下下的热议人物。大多数的公社干部和老百姓认为,钟国正工作扎实,敢于碰硬,脑瓜子灵活,点子多,方法对路,善于和老百姓打成一片,是难得的青年干部。

        也有一些人不服气,尤其是那些没有完成任务的公社干部。他们最初以为,像钟国正这样刚刚走出校门的干部,农村的屁臭都不晓得,除了喝酒外,还晓得做哄么?开始听到他分到神仙头这个谁都不肯去的“癞子脑壳”大队,原以为他在队里连饭都会弄不到吃的,收缴国家任务倒数第一非他莫属,本是等着看他的笑话的,哪晓得他竟然这么走狗屎运,拿了一个全公社第一,而且遥遥领先第二名!于是就气愤的说,为哄么他一来就狗屎屙肥蛋,他一来我们就倒霉走背运啊?特别是团委书记秦建良,更是嫉妒恼怒恨冲天。他招干到大历县公社后,一直顺风顺雨,先是和柳何英恋爱,后又在柳明生的帮助下,在大队和公社领导中,都建立了不错的人脉关系,不到一年又入了党,政治上一片光明。谁晓得钟国正来了不到两个月,就把他如日中天的势头暗淡了下来。

        艾旺骁、王安贵、张海斌三个领导,表面上虽然表扬钟国正,心里却是老大不舒服。他们都被易大伟派去解决神仙头四生产队和十二生产队的问题,可是他们没有解决好的老大难问题,却被一个初出茅庐、嘴上无毛、办事不牢的人,莫名其妙地给解决好了。心里的那种滋味不仅仅是打翻了的五味瓶,担心别人借此指责自己是做事情责任心不强,对老百姓应付了事,脚踩西瓜皮,滑到哪里算哪里,更怕老百姓和上级领导由此说自己工作无。因此,在这些人的心理,总是感到胸口好像被人活生生的塞进了一团乱麻一样的难受。

        刘有成虽然也没有解决好四队和十二队的问题,但看到钟国正不仅把四生产队和十二生产队的问题解决了,而且把神仙头的任务完成得那么好,就好像是自己完成了任务那样的高兴。当初看到王安贵点名要钟国正包神仙头大队的任务时,他很不舒服。神仙头这几年来,是全公社最难剃的癞子脑壳,要钟国正去包神仙头,这不是明摆着的压着牛牯下崽崽,好看别人的笑话嘛!这是典型的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的做法。钟国正虽然和自己无牵无挂,但他毕竟是省委组织部的选调生啊,如果出了洋相,别人就会拿着这个典型,说省委组织部的选调生不行。本想当场讲几句公道话的,最后碍于王安贵是副书记,艾旺骁火上加油的那些话也还是有一些道理,而自己只是一个副主任,才把本想说出口的话咽了回去。当看到钟国正出乎意外的把事情办得漂漂亮亮,才终于松了一口气,觉得这个选调生还是不错的。他对钟国正说,老弟,不简单,不愧是农专毕业的!不愧是省委组织部的选调生,好样的!

        当然,最高兴的莫过于易大伟了。他越来越觉得,钟国正就是一块金子,放在哪里都会发出闪闪光芒。因此,当钟国正和他说,中午在供销社饮食店,请神仙头的大队干部和生产队长喝瓶子酒时,他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他对钟国正说,神仙头是我挂的点,怎么好意思让你私人请客呢?要请他们喝瓶子酒,也是我这个公社书记的请,轮不到你出钱。去!告诉邓秘书,喊他通知公社的班子成员,还有信用社的主任李大兵,都一起去喝酒,让公社的人和大队的人打擂台,看看哪个很些!

        1982年的大历县公社,除了供销社饮食店外,还没有一家正规的饮食店,只有赶闹子的时候,大历县大队的街上才偶尔有几个卖饭的铺子和卖粉的摊子。不用说私人了,即使镇里的各个单位,上面来了领导或客人,也都是在自己的食堂里面吃的。当时能够到供销社饮食店吃饭喝酒,那是一种很高的待遇和享受。中午十二点,神仙头的大队干部和生产队长,公社的领导班子成员都已经坐好在饮食店的饭桌上,有的谈天说地,有的讲古论今。当饮食店的服务员把炒好的血鹅、血鸭、血狗、血鸡、血灌肠端上桌子,“五血聚会”之后,在大家的一片惊讶声中,易大伟站起来进行了开场白:

        各位,今天中午这场酒,钟国正告诉我,他要私人请客,用这场酒,感谢神仙头大队的所有干部,所有父老乡亲!我和他说,这怎么行呢?神仙头是我挂的点,你私人请客,把我这个堂堂的公社书记,放到哪里去了?所以我和他说,你请客可以,但是钱就由我来出!

        神仙头大队这次,不但圆满的完成了今年的各项任务,而且把过去的尾欠也收缴了90%多。除了钟国正同志的勤奋努力、扎实工作外,我认为,更重要的是,在座各位同志们的辛勤工作、示范带头和积极配合!所以,不仅钟国正要感谢你们,我们公社党委、管委,也要好好地感谢你们!下面,我提议,先共同喝两杯礼节酒后,再由钟国正带头一起敬大队干部和队长,然后再由我敬大队干部和队长,至于其他班子成员敬不敬你们,就由他们说了算,最后再公社一边,大队一边,打擂台,比比酒功,你们说说,这样安排,行不行?

        大队干部特别是生产队长们,平时连公社书记看都难得看到,现在竟然要敬自己的酒,公社领导还要和我们打擂台,虽然公社领导敬酒自己要多喝不少的酒,但还是非常的开心和兴奋,纷纷表示同意。七个公社领导加上钟国正,一轮敬酒结束,大队干部和队长就比公社干部多喝了十四杯酒,有五个酒量差一点的已经不行了,但是他们还有十五个人,十五比八,有着明显的数量优势。易大伟想,这样一对一的硬喝,肯定喝不过大队的。

        他脑子一转,马上说道,同志们,敬酒已经结束,马上就要开始打擂台了。我提一个要求,打擂台要文斗不能武攻,每个打擂台的人,都要先讲一个简短的故事,或者是笑话,必须是发生在我们大历县的故事和笑话,而且时间限制在一分钟之内。讲不出故事的,先喝一杯,才能打擂台,好不好?

        易大伟话音刚落,公社领导就率先同意,大队干部没有办法只能赞成。大队支书齐大贵首先走过来,和易大伟说,讲故事就讲故事,我先和你喝。

        易大伟爽快地说,好啊,大贵,你既然要和我喝酒,那就先讲一个故事,如果大家不笑,你必须重讲,一直讲到大家笑为止,否则,你必须先自己奖励自己一杯!

        齐大贵就开始讲起故事来。他说,大前年,还是王跃越在公社当书记的时候,县妇联来了一个副主席姓李,到我们大队来搞点。第一天,王书记亲自带着她到我们大队。我原以为李主席会住在公社的,就没有安排她住宿的地方。晚上开会开到快一点钟了才散会,我就讲了一句客气话,是不是住在大队算了?王书记说,李主席的住宿,我已经在你们大队安排好了,不用你操心了。哪个晓得,王书记竟然把李主席带到我们大队一个老单身公的家里。那个老单身公,家里没有电灯,点的是洋油灯,早已经睡了。我们也不晓得,王书记是什么时候和老单身公打的招呼。王书记把李主席带到老单身公家前面,指着那房子说,他已经和你留了门的,你进去睡就是了,然后就躲在一边。李主席哄么都不晓得,推开门就进去了。李主席没有带电筒,又不抽烟没有火柴,就在黑咕隆咚的房子里,摸了好久才摸到床边。等她正要解衣睡觉的时候,那个单身公问,你怎么这个时候才来,我等你好久了啊。李主席突然听到一个男人说话,吓得没命的跑,跑到我家里后,就大骂王书记。

        大家被齐大贵讲的故事笑得大喊大叫,说王跃越书籍这个人,是没有讲不出的鬼话,没有做不出的鬼事,他越是一本正经的和你讲的时候,你越是要警惕他是不是在拿你开玩笑。他这个人呀从来都是,玩笑开死你不赔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