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草根选调生在线阅读 - 第52章 蛮话也要讲的

第52章 蛮话也要讲的

        从早晨到中午,第四生产队的调粮进展得很顺利,出谷子的人家爽快,进谷子的人家高兴,钟国正和齐大贵、齐振平、齐振伟都很高兴。

        谁晓得即将结束的时候,杀出来一个程咬金。有一个叫齐三元的进谷子的人,村子里的人都叫他三块钱,嫌谷子车得不干净,瘪谷子多了,不肯进那家人的谷子。要进的话,必须把瘪谷子用风车车干净之后再进,否则就不要了。

        开始的时候,钟国正任齐振平、齐振伟两个人和三块钱争论,故意和几个农民谈天说地。他原以为,齐振平、齐振伟两人和他说说就可以了,可是三块钱却越说越不像话了。

        说哄么我是自卫还击战回来的,为保家卫国做出了重大的贡献,本就应该多照顾我的,你们公社干部、大队干部、生产队干部,不但不照顾我,反而把瘪谷子调给我,这么来欺负我,我要到县里去告你们!

        钟国正听到这里,实在忍无可忍,就走过去把齐振平、齐振伟两人拉开,站在三块钱对面,盯着他,大声的对他说,你说谁欺负你了?你是今天才回到村子里来的吗?

        你回来也应该有两三年了,老婆都讨了,孩子也生了两个了,你到公社去找了多少次?公社为了解决你们的事情,来处理了多少次?

        这次好在这些出谷子的人家都很配合,你们进谷子的人家,这么顺顺利利的进到了谷子,你还挑三拣四,鸡蛋里面找骨头,嫌瘪谷子多。

        那我问问你,我们神仙头大队,总共有几部风车?你们第四生产队,又有几部风车?你家里有风车吗?现在有几个农户家里的谷子,是车得干干净净的?

        谷子没有用风车车,不就是瘪谷子多了一点吗?就是多了一点瘪谷子,又有哄么关系?谷子碾了之后,大不了就是多了一点糠,少了一点米嘛。

        其实糠也不是一无四处,什么作用都没有的。现在我们家家户户都养有猪,养了猪糠就有作用了。讲起来,你进的谷子瘪谷子多了一点,少了一点米,吃了一些亏,但把这些多出来的糠喂猪,那又有哄么不好的啊?

        我和你说,我们今天这次,是公社第五次来了,才有中文每一个结果的。你如果嫌这些谷子里瘪谷子多,不进这些谷子,你还真的是有一种虾米吃礁石的味道呢。

        你如果还这样斤斤计较的话,那我就要和你讲一句蛮话了,这些谷子你想要也要要,不想要也要要!你如果硬是不要的话,那我只好把你不要的这些谷子,统统的充公,叫全队的分了,再也不欠你的谷子了!

        你如果以此作为刀把子,继续拒绝缴纳农业税、征购粮、代金和统筹经费,那我会把你列为全大队,甚至列为全公社拒缴国家任务的第一个重点户。

        在今年公社组织扫尾时,我首先就拿你示问!比如说,给你挂挂牌子啊,在全公社游斗游斗啊,等等。其他的我就不说了,你自己看着办,是进这些谷子,还是不进这些谷子。

        三块钱在钟国正的一阵道理加蛮话加威胁的轰炸之下,又经过齐大贵的一番工作后,最后还是心不甘情不愿的挑起箩筐,进了那些瘪谷子多了一点的谷子。

        第四生产队的事情总算有了一个圆满的解决后,第二天钟国正又来到了第十二生产队,用了一天一夜的时间,把原来遗留的问题,也都妥善的解决了。

        一个星期后,神仙头大队开始掀起缴纳农业税和征购粮任务的热潮,一个又一个的农民,头顶着烈日,脚踩着热土,肩挑着一担担的谷子,用最原始的办法,把谷子交到了粮站。

        半个月后,粮站给公社报喜,神仙头大队第一个完成了今年的农业税和征购粮任务,远远走在了全公社的前头了。

        易大伟马上召开全体公社干部会,表扬钟国正,号召全体公社干部向钟国正学习。学习他从解决历史遗留的问题入手,从解决老百姓最关注的问题开始,取信于民,激发老百姓的爱国热情,季姬完成农业税、征购粮等国家上交任务。

        钟国正心里却清楚,神仙头大队从账面上是完成了今年的任务,但这是建立在去年、前年只完成百分之六十的基础上的,真正要完成近三年的全部任务,还有百分之八十的数量,只有那百分之八十都完成了,才算真正的完成任务。而这个百分之八十才是真正的硬骨头和癞子脑壳。

        会议一结束,钟国正就立即下到了神仙头大队去了。他要趁热打铁,抓住现在这股好的势头,想方设法,尽最大的努力,把过去没有完成任务的农户做通工作,完成任务。

        大队会计齐席康二十五岁,高中毕业后到部队当了三年卫生兵,退伍回家后开始当赤脚医生,三年前当上大队会计。他虽然已经结婚,而且生了两个儿子,但工作却很勤奋,对各种账目打理得清清楚楚。

        他对全大队600多个农户建立了专门的上交任务台账,哪家完成了多少任务,什么时候完成的,还欠多少,他都有详细的登记。只要一翻开台账,就知道谁交了还是没有交。

        今年八月以来,他更是仔细,每天利用包括和别人看病的机会,把农户送粮食到粮站拿回的红票(公社凭红票与粮站结账划款),都一一收回登记造册。这样,哪个农户这几年完成任务没有,还欠多少,只要拿出账本一查就晓得了。

        钟国正找到齐席康,把近几年还没有完成任务的农户,逐个抄录下来。抄完后发现,全大队今年的新任务已经完成了90%多,但老尾欠只完成不到20%,还有尾欠的农户达268户,占总数的四分之一还多,其中党员、大队和生产队干部还有36户。这样的形势,不但不容乐观,还十分严峻。

        钟国正马上召集大队支部委员会、管委会和生产队队长会议,分析原因,寻找症结,采取措施。

        钟国正把第四生产队和十二生产队的老问题解决后,在神仙头大队的威信一下子就树立了起来。不仅大队支书、大队长、大队会计都很听他的话,而且连生产队长和大多数的农民也都听他的话。

        在大队和生产队队长干部会议上,这些土生土长的农民干部纷纷发言,说原因,找问题,提对策。钟国正快速的在本子上记录着一条条原因,一个个问题,一个个建议,并一边记录一边还详细询问。

        等大家讲完了之后,钟国正对全大队目前还没有完成任务的原因进行了归纳,并提出了具体解决的办法。

        一是对18个五保户的任务暂时不管。五保户本来就是要集体照顾的,这几年却和其他农户一样,都分给了他们任务。过去已经分了的,就算了。从明年开始,五保户一律不准再分任何任务。

        二是对困难户制定上交计划。八月底必须交清尾欠的一半,晚稻收割后把剩下的任务全部完成。全大队一共38户。

        三是36个党员、大队和生产队干部的尾欠任务,从今天算起,必须在一个星期内完成。完不成的,按照党纪和国家政策处理。

        四是8个癞子脑壳(顽固户)的尾欠任务,由我自己去找他们。

        五是其他的168户,主要是由于没有时间等原因,才没有按时完成任务的,由大队干部和生产队干部包干做工作。我们共有8个大队干部,15个生产队长,大队干部除了齐席康包一个生产队外,其他的每个人包两个生产队,队长就包你自己那个生产队的尾欠户。

        我们这次也学习公社和县里的做法,每天一通报,把每天完成任务的农户,用红纸公榜,张贴在大队部那里,人人都可以看到,个个可以监督。

        我们要在全大队形成一个完成上交任务光荣,上红榜,有面子,拒缴上交任务可耻,上白榜,没面子的氛围。

        这次,我们一定要下定决心,排除万难,在月底完成任务。在这里,我就拜托各位了。完成任务后,我私人请大家到供销社饮食店,一起痛痛快快的喝瓶子酒!

        第五生产队的齐翰林,据说是神仙头大队最难剃的癞子脑壳王,传说他是祖传世袭的“捍手”。如果哪个人得罪了他,他就会把得罪他的人“捍到”,叫你生病就生病,喊你破财就破财,要你哪么就哪么,神乎其神。

        钟国正小时候听大人们说过很多“捍手”的故事。每次都听得毛骨悚然,胆战心惊。但却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真事。他来神仙头大队这么久了,也从来没有见到过齐翰林。

        他很想见识见识一下这个传得神乎其神的“捍手”癞子脑壳王,到底长了一个哄么模样,有哪些“捍手”绝招,能够“捍到”别人哄么程度,为哄么又不肯上交国家任务和统筹经费?

        他问了问齐翰林的具体住址后,画了一张简易图纸,就一个人找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