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草根选调生在线阅读 - 第51章 找准钥匙开锁

第51章 找准钥匙开锁

        四个人决定,为避免把谷子称来挑去的麻烦,进谷子的人都跟着到出谷子的家里,出谷子的人称出谷子来后,进谷子的人就按花名册的顺序进谷子,不足的下一家补够,要不完的第二个进谷子的人进。那些进谷子的人家就挑着箩筐,跟在他们四个人后面,等着进谷子。

        第一家出谷子的是齐班攸。走到齐班攸家门口,刚好碰到他家两口子,扛着锄头正要出门。钟国正赶紧主动招呼,齐叔,婶婶,这么早就要出门做事了?

        齐班攸很轻松的笑着对来人说,七葱八蒜,耽误不起季节啊。我们要到后山那几块地上翻翻土,先准备准备,免得到时候手忙脚乱的,影响了年成。

        齐班攸虽然昨晚参加了会议,钟国正讲得很厉害,但他还是没有把钟国正当做一回事。公社的主任、副书记和副主任都来了,都没有把粮食调好,你一个刚刚参加工作的一般干部,又算哪根葱,还能闹出一个哄么花来?

        钟国正笑着对齐班攸说,齐叔,实在不好意思,我们今天来找你,是想落实昨天晚上的会议精神。还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啊。看来,我们还是很有缘分的啊。

        你看,能不能耽误你们几分钟,等把事情搞清楚了,再去翻土?要不,等会我把这些事情搞清楚了,我也去帮你翻翻土,免得到时候耽误了你的季节?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齐班攸看着满脸笑容讲话的钟国正,只好把一行人请到自己家里。

        他老婆给每人倒了一碗井水。

        大历县公社的人历来就有喝井水的特殊习惯,来了客人不像其他地方那样,倒一碗茶或开水,而是从自家的水缸里舀一竹箪井水,给来客倒上,不论夏天还是冬天,都是这样。

        这里的井水特别的好喝,带有淡淡的甜味,夏天沁人心脾,冬天暖人心房。传说大历县人喝井水的习惯,源于远古时期一个帝王到这里巡游时,一路喝井水而形成的,已经有数千年的历史了。

        钟国正接过倒满井水的饭碗,一边喝着,一边想,像齐班攸这样的人,是很讲究面子的。虽然至今有几年没有交应该调出的粮食,在村子里没有哄么面子,但公社领导来调了四次都没有要他交,更说明他在公社领导心目中很有面子。

        像这样的人,要他把粮食交出来,必须给他一些面子。自己和他是第一次直接接触,哪么给他面子好呢?对,就从聊家常开始,建立互信关系后,再进入今天的主题。

        钟国正微笑着对齐班攸说,齐叔,你虽然不是当老师的,却胜似当老师的啊。你看你们家,四个儿女,老大、老二都考上了大学,老三、老四又在县一中读高中、初中,将来肯定又会考上大学的,到时,你家就是大学生之家了!

        一个农村家庭,能够做到这样,在全公社全县,甚至在全地区、全省,恐怕也是很少有的。你可是真正的教子有方,令人佩服和羡慕啊!你让我们这些人,哪么不佩服羡慕恨啊!

        齐班攸听到钟国正夸奖自己,马上谦虚的说道,哪里是我教子有方,全是几个小孩子懂事,老师教得好,他们都听老师的话,为老师争气罢了。齐班攸说他到自己家的几个孩子,满脸绽放出自豪的笑容和骄傲的表情。

        钟国正接着说道,别人都说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个老师,我觉得,父母不仅是孩子的第一个老师,而且是孩子的终身老师。孩子从“呀呀”学语开始,到他们的整个成长过程,都离不开父母的言传身教。你的孩子能够考上大学,都是你们言传身教的结果啊。

        齐班攸谦虚的答道,我们就一农村的土老百姓,大字都认不得几箩筐,只晓得种点田呀挖点土呀哄么的,耍耍泥巴,哪里晓得哄么言传身教。我们不过就是告诉他们,农村出生的小孩子,只有发奋读书,读出书来了,才能走得远,见识得多,有出息。

        钟国正话题一转,说,你家这么勤快,这几年家里的收成还可以吧?

        齐班攸笑道,这几年搭帮党的政策好,杂交水稻产量高,天帮忙,勉勉强强还过得去。

        钟国正见谈话投机,就开始进入今天来的话题,对齐班攸继续表扬道,我调查了一下,这几年,你家的上交任务都完成得很好,不错啊,齐叔。

        齐班攸就着钟国正的问话答道,没有国哪有家,国家的任务,我从来都不用别人来催的。一接到通知,我们就把谷子跳到粮站去交了。

        钟国正进一步说道,是啊,包产到户就是交足国家的,留足集体的。不过,你好像还有一点要调的粮食?可能是这几年,你事情太多了,人太勤奋了,没有时间,今天我们到你家里来了,你看,是不是把要调的粮食,一次调好算了?

        这时,齐大贵、齐振平、齐振伟才搞清楚钟国正葫芦里卖的药,不由在心里佩服起钟国正来。他们开始听到钟国正东扯葫芦西扯瓜的聊家常,还以为这个年轻人不晓得做农村工作,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不那么起眼的小鬼螺丝干部,还是一个蛮会做工作的老把式呢!

        齐班攸听到这里,犹豫了一下,然后不经意的看了一眼齐大贵。他一下子要称出五六百斤谷子,家里确实有不少困难。两个孩子在读大学,下学期的学费、生活费,还有两个孩子读中学的学费,全指望着卖掉那些谷子才能勉强解决。

        钟国正看见了齐班攸看齐大贵的眼色,就对齐大贵使了一下眼色,要他开口说话。

        齐大贵看到钟国正给他使眼色,心里很明白,就对齐班攸说,班攸,你家里四个孩子现在都在读书,还有两个在读大学,家里确实需要不少开支。我看这样行不行?你先把要调的粮食调出来,以后有哄么其他困难,我和公社的钟同志,再想想其他办法帮帮你。

        这?齐班攸原本希望齐大贵帮他讲两句好话的,没有想到他会这样说,一时间犹豫起来。

        钟国正见齐大贵非常配合,又看到齐班攸犹豫的样子,马上表态,好,齐叔,既然大贵支书给我下了指示,你家如果以后有哄么困难,只要我钟国正帮得到的忙,我一定会竭尽全力帮助你的。你直接找我也行,或找大贵转告我也一样。

        齐班攸想了好一会儿,才说道,钟同志,我不是不愿出这点谷子,实在是家里开支太多。别人看到我两个孩子读大学,都好羡慕的,其实这个背后的苦处,又有几个人晓得?

        钟国正说,齐叔,我能理解。我也是农村的,父母为我读大学就付出了很多。好在我读的是农专,有伙食补贴,家里的负担虽然少了不少,但每年都还是要向亲朋好友借一些钱,才能转得过弯来的。

        像你家有四个孩子读书这样的情况,确实很少,也很特殊,家里借钱是很难免的。我想,这种因为孩子读书去借的钱,为了孩子未来的出息借点钱,不但不丢人,反而是一种很有眼光的投资。

        因此,我建议你,也希望你,与其欠别人的,不如借别人的,这样更显得自己光明磊落,更有骨气志气。因为那样的拖欠毕竟不是一个好办法,反而让人产生其他的误解。

        至于孩子读大学有哄么难处,到时候找我和大贵两个人,都会尽力和你想办法的,你放心就是了。

        齐班攸见钟国正把话说这到这个份上了,也就不好再坚持下去,咬紧牙关答应了。

        齐班攸家的谷子称出来后,一直称了五家人的谷子都很顺利,再也没有一户出谷子的人家有什么不愿意的,或者啰哩吧嗦的。

        钟国正在感到高兴的同时,也纳闷起来,除了齐班攸家多做了一些工作外,这里的农民其实都是很朴实很讲道理的啊,就是齐班攸家,也是情有可原。

        怎么公社管委会主任、党委副书记、管委会副主任四个人先后来处理这么一件事,都没有处理好?钟国正就悄悄的问齐振伟,原来公社领导来的时候,这些人怎么就不出,现在为什么又出谷子了?

        齐振伟笑着说,开国领袖不是讲了吗,只有落后的工作,没有落后的群众。他们哪里像你这样,既开会算账,又亲自上门做人家的工作。不看僧面看佛面,哪里还好意思不交啊。他们来的时候,最多就是开一个会,讲几句大道理,就喝酒去了,把哄么事情都丢给生产队,我们生产队有哄么办法?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干部干部,先干一步,领导领导,先领后导。领导怎么能这么做事?钟国正在心里愤愤的想,难怪老百姓不交任务,领导这样做事,这么不负责任,问题越积越多,哪个老百姓还会交任务?这样的领导,要和不要又有哄么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