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草根选调生在线阅读 - 第49章 群众喜欢实在

第49章 群众喜欢实在

        说到这里,钟国正再次端起旁边的碗,喝了一大口水,然后接着说,这是我说的第一件事。第二件事,就是公社派人来调了好几次,都没有调好的增人增粮、减人减粮的调粮问题。具体原因,大家都比我清楚,在这里,我就不再十八罗汉大转身,再重三倒四的说这些陈谷子烂芝麻的事情了。就是说了,大家也会嫌我啰嗦,所以,我就不再啰嗦了。

        我听别人讲,那些应该进粮食而没有进到粮食的人说,公社不和我调好粮食,我就不交国家任务,不交统筹经费。这个话,虽然讲得有点偏激,但我能够理解。他讲这个话,无非是想公社来人,把这个事情解决好。

        现在农民还有哄么权力可以逼公社的?或者说,还有哄么可以用来将公社干部军的东西?说句实在话,可能就只剩下农业税、征购粮、派购猪、“三提五统”,这么一些上缴的东西了,可以卡一卡公社,为难为难一下公社的领导,好让公社领导的脑瓜子里面记得,我这里还有一些问题,你们公社还没有来解决,或者虽然来人解决过,但还没有解决好。

        我在这里表一个态,今天晚上,我们就把所有的账目算清楚,谁家进多少谷子,谁家出多少谷子,一律按上面的有关政策,算它一个清清楚楚,搞它一个明明白白。

        今天晚上哄么时候账目算清楚了,事情搞明白了,没有问题了,就哄么时候散会,哄么时候回家睡觉。如果算不清楚、搞不明白的话,我和大家一样,都在这里接着算,熬通宵,哄么时候算清楚了,弄明白了,就哄么时候回去睡觉。

        如果算清楚了,搞明白了,明天天一亮,就开始按花名册的顺序,出谷子的出谷子,进谷子的进谷子。

        我在这里当着大家的面,表一个态,凡是该出谷子的不肯出的,全队的人,包括男女老少,都跟在我的后面,一起到他家里去吃饭喝酒,一直吃得他们全家心痛,喝得他们全家发慌,自觉自愿的称出谷子来为止!

        煮饭煮米,讲话讲理。该出谷子的人家不出谷子,我就不信还有这么不讲道理的人家,我更不相信,在我们神仙头大队,还有这种丧失良心、不讲道理的人!

        俗话说,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这个事情,公社已经来搞了四次了。今天来搞这个事情,已经是第五次了。俗话说,好事不过三。要说给面子的话,早已不是三次了。

        这次如果我们还搞不好,就不是我钟国正没有能力的问题,也不是我钟国正不敢得罪人的问题了,而是我们生产队里面极个别的人,不肯给大家面子,不愿和大家讲道理。

        一旦碰到这样的事情,遇到这样的人家,我的想法就是,既然你不给我们大家面子,不和我们大家讲道理,那我们为哄么,还要给你面子,和你讲道理?

        我的做法很简单,就是以蛮对蛮,用硬碰硬,而且比对方更蛮更硬!我要蛮到他看到我就怕,硬到他见到我就躲开。

        我为哄么这么讲?因为你代表的是个人,是一个家庭,再宽一点,最多就是代表你的亲兄弟姐妹,这么一个小家族而已。而我们呢,至少代表的是一个生产队,是绝对的多数。

        而且我还是代表公社来的。代表公社是哄么意思啊?代表公社就是代表国家。国家是哪么处理那些不遵守规矩、不执行政策法律的人的?那就是用铁的拳头来强制执行。

        所以,我在这里放一句话,明天在兑现过程中,一旦真的遇到这样的情况,那么,你们就必须一切行动听我的指挥!我叫你们挖谷子你们就挖谷子,我叫你们杀猪你们就杀猪!

        特别是那些进谷子的人家,喊你挖谷子你不挖,喊你杀猪你不杀,那就算你们进了谷子了,算你们主动放弃进谷子了。以后你再到公社去找,公社也不会理你这个事情,不但不理,而且在今年收缴尾欠时,先从不听话的人家开始搞!

        你们在座的人,没有看到我做过哄么事情,对我说的话,有的人肯定不以为然,认为我八字还没一撇,就拿根鸡毛当令箭,用大话来吓人。

        我说的话到底是不是大话,是不是吓人的,我在这里先不下结论,就让今后的事实来下结论吧。因为事实胜于雄辩。在事实面前,任何浮夸、虚假、哄骗,都会被照得无处可逃。

        我这个人,虽然年轻,刚刚参加工作,没有哄么优点,但就是喜欢讲话算数,说话当钱用。我在这里有一个请求,就是请大家都来监督我,不要让我说空话,乱许愿,好不好?

        听到钟国正这么一说,大家先是楞了好一会儿,然后才各人怀着各自不同的目的笑了。是啊,嘴巴两块皮,讲话不用力。谁都晓得讲漂亮话。漂亮话都不会讲,还当什么干部?

        钟国正见大家笑了,也跟着笑道说,虽然大家的笑声中,包含着怀疑的、不屑一顾的笑声,但笑总比哭要好,总比骂要好!所以,我今天的话就讲到这里。现在,我们开始算账。

        钟国正一讲完,齐大贵带头鼓起掌来,顿时,大堂屋里才出现少有的掌声。他没有想到,这个刚刚参加工作的愣头青,嘴巴子这么会讲,口气这么大,不得不令他刮目相看。

        看来,易大伟把他分到我们神仙头大队来,完全是有备而来的啊!莫非真的是让他来剃癞子脑壳的?不过我们大队这个癞子脑壳,虽然不是天生的,但也不是一天两天形成的。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也非一人之过。真要剃好这个癞子脑壳,还非得下一番功夫不可。功夫不到家,是剃不了的。

        不过,剃癞子脑壳的关键在于动手“剃”。能不能够“剃”,“剃”到一个什么程度,是把它剃成一个干干净净、凉凉爽爽的光脑壳,还是剃成一个犹抱琵琶半遮面、横看成岭侧成峰的脑壳,全取决于手上的功夫如何。嘴动不如行动,现在就看他天亮之后的实际行动了。一步有礼有节有效的实际行动,比一万句空头口号都有作用。

        当钟国正听到这些农民的热烈鼓掌声,想起刚才那包含了各种心思的笑声,心里并没有真正的高兴起来。

        他晓得,这次的掌声,是齐大贵带头持续鼓掌而带来的掌声,是那些群众看着大队支书的面子而跟来的掌声,真正发自群众内心的掌声并不多。因为他们不是第一次见公社干部,更不是第一次听公社干部讲话作报告。何况,这几年来生产队里开会的公社干部,官职都比钟国正大,都是管钟国正的领导。领导都硬不起,世上哪还有比领导更硬的下属?

        钟国正心想,中国的农民们是最现实的,也是最具体的。他们决不会因为我给他们开了一个会,讲了几句硬话死话,就会认可我的。只有给他们解决好眼前的具体事情,带来与自己直接相关的实实在在的利益,收得到看得见摸得着用得了的具体利益,他们才会接受你,认可你,相信你,佩服你。

        更何况,这件事情,公社已经来处理过四次,早已伤了他们的情感,伤了他们的心,失去了公社的威望。自己只有把这件事情,公平公正公开的彻底处理好了,不留任何尾巴,他们才会在心里认可你,也才能真正的赢得他们的掌声。

        第四生产队出粮进粮的账目并不复杂,前两年的账目都还留着,真正要算的就是去年一年的数字。今年还没有过完一年,数字还不好算。生产队会计齐振伟把去年的数字算清楚之后,再加上前两年的数字,噼里啪啦,算盘珠子一拨,用了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就大功告成。

        钟国正等数字算清后,要会计当场宣布,一户一户来核实各自的数字。于是,大家纷纷核实公布的数字,又核了一个多小时后,发现数字上没有差错,才向大家郑重宣布,现在请大家回去睡一个安稳觉,明天早晨六点半钟,准时到队长家里集合,按照手上这份花名册的顺序,开始兑现。

        在兑现的时候,由生产队长过称,会计管账,我和三个大队干部一起监督。不管是进谷子的人家,还是出谷子的人家,都按刚才宣布数字时花名册的顺序,出谷子和进谷子。

        凡是有出谷子的农户,户主必须在家里等着,不得外出。凡是进谷子的农户,要准备好箩筐,跟着我们一起走。只有当你进了谷子之后,才可以不跟着我们走。你如果不跟着我们走,进不到谷子就不要怪我们,我们也不会再管你的事。

        大家听清楚了没有?现在,请听清楚了的人先举手。

        于是“哗哗哗”,一个堂屋里到处都是举起来的手。

        好,请放下。钟国正对举起的手数了一道后说道。

        等手都放下去了,钟国正又接着说道,现在请没有听清楚的人开始举手。

        没有。钟国正说道。那就这样,明天天亮时在这里集中,现在散会,祝大家睡一个好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