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草根选调生在线阅读 - 第48章 都有第一次的

第48章 都有第一次的

        第二天公社动员大会之后,下午钟国正就请易大伟书记一起来到了神仙头大队,和齐大贵、齐席康、齐增进三个主要干部商量今年任务的完成工作,作了具体的分工,钟国正负责第四、第十二两个生产队的工作,每个大队干部负责一到二个生产队的任务。

        易大伟在下午召开的大队干部、生产队干部和全体党员会议上,反复强调,神仙头大队今年的农业税、征购粮、代金和“三提五统”上交任务,不仅是小钟的事情,也是我易大伟的事情,更是大队两委干部、各个生产队干部和全体党员的事情!

        俗话说,村看村,户看户,群众看干部,干部看支部。首先是你们这些大队、生产队干部和全体共产党员,必须用党性作保证,要无条件的带头完成好自己的任务。你自己的任务都没有完成,哪有资格说别人?哪里去发挥示范作用?

        其次是要切实做好群众的工作。在做群众工作时,一定要突出重点,抓两头带中间。抓两头,就是要抓住干部和党员这个重点,抓住那些调皮落后的农户这个重点,只要这两个重点农户完成了任务,就可以带动和促进其他农户按时完成任务。一个目的就是,我们神仙头大队,必须在八月底之前,把过去历年欠的任务和今年的新任务按期按量的完成。

        说做就做。在大队党员和干部会议散会时,钟国正就安排第四生产队队长齐振平,要他通知全队农户晚上开会,每个农户必须来一个家长,不准缺席。

        在齐大贵家吃完晚饭,送走易大伟后,钟国正就和三个大队干部一起来到了第四生产队开会。

        第四生产队四十九个户一家一户主,都已经坐在了生产队队长齐振平家的大堂屋里。这个大堂屋虽然没有齐大贵家的大堂屋面积宽,却也能容纳六七十个人开会。

        齐振平见人都到齐了,就问齐大贵是不是可以开会了。

        齐大贵用眼睛看着钟国正,见钟国正微笑着点头,就对齐振平说,你主持会议,讲一讲今天开会的主要事情,开会目的和要解决的问题。我强调几句。最后由公社的钟同志讲县里、公社、大队关于收缴农业税、征购粮、代金、“三提五统”和调粮的具体事情。

        齐大贵交代完毕,齐振平就习惯性的点了一道全体参会人员的名字后,宣布今天晚上的会议正式开始。

        齐大贵一边听讲,一边用剪好的老报纸,卷好一支自己种的旱烟喇叭筒,递给钟国正。

        钟国正不抽烟,习惯性地摇手拒绝递来的纸烟。

        齐大贵一边继续往钟国正面前递烟,一边小声的对他说道,男人不抽烟,白在世上癫。你不抽我的烟,就是嫌我的烟太差太劣,就是看不起我们这些农民大队干部!

        钟国正无奈,只好接过喇叭筒。钟国正一接过喇叭筒,齐大贵就用火柴给他点燃,然后自己又开始卷起喇叭筒来。

        卷烟经过烘烤、复烤,去掉了许多的泥土味和尼古丁。旱烟不像卷烟,只是把种出来的烟叶摘回来,用竹搭子夹着烟叶晾干后,再用刀切成细丝,没有经过任何的精加工,完全原汁原味,因此一抽起来就特别的冲。

        钟国正抽了一口,一种夹杂着泥土味道的辛辣味,在喉咙里转了一圈之后,直冲鼻子,寻找出路。他感到整个舌头都苦苦的,呛得他出气不赢,泪水直流,剧烈的咳嗽起来。

        齐大贵啪啪钟国正的后背,微笑着安慰道,每个人都会有个第一次的,有了第一次就会习惯的。不管做哄么事,习惯了就好,习惯了就会成自然,成了自然就是习惯。

        抽烟和做事都是一个道理。万事开头难,开了头就不要怕难,开了头就不要想着,还有哄么回弓箭的事情。

        钟国正一楞,不由多看了一眼齐大贵。这个齐大贵,哪里是给自己抽烟,其实是在借抽烟的事,给自己鼓气加油呢!

        齐振平讲完晚上开会的主题和事项后,请齐大贵讲。

        齐大贵说,公社的钟国正同志,是省委组织部派到我们公社来的选调生。公社党委特别重视我们大队的工作,把他分到我们大队来收缴农业税、征购粮、代金和农村统筹经费。

        今天下午,公社党委书记易书记和钟同志,专门到我们大队开了一个下午的会议,就是研究收缴这些任务的事情。下面,请钟国正同志给我们作指示,大家鼓掌欢迎!

        齐大贵说完,就带头鼓掌起来。

        大家疑惑地看着年纪轻轻、嘴上无毛的钟国正,一边稀稀拉拉地举手鼓掌,一边热热烈烈地低头议论。

        钟国正见到这一状况,心里不由自主地一沉,心想大家对今天晚上的开会和自己的到来,并不是很欢迎啊。

        或许是他们见惯了公社领导打雷不下雨,导致大家对公社干部不信任,而变得盲目和无所谓了。或许是他们看到自己太年轻,办事不牢的缘故吧。

        他马上端起旁边的那碗井水,一边慢慢的喝着,一边重新思考,自己哪么讲话,才能让大家相信自己。

        村子里还没有通电,三盏马灯照着大大的堂屋,屋内显得暗淡无比。如果不是很熟识的人,你都很难认清谁是谁。月亮从窗外射进来,照在很小很小的地方,卡白卡白的。

        钟国正看着暗暗淡淡的屋内,那一个个朦朦胧胧的身影,井水清凉,还带有淡淡的甜味。既然这些事情与大家的利益都直接相关,干脆开门见山直接讲就是了。

        钟国正放下端着的饭碗,清了清嗓子,说,今天晚上把大家请来开会,就是两件事。一件事是,落实县委县正府、公社党委和管委、大队两委关于上交农业税、征购粮、代金和农村统筹经费收缴的精神。

        农业税、征购粮、代金和农村统筹经费,不管是今年的新任务,还是过去没有完成的老任务,都必须在八月底前完成。刚才,振平同志、大贵同志都已经讲了,我不再重复。

        在这里,我只讲两句话,一句话是荒田不荒粮,先国家,后集体,再个人。就是交清国家的,留足集体的,剩下的才是自己的。农业税、代金和征购粮,是皇粮国税,谁都不准欠交,谁都不能欠交,谁欠交,我就找谁的麻烦!

        农村统筹经费,是用于全公社的公益事业、公共事业建设的。包括民办老师的工资、现役军人家属的补助、五保老人的供养、大队干部的误工补贴、农村公共道路和山塘水库等等修建、维修、管护的费用。

        这些事情,在过去搞集体的时候,是用工分解决的。现在没有地方记工分了,就是记起也没用了,只能从统筹经费中解决。所以,只要是承包了集体土地的农户,都必须缴纳。

        第二句话是,我们大家现在承包的田土是从哪里来的?是共产党推翻国民党后,“打土豪,分田地”,分给大家的。如果不是共产党建立了新中国,这些土地大多数都是地主富农的。农村集体化后,土地是三级所有,队为基础。

        包干到户这几年来,大家的日子越过越好了,靠的是什么?就是党的政策好,粮食品种好,天帮忙,人努力!

        没有党的好政策,没有袁隆平的杂交水稻,你就是苦死了,累倒了,我看,也不一定吃得饱穿得暖。

        过去我们经常说,吃水不忘挖井人,幸福不忘毛主席,翻身不忘共产党,爹亲娘亲不如党的恩情亲,天大地大不如共产党的政策大。

        现在我们大家吃饱了,穿暖了,连缴纳皇粮国税和统筹经费的义务都不尽,还好意思配做一个人吗?我们神仙头的人,可不是一般地方的人,那是神仙头上面的人,哪会是那种忘恩负义、不讲政策、不讲道理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