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草根选调生在线阅读 - 第47章 我当这个恶人

第47章 我当这个恶人

        有些情况,你可能不晓得。我告诉你,小钟同志,我们农村的人,最讲究的就是手掌手背都是肉,一定要一碗水端平,不能厚此薄彼啊!

        手掌手背都是肉,一碗水要端平!钟国正在本子上记上这十二个字后,重重的在这一句话后打上了几个感叹号。心想,这不是孔子说的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吗?

        他虽然参加工作才刚刚一个月,但在这一个月里,在跟着易大伟到各个大队的工作中,耳濡目染,学到了不少做农村工作的方法和经验。

        在处理欧得男在水井丢刺一事中,他得出了一个经验,也是一种教训,那就是公社干部在处理农民的问题时,绝对不能将自己等同于百姓,必须讲究讲话的场合、对象和时间。

        在跟着刘有成参加计划生育突击活动中,他总结出农村工作的方法,就是做工作要因人而异,不能一刀切,既要提升自己工作的胆量,更要锻炼自己讲话的水平和能力。

        更重要的是,他一有时间就学习、琢磨了中央、省里、县里和公社相关的不少文件,特别是有关农业生产责任制的文件,他更是学习得特别的仔细,琢磨得特别的认真。

        在这一个月来,他通过向领导、同行、大队干部、上级文件学习、观察和思考,初步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要搞好农村工作,必须要有尚方宝剑,这个尚方宝剑不是别的,就是党和国家的政策,上级党委、正府的决定和意见!

        只要政策面前人人平等,公正公开公平,不要初一十五不一样,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没有处理不好的事情。

        他听完第四生产队、第十二生产队问题的介绍后,觉得现有的文件已经讲得很清楚,规定得很明白,只要把这些政策落实到位就行了,怎么还解决不了?

        他不解的问齐大贵,大贵老兄,根据你刚才对问题的介绍,上面的文件都很明确啊,对号入座,按图索骥就是了,哪么还解决不了?问题出了两年,领导来了四次,都没有解决好,原因到底在哪里?是干部的原因,还是农民的问题?

        齐大贵听到钟国正问原因,一时不晓得哪么回答是好,想了好一会儿后,才有气无力地说道,只有落后的工作,没有落后的群众。原因自然有很多,但很重要的一点,恐怕就是务虚的太多,务实的太少。

        钟国正听后一头雾水,就对齐大贵说,你能不能,把这个事情说得更具体一点?

        说更具体一点?说更具体一点,问题就是出在你们公社来处理事情的领导身上。如果他们坚持原则,不是只打雷不下雨,就不会把问题拖到现在,都还没有解决好。齐大贵说。

        钟国正疑惑地问,问题出在公社领导身上?哪么一回事啊,我哪么越听越糊涂了?你给我实话实说,到底是哪么一回事,问题具体出在哪个环节上?

        这时,齐大贵已经有点恼气了,他重重的说道,问题出在哪个环节上?就出在你们公社领导身上,出在个个都想当老好人,个个都不愿意得罪人这个问题上面。

        钟国正看到齐大贵有点恼气,就说道,公社领导做好人,难道你们大队干部,也跟到他们做好人,不敢讲硬话,不敢做得罪人的事啊?严格地讲,这毕竟是你们大队内的事情,属于你们管的范围,你们大队干部是可以公正处理的啊。?

        齐大贵说,你的话没有讲错。但是,你可能有所不了解,我们全大队都是一个姓,一个生产队往往就是一房人,往上数一数,就是一家人,亲里亲戚的,抬头不见低头见。有些话我们也不好得太过,有些事我们也不好做得太出,希望你能够理解我们。

        我们世世代代、祖祖辈辈都要在村子里生活,得罪一个人就结下一个仇。说实在的,我们这一辈子倒没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可一旦结下仇之后,下一辈人,还有下一辈人的下一辈人,他们哪么办啊?

        钟国正见齐大贵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就说,你既然把话讲到了这个程度上,那就由我来负责这两个生产队的事情,得罪人的话就由我来讲,得罪人的事就由我来做。

        但是,我有一个前提,那就是,我到这两个生产队开会的时候,你、大队长齐席康和大队会计齐增进,不管他们有天大的事情,都必须全部参加,一个人都不准缺席不来。

        齐大贵说,这个没有问题,我可以保证三个人都到。

        好,一言为定。我只要你们见证就行了。所有得罪人的话由我来说,所有得罪人的事由我来做,就由我来当这个恶人吧。同时建议你们,不要当着我的面做好人,讲开边话。否则,到时候,不要说我不给你们留面子。钟国正解释道。

        齐大贵也爽快地答道,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另外,在处理这些问题的过程中,我估计,有一些事情,还是需要你们出面的,比如找找人啊,比如讲讲开边话啊,比如做些送人情的事啊。像这样的事情还是要你们做的。钟国正说道。

        像这种做好人的事,你不说,我们也会做的。没有问题,这种事情我是满口答应,而且多多益善。齐大贵笑着说道。

        说完这些,钟国正开始和齐大贵谈白扯卵谈。

        大贵支书,你现在除了当这个支书,种好家里分的那些田土之外,有没有搞点副业呀什么的?钟国正问齐大贵。

        哪个不想搞点副业,给家里赚点钱?齐大贵答道。

        既然有想法,付出实际行动没有?钟国正继续问道。

        我也想付出实际行动,可现在的问题是,我一没有本钱,二没有路子。俗话说,偷鸡都要一夸米。没有米,到哪里去偷鸡啊?齐大贵无奈的说道。

        我毕业实习那地方,就有一家人,专门做兰花根、兰花寸等油炸食品卖,生意蛮好。还请了三个人帮他做,都做不赢,供不应求,都是别人跑到他那里等着进货。钟国正说道。

        兰花根、兰花寸这些油炸的食品,我们过年过节的时候,都是自己炸的。炸这些食品蛮简单,就是把糯米磨成糯米粉,加水加白糖,揉成一根根的,放在茶油锅里炸就是了。齐大贵介绍道。

        那你炸出来的兰花根、兰花寸,松不松口,脆不脆,香不香甜?有没有副食品公司、供销社卖的那个水平?钟国正微笑着问齐大贵。

        基本上差不多。就是松脆方面要差那么一点点。齐大贵答道。

        那你有没有做兰花根、兰花寸卖的想法?钟国正问。

        原来没有想过。现在经你这么一问一说,有一点点动心了。但还是那一句老话,没有本钱,也没有销售的路子。齐大贵挠挠脑袋,答道。

        本钱和销路,我觉得都不是最主要的问题。我现在最担心的是,你炸出的兰花根和兰花寸,质量哪么样?钟国正说。

        炸兰花根、兰花寸的技术不是问题,即使我的水平比不上副食品买的产品,我可以去学技术。我觉得本钱和销路,才是最主要的问题。齐大贵说道。

        这样吧,等我们把任务完成以后,你先炸一点出来,拿起和副食品公司、供销社卖的比一比,如果差别不是很大,我再带你到我实习的地方学一学,看看别人是怎么做的,怎么销售的。至于本钱和销路,到时我来协助你,想办法帮你解决,好不好?钟国正说道。

        好。齐大贵答道。那这个事情就拜托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