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草根选调生在线阅读 - 第46章 困难就像弹簧

第46章 困难就像弹簧

        公社党委、管委会联席会议结束后,马上就召开了全体公社干部会议,具体布置收缴农业税、征购粮、代金和“三提五统”任务的工作。

        会议由管委会主任艾旺骁主持,党委书记易大伟讲话,具体安排部署各项工作。

        易大伟简明扼要的讲清县里的要求后,开门见山的把这次公社决定的奖罚措施,一条一条,一款一款,非常仔细地给大家做了一番十分具体的讲解。

        从明天开始到这个月底,所有驻大队的公社干部,必须在月底前,全部完成所包大队的各项任务,在没有百分之百完成任务之前,除非家里发生死人倒灶的天灾人祸,否则,一律不准休假、请假、旷工,凡是旷工的,每天罚款10元。

        在月底之前提前完成了任务的驻大队干部,可以直接休假到本月底。到月底完不成任务的驻大队干部,这个月的工资全部扣掉;百分之百完成任务的,由公社按所完成任务金额的1%奖励,超额完成任务的,对所超的部分奖励2%。

        然后一个大队一个大队的宣布了,驻二十四个大队的公社干部的所有名单。

        最后要求所有驻大队的公社干部,散会后马上赶到所驻大队去,下达召开大会的通知。明天上午9点钟,在公社大礼堂,准时召开全公社农业税收缴动员大会。

        各个大队的大队两委干部、生产队队长、全体共产党员和公社直属各单位的主要负责人、县直单位驻本社单位的主要负责人和全体公社干部,都要参加,一律不准缺席。

        散会后,易大伟把钟国正单独叫到自己的房间,详细的和他介绍了神仙头大队的情况,存在的问题和面临的严峻形势,并提出了工作的方法方式。

        交代完后,易大伟才拍着钟国正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小钟,你刚刚走出校门,参加农村工作,就叫你到神仙头大队去,表面上看,好像是在为难你,是压到牛牯下崽崽,但我并不这么认为。

        我觉得,越是艰难困苦的地方,越能磨炼一个人的意志,提升一个人的能力,越能促进一个人的成长、成熟和进步。我相信你,相信你有办法,有能力,有智慧,圆满地完成这次的任务,不会给我丢脸,更不会给你自己丢脸。

        你要记住,时时刻刻的记住,你是省委组织部的选调生,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公社干部,和其他的公社干部是有区别的,应该在各个方面严格要求自己,更应该在各个方面都要比其他的公社干部做得更好一些!

        钟国正本就有一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当初省委组织部选拔选调生时,农专一百多个应届毕业生,开始时听说是省委组织部的选调生,纷纷报名,跃跃欲试。后来一听说是要分配到公社去工作,最后落实的只有他一人报名参加。

        面对那些都不愿意到公社工作的同学,他对班主任说,大丈夫四海为家,我才十九岁,就是想从最基层做起,从最基层锤炼自己,称称自己,到底有几斤几两。

        此时,他听着易大伟书记交代的话,感到非常的对自己的胃口,心里立即生发出一种士为知己者死、男为用己者亡的斗志。他当即对易大伟表态,自己绝不辜负领导的期望。

        钟国正说,易书记,请你放心好了。俗话说,困难像弹簧,你压它就塌,你松它就弹。只要思想不滑坡,不信办法没有困难多。再说,就是再难的事情也要人去办的,再复杂的矛盾也要人去化解的。我愿意包神仙头大队的任务。

        我相信,到了神仙头大队后,我会找到克服困难的梯子的,找到化解矛盾的钥匙的。我一定用心工作,用智克难,想方设法,找到解决过去遗留问题的渠道,竭尽全力地完成这个看似很难完成的任务!

        话是这么说,态是这么表,可自己这一个月来,只去过一次神仙头大队,因此心里还是很不安的。说完后,他拿起自己读农专时的书包,装进那个记了许多基本情况的本子和县里、公社的一些文件,就匆匆赶往神仙头大队。

        他准备一边下开会通知,一边去了解神仙头大队存在的问题。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没有研究就没有好办法。世界上没有做不好的事情,只有找不到的原因和想不到的点子,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只有寻找不到的钥匙。

        你一个人分在我们大队收任务?齐大贵等钟国正说完了之后,有点不相信的问他。

        钟国正答道,还有易书记挂我们大队。

        听到钟国正肯定的回答,齐大贵本想说,王安贵、艾旺骁,那么多公社领导到我们大队来,都完成不了任务,你一个刚刚走出校门参加工作的同志,哪么能完成?

        就在这些话即将讲出口的时候,他突然忍住了。他看着这个和自己儿子差不多大的公社干部,实在不忍心打击他。于是转口说道,好吧,如果你能把四生产队、十二生产队的问题搞好了,其他的任务就包在我们大队两委干部的身上。

        钟国正不晓得四生产队和十二生产队问题的深浅,就很爽快地答道,好啊,四生产队和十二生产队的问题,就交给我来处理,其他生产队的上交任务,就由你们大队的两委干部包干完成。就这么说定了。

        停了停,钟国正才好像突然想起了哄么似的,问齐大贵,四生产队和十二生产队,有些哄么没有解决的问题?你先给我说说看。

        齐大贵就慢慢的将四生产队和十二生产队的问题,一一说了出来。齐大贵一边说,钟国正就一边在本子上记,还不时插话,询问不清楚不理解的地方。

        最后,齐大贵说,这两个生产队的事情,公社党委和管委的领导,除了易书记之外,个个都来处理过,次次都是虎头蛇尾。刚来的时候,个个表态都表得很漂亮。可到最后,没有一个不是只打雷不下雨,一拍屁股就走人,不了了之的。

        这两年,不仅这两个生产队的任务一点没有交,还影响了全大队其他生产队任务的上交,说哄么四生产队、十二生产队的任务都可以不交,我们为哄么要交?难道他们就是大婆娘养的崽,我们就是小婆娘养的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