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草根选调生在线阅读 - 第40章 悄悄包产到户

第40章 悄悄包产到户

        钟国正走出医院时,已是凌晨五点。月亮斜挂在都庞岭上,整个天空都是淡淡的青灰色,仿佛白天一片茫茫雾海。

        他打开房门,摸索着找到火柴,点燃煤油灯,突然感到特别的干渴和饥饿,就倒了一茶缸冷开水,“咕隆咕隆”的灌进了肚子里。

        顿时,刚刚喝进去的冷开水就拼命的往外冒,全身立马就冒出一滴滴的汗水,犹如被大雨淋了似的。

        他找来一条长长的汗帕,把全身慢慢擦干净后,拿出饼干放在饭盒里,倒上开水泡着,像喝稀饭一样,喝了进去。

        这是他在读农专时最喜欢的吃饼干方式。每当家里寄了钱来,第一件事就是用三两粮票三毛多钱买半斤饼干,放在饭盒里,再倒上开水泡着吃。

        把泡好的饼干喝下去后,钟国正再也没有了睡意。他斜躺在床上,一边回忆之前发生的事情,一边拿着报纸随意的翻看着,看有没有对工作有帮助的政策信息和新闻报道。

        生活之中的一些事情,往往是由不同的元素“巧遇”后而生成的。你越是想把它设计在计划之中,按照既定的路线前行,越是会跳到另一条线路上,沿着另外的轨道或方向走去,使人很是无奈,很是无力。

        这时,一篇《“独木桥”成了发展社会主义农业的“阳关道”——全国农村70%的生产队实行包产到户、包干到户责任制》文章,出现在他他眼前。他开始细细的读了起来: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逐步兴起的包产到户、包干到户农业生产责任制,现在已经在全国百分之七十的生产队推行,并朝着日益完善的方向发展。三年以前,一些人还认为这是走不得的“独木桥”,如今已成为多数人公认的发展社会主义农业的“阳关道”了。

        亿万农民把包产到户、包干到户责任制当作治穷致富的钥匙。他们使用这把钥匙的结果是:“贫困队迅速致富,中间队增产显著,先进队迈开新步。”全国十二片长期贫困落后的地区、将近一亿的农民,在建立了以“双包”为主的责任制以后,纷纷向贫困告别,其中多数结束了生产靠贷款,吃粮靠返销,生活靠救济的“三靠”历史,初步摆脱了生产恶性循环,生活不得温饱的困境。

        ……没想到这样短的时间发生这样大的变化,没想到在这样大的范围发生这样大的变化,没想到“双包”责任制有这样大的威力。

        以“双包”为主的农业生产责任制,由于调动了农民的积极性,转变了干部作风,促使我国农业生产发展的速度,发生了历史性的转折……

        “双包”责任制的社会实践,还大大开阔了人们的视野,打开了人们的思路。……现在人们从实践中认识到,为适应我国农村生产力多层次发展水平的情况,集体经济不应当只是一种模式,而应当是经营方式不同、组织规模不等、管理上有统有分的多种模式。

        ……实行“双包”责任制,有效地促进了生产力的发展,为向专业化、社会化方向发展创造了有利条件。

        钟国正越读越有兴趣,越读越感到这篇文章对自己太重要了。自己生在农村,虽然对农村包产到户、包干到户责任制也有所了解,但并不深刻,只是略知皮毛的感性认识而已。

        按照自己所学的哲学知识,感性认识仅仅是对事物现象的一种表面认识,只有将感性认识上升到理性认识,才能正确地认识事物,指导工作。

        现在自己参加工作了,不仅是公社干部,而且是选调生公社干部,如果对农村的“双包”责任制没有一个理性认识,肯定与选调生这个称呼不是相适应。

        他反复的读着这篇文章,用不同颜色的笔,在上面划上了一道道的线条和圈圈,并且把一些重点的部分抄在了笔记本上。

        吃完早饭后,他就径直来到邓秘书那里,向他请教大历县人民公社“双包”责任制的情况。

        他对邓秘书说,自己既然现在在大历县公社工作,就应该对大历县公社包产到户的事情,有一个全面系统的把握。

        邓秘书听了后就对钟国正说,大历县公社是全县甚至全地区最早搞包产到户责任制的地方,后来地委又来纠偏,纠了一段时间的偏又不了了之,说起来,还真的是一言难进啊。

        1978年开始,安徽、四川等省的一些生产队率先搞起了包产到户、包干到户等等形式的农业生产责任制。1979年春节还没有过完,正是吃正月耍二月的时候,大历县大队瞒着我们公社,进行“突然袭击”,偷偷的搞起了“五定一统”的农业生产责任制。

        “五定一统”就是定面积、定地块、定人口、定产量、定上交和统一承包,把原来搞了几十年的大队统一指挥、生产队集体出工的农业生产,变成了包产到户、包干到户的家庭单干农业生产,交完国家的,留足集体的,剩下的都是自己的。

        大历县大队包产到户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像传染“瘟疫”一样,传遍到了全公社其他的二十三个大队,赶闹子式的,一窝蜂的搞起了包产到户,包干到户!

        这在当时,可是一件了不得的捅天的大事情!公社发现后,立即调查这一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是大历县大队支部书记张三贵带头搞的“鬼”。张三贵老婆是安徽那边的,在那个特殊时代时讨饭讨到大历县大队,张三贵看到她造孽,就把她讨做老婆了。

        1978年“双抢”结束之后,张三贵和老婆回安徽走亲戚,看到那里的农村,分田到户搞起了单干,不仅农民们个个喜欢,而且都增产增收,就在那里进行详细的了解和考察。

        他把包产到户、包干到户几种形式不一样的协议书,都抄了回来。回来之后就把本大队的大队、生产队干部和党员召集在一起,悄悄的商量琢磨起来,结合大历县大队、生产队的实际,搞起了大历县模式的包产到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