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草根选调生在线阅读 - 第35章 好字怎么写的

第35章 好字怎么写的

        等了半个多小时,从手术室走出一个高挑漂亮的女护士,钟国正就对护士喊道:“护士妹妹,请问你贵姓啊?”

        高挑漂亮的护士冷冷的问道:“有什么事情?”

        钟国正见护士这副态度,心想,这个护士一定以为,我是做手术的人的亲属,就马上自我介绍:“我是大历县公社的工作人员。我想和你询问一点事情。”

        护士听到钟国正这么介绍,抬头看了他一眼,将是一个年轻人,态度稍微好了一点,但脸上依然一片冰霜,淡淡的问:“你要问什么事,快点说,我正在上班。”

        “半个小时前,我们送了一个对象来,不知道手术做得哪么样了?”钟国正问道。

        “是不是一个姓刘的对象?”护士问道。

        “对,姓刘的。大概要多久时间?”钟国正接着问道。

        “哦。快了,马上就结束了。”护士答道。

        “谢谢了,漂亮妹妹。下次来的时候,我请你吃饭。”钟国正笑道。

        “不用客气,这是我们的工作。”护士嘴一憋,答道。心里想,小气鬼,连讲一句客气话,都讲下一次,谁吃你的饭啊?

        “漂亮妹妹,我能问问你贵姓吗?”钟国正看着护士,满脸笑容的问道。

        “姓高。”护士淡淡的答道。

        听着她淡淡的话,钟国正就知道她有一种拒人于千里的感觉,但并没有把她的这种态度当做一回事,依然不以为然的继续问道:“那请问你的芳名是——”

        “你叫我高护士就是了。”护士已经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哦,我知道了,你为什么姓高了。”钟国正自言自语的说道。“因为你身材高挑,所以姓高。又因为你姓高,所以,你的态度,也很高。对,你身材高,又在县里工作,比我们乡里高,你有两个高,所以高高在上。”

        高护士一听,“噗”的一声笑了。她还是第一次听别人这么说“高”的,心里不由感到一种新鲜,就対钟国正说:“听你的口音,你好像不是我们县的人?”

        “我是寒州县的人。”钟国正微笑着答道:“我今年大学毕业,是省委组织部的选调生,分到大历县公社工作的。”

        护士一听,态度一下子转了过来,微笑着对钟国正说道:“你姓什么?我告诉你了,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姓什么啊。”

        钟国正看着高护士笑了,就对她说:“你不仅姓高,你还要姓笑。你看你笑比不笑,好看多了,至少比不笑漂亮十倍不止!白居易不是有一首诗写了,叫什么?对,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你说说,是不是这么一回事?”

        “哎,你蛮会讲话的嘛。”高护士笑道,“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姓什么呢,你在哪里工作。”

        “不好意思,高护士,我姓钟,闹钟的钟,钟国正,国家的国,正大光明的正。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下次我来找你,万一你们单位有两个姓高的,那怎么办?”

        “闹钟的钟?你还真的有些闹钟的特质呢,我以后就叫你闹钟好了。我叫高云,高矮的高,云朵的云。”

        “你家里是城里的,还是农村的?”钟国正问。

        “你查户口啊?问那么仔细干吗?”高云反问道。

        “我不是想更了解你的一些情况吗?如果我们有机会,万一下次见面,不就可以谈更多的白,聊更多的天了吗?”钟国正狡辩道。

        “我老家是大历县公社周家山大队的。”高云答道。

        “周家山大队的?我就在大历县公社工作啊,我到周家山大队去过好多次,一次都没有听别人说起过你啊?”钟国正迷惑不解的问。

        “我爷爷他们那一代人,就从周家山出来,在县城做生意了。平常都是走亲戚的时候,才回去一趟,一般都是吃一餐中饭就走,他们肯定不会认识我的。”高云解释道。

        这时刘有成他们几个人一起走了过来。

        走在到住院部的路上,刘小凤问刘刘有成:“我现在打了针了,我可以领补助了吧?”

        “像你这种情况,按照有关规定,手术费用都是自己出的。”刘有成说道,“不过,我考虑到你家里也不是很富裕,做手术的费用公社和你出算了,再给你一些补助,已经是最大的照顾了。”

        “那我问你一个问题,”刘小凤想了一会儿后说道,“为什么有的人计划外怀孕,没有去做手术?”

        “只要在家里,我们迟早都会把他们喊来做手术的!”刘有成坚决的答道。

        刘小凤一听这话,马上明白过来了。想了一想,便有了自己的主意。

        “那你给我多少补助?什么时候领?”刘小凤问。

        “我按公社定的最高标准给你补助。”刘有成表态道,“同时,你今后如果有什么困难,在我能力允许的范围内,我会尽量的关照你。”

        刘小凤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说道:“你们都是一些读了书的人,文化都比我高。我不知道你们晓不晓得,那个‘好’字是哪么写的?”

        宋正平马上答道:“这么简单的字,哪个不晓得写?一个‘女’,一个‘子’,只要认得字的人,都晓得写这个字!”

        “你们既然晓得这么写,那你们晓不晓得,‘好’字为什么要由一个‘女’、一个‘子’组成?”刘小凤继续问道。

        一众公社干部突然不讲话了。你看一下我,我看一下你,这个时候,他们已经明白刘小凤问这个字的目的了。

        “没有儿子,没有女儿,哪么写成一个好字来啊?!”刘小凤自言自语的感叹道,“一个家庭有儿有女,那才叫好。有儿无女,有女无儿,都是成不了‘好’的啊!”

        “很多人和你们一样,都晓得写这个‘好’字,却不晓得这个‘好’字,为什么要这么写。”刘小凤继续自言自语的说道。

        钟国正听到这里,心里已经十分震惊。他实在没有想到,一个普普通通的,没有多少文化的农村妇女,竟然会说出这么高深的话来。难道还真的是高手在民间,绝活出草莽?

        对于这个“好”字,自己虽然读了大学,也是从来就没有去认真的思考过,更没有去好好的想过“好”字是由哄么元素组成的,为哄么要这么组成。

        经刘小凤这么一说出来,他一刹那间便领悟了先人造字的原本意义。原来每一个汉字,都不是表面看到的那么简单,其实里面蕴藏了无数的“玄机”和奥秘。只是我们一直没有发现这种“玄机”和奥秘而已。

        是啊,没有男人只有女人的“女儿国”,只有男人没有女人的“男人国”,都是不可持续发展的。只有有男有女,才能和谐、健康、快乐、可持续的发展,丰富多彩的发展。

        或许这就是阴阳平衡,这就是多元和包容。

        原来农村几千年来所信奉的“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和“养儿防老”等等习俗和传承,并不仅仅就是一个传宗接代的问题,它所孕育的更是人与自然的可持续发展的问题。

        这种可持续发展,自然包括代际之间、家庭和家族的可持续问题等等。当然,最最重要的就是男女之间的和谐可持续发展问题。

        无论是男多女少,还是女多男少,或者是阴盛阳衰,或者是阳盛阴衰,都不是一种和谐的可持续的发展。

        社会就是在这种不断的平衡中一步步走向可持续发展,走向健康发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