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草根选调生在线阅读 - 第22章 猜拳拉近距离

第22章 猜拳拉近距离

        在现实社会中,政治一直占据着主流主导的地位,影响着经济、社会和生活的方方面面。社会已经不再是纯粹的社会,已经被政治化,成为政治社会,所以就有了政治中的社会或社会政治学。经济也不再是纯粹的财富,也被政治同化,成为政治经济,所以就有了政治经济学。生活更不再是纯粹的休闲,早和政治同家,成为政治生活,所以就有了生活中的政治和政治中的生活。于是,政治中的规则也就很自然地成为了生活中的习惯。

        政治上的规矩是很严的,一是一,二是二,是不能调侃的。比如,上下级之间关系的规范就是很严格的,上下级之间的界限是不能随意突破的,下级服从上级不仅是最基本的组织原则,更是保证政令畅通的最根本的组织纪律。下级称呼上级是必须把职务带上的,否则就是不懂规矩,不讲政治,被认为是政治上的不成熟。上下级之间,如果不是亲戚同学战友,即使在生活中也是不能随意称之为兄弟的。能够在生活中称之为兄弟的,一般都是平时交往很深,感情很铁,利益相连,职务同类的。否则,是不能称为兄弟的。即使在酒桌上,不是特别铁的关系,不是一个圈子里的同辈人,下级和上级也是不能随意称兄道弟的。

        钟国正在农专读大学的时候,曾经听李晓明说过一件事情。说早几年在寒江地委发生过这么一件事情。一个叫王铁山的老资历地委副书记,一次和圈子里的一桌人一起喝酒。这些人自然都是地区各局的一把手。某新任县长和东道主是老朋友,有幸也被邀请参加。东道主邀请他的目的是想让县长和王铁山拉上关系,进入王铁山的圈子。县长发现大家在敬酒中,都称王铁山为铁哥,而不叫书记,在敬酒时就也跟着大家叫王铁山为铁哥。王铁山听到县长叫他铁哥,很不高兴,开始只是装着没有听见。王铁山不答话,县长以为是他没有听到自己的讲话,就站在王铁山身边连着叫了好几声铁哥。王铁山把脸一沉,说,铁哥是你叫的吗?热闹的酒席,一下子便尴尬得连大家的呼吸声都听清楚了。

        可见官场生活是很讲究政治规则的。不懂规矩,不按规则办事,常会把开始搞成结局,将好事变成坏事。当然,上级和下级之间能否称兄道弟,一般是取决于上级的态度。上级认为可以和下级称兄道弟后,下级才可以在日常生活中对上级称兄道弟,否则,就是下级对上级冒犯“天规”。钟国正从今天喝酒猜拳的情况判断,易大伟和神仙头大队干部的关系,已经不是一般的上下级关系。心想,我刚刚参加工作,要尽快打开工作局面,看来可以借助酒局这种场合,更快的建立起更多的熟人式的关系。

        钟国正正在想着这些事情时,易大伟一不小心,被齐席康猜了一个正着,他笑呵呵的自言自语道,大意失荆州,大意失荆州啊!这个席康,不简单,不简单。还是毛主席说得好啊,必须在战略上藐视敌人,在战术上重视敌人!说完之后,他转向钟国正,对钟国正说,小钟,现在看你的了!

        钟国正在农专三年,虽然喝酒不多,但都是一群和尚,平时没有事的时候,常常喜欢用猜拳估子决定谁去搞卫生、谁去打开水甚至谁去搞劳动,对猜拳不仅不陌生,反而有一种老朋友的感觉。刚才,他一直在观察他们是如何变换手指的,对他们的变换规律基本上有了一个谱,心里也就有了一种底气。他礼貌性的谦让了一下,就上阵了。

        齐席康刚才特别喜欢出两个手指,钟国正估摸着这次肯定也会出,喊完“兄弟好呀好兄弟”两个帽后,在出四个手指的同时,直接喊“六为高升”。果然不错,齐席康在听到钟国正喊“六为高升”时,已经来不及变换手指了,“半边月亮”的声音还没有喊完出来,就缴械了。

        这样一来,神仙头大队干部这一边,就剩下大队长齐增进一个人了。公社干部这一边,还有三个人,优势非常明显。齐增进不愧为大队长,在已经明显处于低谷的情况下,不但没有丝毫紊乱,反而和钟国正越猜越勇,大战了十五分多钟,才输掉了拳指。

        第一轮猜拳以神仙头大队暂时失利结束。

        易大伟很是兴奋,他没有想到钟国正不仅能喝酒,而且猜拳也很不错。就对三个大队干部激将道,你们神仙头有没有能人了啊,哪么被一个刚刚走出校门的小钟就奈何了?看来啊,今天我们就是想喝酒,也没有酒喝了啊!就是想喝醉,也困难重重难于上青天啊!

        三个大队干部在公社书记面前,哪经得起这样的刺激?齐大贵就争着要把那碗酒喝掉,齐增进就吹牛皮的说,你是一把手,根本不用你出面,我来喝。齐增进也还真是一个酒桶,二话没说,把那碗红薯酒拿过来,“咕隆咕隆”,仿佛是在喝白开水似的,没有几秒钟就倒进了自己的肚子里。然后用手麻利的把嘴巴一抹,自告奋勇的要当第二轮“拳战”的开路先锋,而且直接点名,要和钟国正比一个高低,说,我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站起!我就不信猜不过你钟同志!

        钟国正年轻气盛,本来就初生牛犊不怕虎,刚才又赢了两个人的拳,更是洋洋得意,就不客气地说道,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笑在最后的肯定是我们!这一回,齐增进和钟国正真的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了,两人猜得难分难解,拳声越喊越粗,手指越变越快,看得满桌人目瞪口呆。钟国正原本有了一点酒意,经过这么一喊,酒意就渐渐的消失,肚子里的酒精越来越少,也就越猜越勇,气场越来越强,在经过近半个小时的猜来猜喊去之后,齐增进终于还是败下了阵来。

        接着,齐席康和齐大贵两个人又轮流上阵。结果,没有几个回合,两人就抵不住钟国正的“拳法”,赢了第二碗酒,输了第二轮的拳。

        第三轮,易大伟要钟国正暂时休息,点名王安贵当开路先锋。没想到王安贵只喊了一声,就输给了齐大贵。李大兵也只猜了四个回合,就输给了齐大贵。郭春海第三个上场,虽然赢了齐大贵,却输给了齐增进。易大伟便出马和齐增进猜拳,把齐增进打败了,又输在了齐席康手上。

        双方各自剩下一人,齐席康和钟国正猜,这次钟国正输了。第三轮以公社干部喝酒结束。

        就这样,双方轮流输赢,一直猜到中午两点多钟,三个大队干部一个个先后趴在了酒桌上,才结束这一场酒战。但还没有等公社干部离开,三个大队干部就“哇哇哇”的,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嘴中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