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草根选调生在线阅读 - 第15章 我批准你拼命

第15章 我批准你拼命

        第二天早晨,钟国正刚刚洗漱完毕,邓秘书就跑来通知他,说易书记喊他一起下大队去,马上就走。钟国正听后,立马把记着大历县公社基本情况的本子,装进一个黄布军用挎包里,又背起一个军用水壶,三步并作两步地赶往易大伟书记的间子。

        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今天我们有口福了!神仙头的齐大贵家,今天天亮的时候,在家里杀了一头大肥猪。走出公社的大门,易大伟就迫不及待地对随行的四个公社干部,笑呵呵地说,我们一起去吃最新鲜的血灌肠!

        寒州县素有吃血灌肠的习俗。大历县的血灌肠又是全县最有名气的。不论哪家杀了猪,都要把刚刚杀下的还冒着热气的猪血,小心翼翼地灌进洗得干干净净的新鲜猪大肠里,每隔约60公分长用线或粽叶分段扎紧,然后将灌好的血灌肠放进已经给好生姜、猪板油做底的清水锅里,加盖熬煮。锅是那种可以装两三担水的大铁锅,灶是农村世代相传的柴火灶,柴是烧得噼啪响的干柴,当然最好是劈柴,毛柴也行。随着柴火噼啪作响烧得旺盛,大铁锅里的肉汤就噗噗的欢快地翻滚不停。待血灌肠煮得半熟时,要记得翻动翻动,并在有气泡的地方用竹签扎一些小孔,以防止血灌肠爆裂。约莫半个小时后,当血灌肠散发出特有的诱人香味时,说明血灌肠已经煮熟了,可以捞出锅来吃了。把煮熟的血灌肠一小段一小段的切好,加上葱花和辣椒,又嫩又香又辣,血灌肠香气扑鼻,肠皮脆中带韧,血团集嫩盛、鲜美、醇厚于一体,色香味令人垂延欲滴,吃起来特别的爽抖。除了钟国正之外,其他的三个同事纷纷叫好。

        易大伟见钟国正没有说话,就问他,小钟,你吃过大历县的血灌肠没有?

        钟国正如实的答道,还没有。

        易大伟说,寒州县人在杀猪的人家吃早饭时,有一句话,叫不吃血灌肠,吃了也没来。你没有吃过寒州的血灌肠,特别是你没有吃过大历县的血灌肠,我告诉你,那可是人生的一种遗憾哦。

        其他几个同行的人便都应和着说,那确实是一种遗憾。

        钟国正没有吃过血灌肠,也就没有直接感受,但听他们讲得津津有味,就不相信的说,有那么显火吗?那我等一下就好好的品尝品尝,看看到底有哄么独特的味道没有。

        易大伟说,百讲不如一吃。等下等你一吃进嘴里,就晓得是哄么味道了。顿了顿,易大伟仿佛突然记起来似的说,我忘记和你介绍他们这几个人了。易大伟指着钟国正给大家介绍道,小钟是省委组织部的选调生,寒江农专毕业的,分到我们公社工作,以后大家就都是同事了。

        介绍完钟国正后,易大伟便指着一个已经明显发福了的四五十岁的男人说,小钟,他就是公社党委副书记王安贵同志。我告诉你嗷,王书记可是老大历县了。他在大历县这里,已经先后“培养”出了九个公社书记。哈哈,老王同志,如果再把我送走,你在大历县就整整“培养”了十个书记了,到那个时候,你可就是大历县名副其实的“十朝元老”了啊。

        钟国正听到易大伟带有讥讽的介绍王安贵,就认真的看了一眼王安贵,只见王安贵白白胖胖的脸上红了又白,白了又红,便赶紧走上一步,握住他的手,谦虚的笑着说,王书记,你以后可要多多关照,我这个公社的新兵啊。

        王安贵有点不自然的答道,当然,当然。不过,像我这种老九的弟弟,老实巴交的人,连自己都关照不到,又哪里有能耐关照你哦。

        易大伟听到王安贵的埋怨话,只在鼻腔里“哼”了一下,就接着和钟国正介绍,这个是大历县公社信用社的主任李大兵。我和你们说,你们叫他呀,切莫叫他的名字,要么叫他李主任,要么就叫他老李。我们这里的人,讲话都讲得很重,总是喜欢用四声,所以一叫他李大兵,就成了“你大病”!哈哈哈哈,方言害死人啊,方言害死人!特别是你们要找他贷款的时候,就更不能叫他的名字了。一叫他的名字,那笔贷款肯定就会黄了。你想想,人都大病了,还会贷款给你吗?

        几个人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

        李大兵可能早已被别人叫习惯了,自己也跟着大笑了起来。笑了一下子后,他才对易大伟说,易书记,你也不要五十步笑一百步了!你如果不是书记的话,别人叫你的时候,你以为你的名字就蛮好听啊?

        几个人就又大声的笑了起来。钟国正在心里默默的一叫后,果然发现有点不对劲,易大伟,“一大围”。在寒江地区的方言里,“大便”常常不叫大便,而是叫“大围”,“小便”也不叫小便,而是叫“小围”。如果真的用寒江的地方方言来叫,这名字还真的也不是很文雅。

        这个是公社管委会副主任郭春海。易大伟指着最后一个没有介绍的人,对钟国正说。易大伟和钟国正介绍完郭春海后,一个人一边走,一边在嘴里自言自语地念着郭春海、郭春海、郭春海、郭春海的名字,念着念着,他突然停下来问郭春海,你这个名字,是哪个人和你取的?

        郭春海听易大伟突然问他谁和他取的名字,便疑惑不解的边说边问,我爸爸和我取的啊,郭是姓氏,春是辈分,海是名字,这有哄么问题吗?

        易大伟“哦”了一声后,不紧不慢地说道,郭春海这个名字,可是有一段典故,一段典故的啊。

        在同行的这几个人中,李大兵是最清楚易大伟讲鬼话、编故事和无中生有的本领的。他一听易大伟说郭春海这个名字有一段典故,就晓得易大伟肯定又要和郭春海编出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故事来了。就故意对易大伟说,易书记,郭春海就一个普普通通的名字,能有哄么典故,你不会是故意给我们画饼充饥,吊我们的胃口吧?

        王安贵便跟着起哄道,“你大病”说得对,郭春海这个名字是按姓氏、按辈分、按名字的先后顺序来取的,再平常也不过的了,还有哄么典故?你肯定是想吊我们的胃口啊!

        易大伟装出一副很无奈的样子,说,唉,你们连我这个公社书记的话都不相信了,还有哄么可以相信的?他接连叹了几口气后,才问郭春海,郭春海,你想听吗?如果你不想听的话,就说一句,我就让这段典故烂在我的肚子里算了。

        李大兵和王安贵听到易大伟这么说,晓得“郭春海”这个典故肯定不是哄么好典故了,就更加起哄起来,说你再说不出这个典故来,我们就都回公社去了,让你一个人去吃血灌肠,看你吃得有没有味道?郭春海心里也明白了,肯定是损得不能再损的狗屁了,他刚想岔开这个话题,可还没有等他开口,易大伟就自言自语地说了起来,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啊,你们个个都这样逼宫,我再不说的话,就真的会成了光杆司令、孤家寡人了,我只好说了。郭部长,我不是说你“郭春海”这个人的典故,我说的是历史上传下来的“郭春海”这个名字的典故,你们听了之后,千万不要对号入座,更不能把这个典故和郭部长联系在一起,这是我首先要声明的。你们如果不答应这一点的话,我就不说了!

        易大伟越是这么说,李大兵和王安贵就越是要易大伟快点说,两人就拍着胸脯保证绝不对号入座,绝不把这个典故和郭春海部长等同起来。

        易大伟把胃口吊足了之后说,春海部长,你听到了,是他们逼我说郭春海这个名字的典故的,如果他们讲话不算数的话,我批准你可以找他们的任何麻烦,甚至可以和他们拼命都可以。我现在开始讲这个名字的典故了,你不要骂我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