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草根选调生在线阅读 - 第13章 后果很难预料

第13章 后果很难预料

        小钟,走,和谢太和、许建安扯胡子去。第二天,钟国正在公社食堂吃完晚饭,刚刚回到自己的间子时,公社党委委员肖良华就已经站在他的间子门口喊他了。

        公社虽然也是一级机关单位,但由于处在农村,也就和农村没有哄么两样的,除了电影每天都在各个大队轮流放映也算是一种文化娱乐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哄么文化活动了。公社干部除了借助放电影开群众会外,一般都不会跑到大队里去看电影的。至于看电视,虽然很时髦,但由于有电视的单位少得可怜,整个公社除2636厂外只有供销社有一部黑白电视机,他们也不愿意跌下面子跑到供销社和大家一起挤着看。因此公社干部一有空余的时间,基本上都是除了扯胡子打牌,还是打牌扯胡子。

        钟国正不是本地人,不晓得胡子是哄么东西,不但没有扯过胡子,就连胡子是哄么样子都没看过。听到肖良发喊他去扯胡子,就不解的看着他,问,扯胡子?扯哄么胡子?是不是扯男人的胡子?肖党委?

        肖良发听钟国正这么问,大吃一惊地对他说,哄么?你连胡子是哄么一回事,都不晓得?见钟国正很正经的点头之后,肖良华于是就像小学一年级的一个老师一样,既信心满满又十分耐烦地教起钟国正来。说,你要想在我们这里当好公社干部,第一件事就是,入乡随俗,学会扯胡子。学会了扯胡子,就等于是掌握了一门和老百姓打交道的工具,找到了深入老百姓的切入点。

        我和你说啊,传说胡子最早就是从我们大历县发明出来的,到现在,可考的历史就已经有一千多年了。扯胡子,在我们大历县,已经成为一个最有传承性的风俗习惯,成为一种最有历史感、最具群众性的文化娱乐活动,说是全民爱胡子,人人扯胡子,个个贴胡子都丝毫不为过!人们常说的宁可饿肚子,不能没胡子,指的就是我们这里。

        所以呀,你如果不晓得扯胡子,就等于不晓得我们大历县的历史。如果你不会扯胡子,这里的人就不会把你当作是自己人,你就很难和这里的老百姓打成一片,就等于是丧失了一种融于群众的最简单的方法,缺少了一个和群众沟通交流的最便利的捷径。这就是我刚才为哄么说,你到我们这里来工作,第一个要学的就是,一定要学会扯胡子的原因。只要会扯胡子,百事都好商量。如果不会扯胡子,后果就会很难预料。

        钟国正听肖良发这么说,就好奇地问,你把扯胡子说得天花乱坠的,不会是在和我扯淡的吧?

        肖良发问钟国正,哄么叫与民同乐?哄么叫和群众打成一片?扯胡子就是与民同乐,就是和群众打成一片啊。如果上纲上线的话,扯胡子就是坚持党的群众路线,走党的群众路线的具体实践啊!你说它厉害不厉害,重要不重要?你说我是在和你扯淡,还是在教你工作的方法?接着,肖良发又问钟国正,你到过神仙头大队去没有吗?

        钟国正说,我才来,神仙头在哪里我都还没有搞清楚呢。

        肖良华就对他说,神仙头大队有一块现存的唐朝年间的石碑,清楚地记载了胡子是哪么产生的,胡子哪么一个扯法,等等,等等。你既然分到大历县来了,就早点去看看那碑文。

        胡子又叫字牌,纸牌,和麻将的打法差不多,但比麻将简单方便,比麻将更加灵活多变,更有智慧技巧,更不容易搞舞弊。胡子不像麻将那么呆板死板,硬要一张桌子四条凳子,而且不能三缺一,必须四个人才能打。胡子在哪个场合都可以扯,不仅四个人可以扯,而且三个人也可以扯,甚至两个人无聊的时候,也同样可以扯。四个人扯时,三个人扯,一个人数醒。庄家21张牌,其他两人每个20张牌。

        你别看胡子只有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加上一到四个衬字或王八,可是把不同的数字扯到一起,就能形成非常奇妙的排列组合。你一副胡子,如果有十张或十张以上的红牌,就叫红胡子,红胡子翻两倍;没有一张红牌,就叫黑胡子,或者叫全黑,胡子翻四倍;只有一张红牌,就叫一点红,胡子翻三倍。是大一二三、大二七十的,不论是吃到别人的牌,还是自己拿到的牌,都是六胡;小一二三、小二七十,就是三胡。自己手上有两张一样的牌,又碰到别人打出来或从底牌里翻出来相同的一张牌,大牌碰的是三胡,小牌碰的是一胡,如果再跑上一张,大的就是九胡,小的就是六胡;自己拿到三张一样的牌,大的六胡,小的三胡,再跑上一张,大的就是九胡,小的就是六胡;如果自己拿到四张一样的牌,大的是十二胡,小的是九胡;手上拿到三张一样的牌,是不能拆的。吃别人的牌,手上还有一样的牌,就要下伙,不下伙就就当相公,不能胡牌,如果你胡了,就要按你胡的大小赔其他的两人。衬字或王八可以任意飞。单王钓翻四倍,双王闯翻八倍,王钓王、王闯王再继续翻倍……

        钟国正是第一次听说胡子,连胡子的形状是一个哄么样子都不清楚,直听得云里雾里,一脑袋的浆糊。便问肖良华,肖党委,你和我搞一个速成班,讲讲扯胡子不能犯的错误,可以吗?肖良发说,扯胡子不能犯的错误,一是吃了牌不下伙,二是吃过张子,三是碰过张子,四是重龙打牌出去,五是胡岔胡子。

        四人坐拢后翻庄,老同志许建安数醒,就自告奋勇的负责教钟国正扯胡子。开始的时候,钟国正连牌都不晓得哪么插,总是习惯性的一张牌插一排,结果左手拿到的牌就像一把巨大的蒲扇。许建安就告诉他,拿牌的时候,先把同一个数字的插在一起,不同数字的按就近的原则插在一起。一般一手牌插七坎就可以了,既紧凑,又好找牌看牌,还可以防止别人偷看你的牌。并教他哪么吃牌、碰牌、明杠和暗杠,吃牌时如果自己手上还有同样的一张牌,一定记得下伙,否则就是相公(即不能胡牌了),吃的牌要放在最底下,好让别人晓得你吃的是哪张牌。上手出的牌,你第一次没有吃的话,同一牌除了胡牌外,你就不能再吃了。别人打出来的牌,你可以碰没有碰,或者不想碰,第二次打出来或拿出来时,除了胡牌就不能再碰。如果自己拿到必须暗杠时再翻一张牌出来,表示你是过张暗。胡牌必须是从底牌翻出来的牌,别人从手上打出来的牌是不能胡的。最初扯的几盘,不是记不得下伙了,就是不晓得做大做强。在许建安手把手的指导下,慢慢的扯了几盘后,开始进入角色。

        肖良华一边扯一边对他说,扯胡子扯胡子,关键就是一个扯字。钟国正听到肖良华说扯胡子关键是扯字,心有灵犀一点通,脑袋瓜子一下子就开了窍了。对,扯!把牌扯过来扯过去,扯上去扯下来,不就是数学上的排列组合吗?想到了这一点,就如同开车握到了方向盘,开枪找到了瞄准器,迅速找到了扯胡子的窍门,很快就进入了角色,接连赢了好几盘,开始贴在脸上的十多张白纸条慢慢的减少了,没有了,其他几位脸上的白纸条逐渐增多。肖良华、谢太和就纷纷夸奖钟国正有悟性,一教就会,一打就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