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草根选调生在线阅读 - 第9章 官威是种气质

第9章 官威是种气质

        钟国正在公社大院里找了一圈,才看见一个间子的门是开着的,就敲了敲门,走了进去。走进去他才发现,这是公社的话务室,里面摆着一台当时最普遍的书柜式摇把子电话总机。里面一个女同志正在接电话,等那个女同志接完电话后,钟国正马上问那位女同志,请问公社办公室在哪个间子?

        接电话的女同志听到问话后,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一边自顾自的摆弄着电话机话筒,一边不冷不热的问他,你找哪个人,有哄么事情吗?

        钟国正见这位女同志的态度不冷不热,一听到她的问话后就赶紧答道,我是来公社报到的。

        来公社报到?报哄么到?女话务员听来人说是到公社报到的,才重新抬起头看着他,不解地问道。话务员虽然只是公社的一名普通职工,但由于当时的很多工作特别是那些重要工作,都是通过电话来上传下达落实的,因而对很多事情就有了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优势。她从来没有听说过公社又分了哄么人来的消息,不由得好奇地问了起来。

        钟国正拿出寒州县委组织部的介绍信,递给女话务员后才自我介绍道,我叫钟国正,是今年省委组织部的选调生,毕业于寒江农专农学科,现分配到大历县人民公社来工作。

        女话务员和自己年纪差不了多少。瘦瘦的身材,不太高的个子,圆圆的脸蛋,小巧的鼻子,却有两个大大的眼睛,但胸脯发育得并不是很成熟,至少山峰还不是很高。她看完钟国正递过来的介绍信后,说了一声跟我来,就带着他来到建在斜坡上的那座一半是两层、一半是一层的办公楼二楼,在一个虚掩着门的间子前叫了一声邓秘书,听到里面的答声后,才推开半掩半关着的门,走了进去。

        女话务员指着钟国正对邓秘书说,他叫钟国正,说是省委组织部的选调生,分到我们公社工作的,今天来报到。

        被叫作邓秘书的男人,四十多岁,刚才正扑在办公桌上,用铁笔在一块垫着钢板的蜡纸上,吃力而认真的一笔一划,刻写着哄么材料。听到话务员介绍完后,他才抬起头来,做了一个广播体操的扩胸动作,慢慢的接过话务员递给他的介绍信,看了好一会儿,才略带笑意的自言自语说道,我们公社呀,终于分来了一个大学生了,而且还是省委组织部的选调生,这下子有人当秘书了,我终于可以脱离苦海了啊。哈哈,你可真是我的及时雨啊,小钟。

        原来整个大历县公社25个干部中,除了公社书记易大伟是那个特定时期之前寿仙农学院毕业的大学生和一个工农兵大学生外,不是部队转业来的干部,就是直接从大队招来的干部,最高的文化程度就是高中生,以至于公社书记把他这个从部队转业的高中生拿来当了公社的专职秘书。

        邓秘书做了好几个扩胸运动后,才对钟国正说,你先在这里坐坐,我去和易书记、艾主任汇一下报,看能不能先把你的住房问题安排一下,好让你有一个落脚的地方。

        半小时之后,邓秘书带着钟国正来到大院北侧两层楼房的一楼弹头,打开了与公社电影院并排着只有三米左右间距的一个间子。这是一个套间,约二十平米,中间一堵墙将其隔成了两个小间子,前面用来办公,后面用来睡觉。邓秘书对他说,公社不像县里机关单位,有专门的办公区和宿舍区,上班在办公室,休息在宿舍里。公社干部除了开会,几乎天天泡在农村,基本上没有在单位办公的机会,也没有坐在办公室办公的习惯,搞个办公室也是挂羊头卖狗肉,就是要在公社办公,也是在这种办公和睡觉合二为一的套间里,因而就是公社书记也没有单独的办公室,都是这种“前办”(前面办公)“后睡”(后面睡觉)的房子。

        邓秘书和钟国正交待了几句吃饭、洗澡的事情后,就带着他分别到公社党委书记易大伟、公社管委会主任艾旺骁那里去汇报。一见到易大伟,钟国正就第一次感觉到了哄么是官威。官威虽然离不开官,但并不是一当上官或当了官就有的。当了官仅仅是为官威的铸就提供了一个前提,可不少的人就是当了一辈子的官甚至当上了很大的官,也只是有官无威,总是有官位而没有官威。官威不是靠训人形成的,也不是靠严厉形成的,更不是靠嗓子大话讲得多形成的。官威是一种内在的气质,是一种自身的修养,是一种经久的炼丹,是一种正直的豁达!

        易大伟从邓秘书的手里接过县委组织部开据的工作介绍信,看了看后和蔼的对钟国正说道,你可是省委组织部给我们派来的选调生啊,欢迎你到我们这么艰苦的地方锻炼。

        易大伟讲了几句客气话后,就很随意的和钟国正谈起白来,问钟国正老家在哪里,家里有些哄么人,有些哄么人在外面工作。钟国正如实的和易大伟汇报,自己是寒中县农村的,父亲当大队支部书记,堂兄钟国华仙寿大学毕业后,分配在省委办公厅工作,表叔李青昭在地区农业局当副局长等等。易大伟听的时候,眼睛不易察觉的闪了一闪,随后又恢复了正常。易大伟心想,这个钟国华在省委办公厅,具体是做哄么事的?人缘哪么样?能量哪么样?这条线可不能小看了。李青昭他是熟识的。看来,这个年轻人不是一张白纸,说不定镀镀金就会飞到省里去的。事实上,钟国正根本不晓得钟国华分在省委办公厅,是李晓明到省委组织部找那位副处长铁杆同学帮忙时,偶遇钟国华后才得知的。之后,易大伟就和钟国正讲了讲大历县公社的大致情况,说了一些鼓励性的话。而钟国正却在内心里深深地感受到了易大伟话里话外身内身外向他辐射而来的官威!

        钟国正离开易大伟间子的时候,易大伟对他说,小钟,这几天你就跟着我,到下面各个大队转一转,先熟识熟识情况,好在脑瓜子里面有一个感性的直观认识。

        钟国正十分感谢的说,谢谢易书记,我一定向易书记多学习,希望自己尽快的适应工作。

        邓秘书在路上对他说,易书记是两年前从县农业局局长的位置上,调来我们公社当书记的。两年来,他是第一次带刚刚调来的人下大队去的,你要好好把握。

        艾旺骁却是一个弥来福的翻版。笑眯眯的,具有很大的亲和力。看见他,就像看见了一个熟人,看见了一个老朋友,甚至是像看见了一个亲人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