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我的七个姐姐绝色倾城在线阅读 - 第1846章玄衣酒馆

第1846章玄衣酒馆

        这骇人听闻的一幕,登时看呆了赵家护院等人。

        他们本以为昨晚发生在城门外的事情只不过是以谣传谣,不成想有一天竟然真的亲眼看到了以天仙境硬夯金仙境的场面。

        而且比那传闻中的更加不真实,不仅硬夯,甚至还将金仙境打成了重伤。

        “你!找死!”为首的黑衣人又惊又怒。

        左掌下压挡住了陆云的断子绝孙脚,右手握拳朝着陆云的毫无防守的胸前砸去。

        可他终究还是轻视了陆云的力量,就凭他一只手怎么能够抵挡的住陆云的断子绝孙脚呢!

        接连两声蛋碎的声音传出,让赵家护院们都下意识的加紧了双腿。

        那滋味肯定爽到爆!

        为首的黑衣人双手捂着挡住,跪倒在了陆云面前。

        “从今日起,你就是我捂裆派第十二任弟子了!期待你后续的表现!”

        陆云笑着说道,只不过浮现在宋云天这张脸上,多少有点猥琐。

        三名黑衣人在一息之间便被陆云全部放到了,失去了战斗力。

        陆云正想将这些人的面罩拿下,看看这些人的长相,自己是否见过的时候。

        一枚黑色弹丸竟然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只听轰的一声,黑色烟雾瞬间充斥了整个街道。

        陆云:“???”

        他赶忙打开神识,可依旧晚了一步,倒地的三名黑衣人已经消失不见。

        如同陆云之前预料的一样,这黑衣人的幕后主使,果然就在附近默默注视着一切。

        幸好刚才忍住了,没有将这些人全都灭口,要不然赵日天的身份指定是伪装不下去了。

        “多谢少侠出手相助!敢问少侠是否见过我家四公子?”

        赵家护院中有一人开口询问道。

        “哦!你说刚才那个落荒而逃的小子啊!他朝着那个方向离开了!”陆云随手指了一个方向说道。

        “多谢少侠!敢问少侠贵姓,您帮助了我们赵家,赵家必有重谢!”

        “不必了!寒江孤影,江湖故人,相逢何必曾相识!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已!”陆云洒脱的说道。

        这一番话倒是给赵家护院们整不会了。

        能做的也只有连声道谢。

        “对了!问你们一个事情,最近这33号中州城,有没有一个姓徐的人名声大震?”

        陆云叫住了准备离开赵家护院询问道。

        “姓徐的人?”

        赵家护院们面面相觑,接连摇了摇头。

        突然有一个好像想起了什么,说道:“少狭,您说的该不会昨晚城门外的那个和俺们张护院五五开的那个少年吧?”

        “嗯?你们张护院什么实力?”

        陆云满脸疑惑的询问道。

        “金仙境!不过是依靠大罗金丹突破的!”其中一名赵家护院说道。

        “那就应该是我要找的人了!他现在在哪儿?”陆云询问道。

        “那姓徐的少年被炎家的大公子给带走了!”那名赵家护院说道。

        “炎家?嗯!我知道!你们走吧!”

        陆云说着便也要离开。

        “少侠切慢,不知少侠找这个姓徐的少年干什么?”

        陆云思索了一下,说道:“我是这小子的师傅,他偷了我一件相当重要的法器!我必须夺回来才行!”

        “那正好!我们赵家与那姓徐的少年也有些矛盾,如果少侠不嫌弃的话,可以和我们一共回赵家!”

        赵家护院说道。

        陆云想都没想就给拒绝了,他还没有疯狂到在赵家所有人的眼皮底下,一人分饰两角地步。

        “算了!我这人闲散惯了!还是不要了,如果有其他消息,你们大可去这附近的玄衣酒馆找我,如果没事的话,我一般会在那儿的。”

        陆云将刚才无意看到的酒馆名字说了出来,便打算离开。

        不成想着些赵家护院在听到玄衣酒馆的时候,各个面露吃惊之色。

        “玄衣酒馆,难怪少侠出手了得!原来是玄衣酒馆的人,刚才是在下冒犯了,还请少侠不要往心里去。”

        陆云:“???”

        他这随后一说的地方,难不成还大有来头?

        可是他搜寻了一下炎焱的记忆,并没有有关玄衣酒馆的事情啊!

        这就奇了怪了!

        不过眼下是肯定不能向这些赵家护院打听此事了。

        先行离开才是上策。

        毕竟那黑衣人的幕后主使,说不定还在这周围那个阴影中,偷偷地窥探着呢!

        迟则生变!

        在赵家护院等人震惊的目光中陆云消失在了黑暗中。

        只不过陆云并未立刻变回赵日天,毕竟还是要小心为上。

        他漫无目的在这两条街上溜达了两圈,竟然鬼使神差的走到了之前提到过的玄衣酒馆。

        店面不大,屋内昏暗的灯光不时的摇曳,隐隐约约能够看到几张酒桌,以及倒在桌子上呼呼大睡的醉汉。

        陆云心想,来都来,进去看看。

        正好打消一下心中的疑虑,看看这让赵家护院都吃惊的玄衣酒馆是何来头。

        刚踏入酒馆,陆云便被数道神识给锁定住了。

        那些原本趴在桌子上的醉汉,也纷纷睁开了眼睛,坐直了身子看向陆云,眼神中透露着毫不掩饰的不屑。

        此时柜台后面钻出一个穿着大红旗袍的女子,想来应该是这玄衣酒馆的老板娘。

        虽然年纪看上去有些大,四十出头的模样,但风韵犹存,一颦一笑间,尽是妩媚。

        “小店虽小,住店吃酒全都有,但小店也有自己的规矩,不收灵石和兽源!而且小店位置有限,有人走进来就得有人挪屁股出去!”

        老板娘笑的花枝招展的说道,似乎马上就有好戏看了。

        陆云嘴角微微上扬,正愁没地方安顿宋云天呢!这不地方不就来了吗?

        “你相中小店里,那处的风水宝地了啊?小子!”

        老板娘眼中含笑的看着陆云。

        “就他吧!”

        陆云随后一指角落里的醉汉。

        瞬间整个玄衣酒馆鸦雀无声,掉根针在地上都能清楚听见。

        随后全酒馆的人都爆发出了哄堂大笑。

        “这小子竟然不知死活敢挑战醉骰!真是找死啊!”

        “这下有好戏看咯!”

        “老板娘!看来你又要去后院准备口棺材了!”

        那穿着红旗袍的老板娘也是忧愁的看了陆云一眼。

        “你怎么就挑中了他呢!这下子连烧过的柴火也要用来做棺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