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我的七个姐姐绝色倾城在线阅读 - 第1588章 藏头诗

第1588章 藏头诗

        一路上,陆云从萍露了解了很多消息。

        第一件事便是流浪剑客曾经是一个一心只有剑的剑痴!在上万年之前,古天庭崩坏之后,曾经前往过上界的边境,回来之后,仿佛就变了一个人。

        不再追求剑道,而是一心享乐,四处找人打架!刚开始因为收不住手惨死于他重剑之下的没有一万也得有八千!

        所以陆云能杀对方,完全是对方刻意让他杀的。

        其次令陆云比较遗憾的是,身为脏街的主人,萍露也不知道血虫是什么,甚至闻所未闻!

        她不知道的是,流浪剑客性情大变的原因就是因为这血虫。

        傍晚出发,天还未了!陆云和萍露便来到了一处层峦叠绕的山沟沟。

        “这就是你说的那个明福城?”陆云看这样眼前的几个成不规则分布的茅草屋说道。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萍露看着陆云脸上给吃了奥利给一样的表情,一脸满足。

        “这哪是惊喜啊!这分明是惊吓好不好!”陆云看着眼前摇摇欲坠的茅草屋说道。

        说实话,在陆云看来,能被称作城的,最起码的标准是有一个城墙吧!其次是占地足够大,辉不辉煌,人流多不多都是次要的。

        可眼前这座明福城,完完全全就是教科书式的反面教材。

        甭说城墙了,木墙都没有,这明福城是一样也不占啊!

        如果不是萍露带路,打死陆云都不可能想到,在大山深处,郁郁丛生的大树之下,会有这么一个城池。

        “行了!别愣着了,赶紧走吧!”萍露催促道。

        “走?往哪儿走?咱们还有进城的必要吗?我这一眼望过去,目光所及之处都超出明福城大半个区域了。”

        陆云苦笑着说道。

        “让你走你就走!哪来的那么多废话!”萍露在后面猛推了陆云一把!

        就算陆云虽然心中不岔,但萍露一再坚持。

        他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跟着萍露来到一处茅草屋前,在那由枯树藤编织成的门上敲了两下。

        “谁啊?有进城的密令没有?”一个苍老的声音从茅草屋里传了出来。

        “是我呀!树爷爷!”

        陆云在身后打了个寒颤,他这还是第一次看见古灵精怪的萍露发嗲呢!

        “小萍露啊!你还知道回来啊!赶紧进去吧!”

        茅草屋里的再次传来声音,那枯树藤做的木门随着声音缓缓开。

        陆云惊奇的发现,这竟然是个传送法门!

        看来是自己低估了明福城了。

        “谢谢树爷爷了!”

        萍露说着走了进去,陆云紧随其后。

        白光在眼前一闪而过。

        两人出现在了一空荡荡的大街上!

        虽然说周边的房屋大多数都是茅草屋和木板房,但起码有了点城市的样子了。

        “这里才是真正的明福城!那四座茅草屋,只不过是明福城的四个城门传送入口而已。”

        萍露解释道。

        这不得不让陆云感叹,还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

        这明福城不一般啊!

        “那你们脏街在明福城的分部在哪儿?咱们赶紧过去吧!”

        萍露点了点头,往前走了两步便停下了。

        “咱们到了!”

        陆云:“???”

        陆云虽然很无语,但寻着萍露的目光看去,一个破旧的店铺映入眼帘。

        沿袭了脏街的传统,发挥十分的稳定,一如既往地破!

        敲了两下房门,看到看门的人,让陆云心中悬着的石头落下去大半。

        正是当初在天启城脏街拍卖行里,招待他们三人的那个侍女。

        “您没事情真是太好了!”侍女见到萍露,难掩脸上的喜悦!

        “你在这儿!盛雪和龙嘤是不是也在这儿?”陆云打断了本想着叙旧的二人。

        侍女接下来的话,让陆云脊背发凉。

        “没有!那二位本来是打算和我一起撤离到分部来的,可是那日和您一起的来拍卖行,晕死过去的男子,不知道和她们说了什么,三人便一起离开了。”

        “你是说王小六将盛雪她们给带走了?”一股窒息感涌上心头,陆云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

        自己竟然引狼入室乐,如若盛雪二人有个三长两短,他必然抱憾终身,毕竟当初是自己力排众议的收了王小六这个小弟,也是他否决了龙嘤二人一起进去火焰世界的想法。

        如若两人被害,陆云有推卸不掉的责任。

        侍女点了点头。

        突然侍女好像想起了什么!手一翻,一封信出现在了手中。

        “这个是她们走之后,留在房间桌子上的。”

        陆云赶忙接过信封,撕开。

        速驾难久攀,

        来就掌珠圆。

        玄风叶黎庶,

        月明移舟去。

        山川一何壮,

        脉脉广川流。

        “什么意思?完全没有说他们去哪儿啊?”萍露看着这封信说道。

        “这是一首藏头诗!”陆云脸色愈发的阴沉。

        毕竟写藏头诗的目的,就是怕被人发现,从而销毁掉证据。

        也就侧面的说明了,盛雪和龙嘤现在的情况并不乐观。

        “藏头诗?藏头诗!!”萍露再次看向那封信,缓缓读了出来:“速来玄月山脉!”

        “玄月山脉在哪儿啊!”陆云现在都怀疑自己买了一张假地图,找个福明城没有,如今找个玄月山脉依旧没有!

        “你拿着南初之地的地图,寻找西风之地的山脉,能找到才有鬼呢!”萍露掏出一张地图说道。

        果然在这张地图上,陆云一眼便看到了玄月山脉!

        这也让陆云赶到了这件事似乎没那么简单。

        毕竟上界界主的亲信,段长生就在西风之地的丹霞宗呢!

        难道王小六知道了盛雪的身份,想要以此威胁段长生,获取上界界主的一些情况不成?

        还是说这玄月山脉之中,有上界界主留给自己女儿的东西,恰好是王小六所觊觎的。

        亦或者是,王小六是上界界主埋下的暗棋,为了保护自己的女儿。

        .......

        无数种可能性浮现在陆云的脑海中。

        但在不清楚王小六是敌是友之前,这些终究是没有任何可信度的猜测。

        既然有了线索,那么当务之急便是赶往西风之地的玄学山脉!

        到时候一切便都真相大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