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我的七个姐姐绝色倾城在线阅读 - 第570章 杀心联动

第570章 杀心联动

        ?廖金轮也觉得陆云飘了。

        虽然刚才听陆云顶撞谢丞,心里挺爽的,但是光靠嘴炮是不行的,图一时之快的后果,极其严重。

        不得已。

        廖金轮只好把陆云拉到一旁,严肃说道:“张三兄弟,我知道你心里很郁闷,想要找个机会发泄,但有一件事你必须明白,这绝不是简单的切磋。”

        史狂在众目睽睽之下,都敢对廖不凡的丹田下手,现在有谢丞和庄德亮两个在明着给他撑腰,还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来。

        甚至,可能会闹出人命。

        到时候他们再以一个拳脚无眼的借口来推脱责任,廖金轮能拿他们怎么办?

        他一个人很难扛着两个人的压力,从史狂的手中救下陆云。

        所以这场挑战,绝对不能开始。

        陆云自然明白廖金轮的想法。

        只是。

        陆云害怕吗?

        不仅不怕,甚至还有点想笑。

        到时候谁杀谁还不一定。

        陆云淡笑一声说道:“廖宗主,我知道你是为了我的安全考虑,但是我心意已决,廖不凡的仇,难道你不想报?”

        廖金轮面孔一滞。

        他怎么可能不想替他儿子报仇,要是不想报仇,就不会嚷嚷着要杀了史狂,但陆云去挑战史狂,就能报仇?

        廖金轮认真说道:“史狂毁了不凡的丹田,我以后肯定会找他算账,这是我的事情,你现在还没有这个实力。”

        “你觉得,要是今天杀不了史狂,以后还有机会吗?”

        陆云深深的看了廖金轮一眼,接着说道:“今天要是让史狂离开了,以后他躲在两大剑宗,只要闭关修炼个几年时间,廖宗主你还能杀得了他?”

        听见这话,廖金轮再次一愣,沉默了下来。

        他知道,陆云说的是实话。

        今天要是都杀不了史狂,以后想找到这样的机会,恐怕就更加艰难了。

        对于修炼者来说,闭关个几年十几年时间,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等史狂再次出关的时候,修为必然突破至了金丹期,到那时候再想杀他,就更加不切实际了。

        “廖宗主,今日史狂若是应战,他必死!”

        陆云没有多做解释,只是自信的给廖金轮做出保证,面具下方的俊朗面孔,浮现出一丝冷冽杀意。

        没错。

        他挑战史狂的目的,绝对不是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废物,而是为了杀他。

        正如史狂激怒廖不凡,目的是为了摧毁廖不凡的丹田一样。

        陆云跟廖金轮父子相识的时间并不长,但是对他们两个的印象都不错,也已经把那爱装逼炫耀的胖子当成了兄弟。

        你毁我兄弟丹田,那我就取你性命。

        陆云就是这么一个直性子的人。

        看见陆云这么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样,廖金轮陷入了沉思,许久后才语气复杂说道:“如果你真的有把握,我自然不会劝阻你……”

        见陆云依然不为所动,廖金轮只好叹息一声道:“唉,等会你要是不敌,我会尽我的所有能力,保住你的性命。”

        这话说的他自己都不是那么有底气。

        陆云却已经不在意,朝着四周扫视了一圈,问道:“刚才廖不凡是在哪一片区域,被史狂毁掉丹田的?”

        廖金轮伸手一指,那片区域此刻还围聚着密密麻麻的剑宗弟子,都在惊疑不定的看着这个方向。

        陆云点了点头,没再说话,直接转身大步流星的朝着那片区域走去,聚在那里的剑宗弟子,很自觉让开道路。

        来到中心点。

        陆云停下脚步,顿了顿,忽然大声说道:“我就是那个夺走了你们剑皇山传承的废物。”

        四周一片寂静。

        成千上万的剑宗弟子,鸦雀无声,满脸困惑。

        他们之前看着陆云从剑皇山顶走下来,所以他是疑似传承者的二人之一。

        先前廖不凡展示出了他的大师级剑意,众人都以为,廖不凡是得到了剑皇传承的那个人。

        可是刚才。

        通过廖金轮对陆云的态度,众人就怀疑,他们之前的猜测可能是错的,或许这个戴着奇怪面具的狂徒帮张三,才是真正的传承者。

        此刻终于得到了他的亲口承认。

        而让众人感到困惑的是,陆云居然自己骂自己是废物,一时间让所有人都陷入了沉寂之中。

        陆云没做解释。

        说完那句话之后,豁然转身,目光直刺向远处的史狂,喝道:“狂狗,你不是要应战吗,还不赶紧爬过来!”

        狂狗?

        周围的剑宗弟子,都忍不住身躯一颤,露出骇然之色。

        敢骂史狂是狂狗,我看你才是真的狂吧?

        史狂何时被人这么骂过,他最见不得就是有人比他更狂,顿时双目闪过一丝阴冷锋芒,满头红发好似也感受到了其愤怒,肆意张扬。

        “废物东西,这么迫不及待的想死,我成全你!”

        史狂拖着他的重剑,眼神狠辣的朝着陆云走了过去,同时止不住对周围的剑宗弟子大吼一声道:“都给老子滚远点!”

        周围众人知道史狂正在气头上,谁也不敢去招惹他,只好默默退出一段距离。

        中间的场地空余了出来。

        谢丞、庄德亮和廖金轮三人也紧随而至,呈掎角之势站立,以便随时出手干预两人的比拼。

        当然。

        廖金轮想的是,如果陆云落败,他会尽可能保住陆云的性命。

        而谢丞和庄德亮二人,则是负责左右钳制廖金轮,给史狂留出足够多的时间去杀了陆云。

        对,杀了陆云!

        刚才陆云和廖金轮在一旁谈话,说要杀了史狂为廖不凡报仇的同时,庄德亮二人也在暗中交代史狂,不用留手,一鼓作气宰了陆云。

        反正摧毁廖不凡的丹田,已经激起了廖金轮的杀心,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陆云也一并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