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贝姐有毒在线阅读 - 第446章 猫戏老鼠

第446章 猫戏老鼠

        南都十二月的天气虽说不上有多冷,但夜里的海水却称得上冰冷彻骨,疏月清冷,一波波浪花拍打在礁石上,溅起无数银色的水珠。

        感谢苍天,石头没有落在尖锐凸起的岩石上,融进大海的时候,他甚至感觉到一阵舒爽。

        要不是冰冷的海水刺激着他的神经,他几乎觉得这场景有点美不胜收。

        无奈身体的能量正被快速消耗,寒意立即侵入骨髓,实在再没有力气感恩老天。

        扑腾几下之后,他仔细观察四周,还好,悬崖虽陡,却并不算很难攀爬。

        悬崖上面,韩光耀探出半个身子望了过来,愣了愣,舒出一口气,坐在了岩石上面。

        悬崖下面,石头奋力游向岸边。

        也不知韩光耀到底与他有何前世恩怨,今世大仇,目之所及,一个红色的火点忽明忽暗,韩光耀竟悠然地点起烟,冷眼看他在海水里扑腾,一声不吭。

        刚才那一声惶急的呼喊,又是叫谁?

        海浪触碰礁石后,回退的力量,将石头抛向离岸更远的地方。石头不停的挥动四肢,在波涛间起伏,这么短短的距离,尽耗费了他大半的体力。

        只是人力终究敌不过天意,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体温连同力量,也在海水中几乎丧失。

        看着岸上那似远还近的一点幽光......红光,他突然明白,不到昏迷的前一刻,那人不会救他上去。

        就像一只逮到老鼠的猫,不将老鼠戏弄到筋疲力尽,不会张口吃。

        费劲千难终于游到了岸边,石头抓住凸起的岩石开始向上攀爬,每向上一步都耗费全身所有的力气,湿漉漉的衣服贴在身上,一阵海风刮来,身体不由自主的抖成筛糠状。

        为什么要上去?他真的有点绝望了,细细想来,这世上,竟无一件他可以留恋之物。

        十九载光阴湿冷仓促,该洗脱的都已洗脱。

        石头攀爬了半天,最后一丝力气几乎耗尽,双臂渐渐失去知觉,眼看就要重新落入海中。

        这辈子真的就这么玩完了么?

        闭上眼,脑海中划过的竟是孟小贝那张绝美的脸庞。

        为什么不是刘雨昕?明明自己那么喜欢她。

        “用孟小贝的血来换!”耳畔响起韩光耀刚刚说过的话。

        一定是鬣狗发现了小贝的秘密。

        不行,小贝有危险!

        想到这里,石头不知从哪儿来的力量,双手抓紧了岩石,尘封已久的爆发力生生被激起。

        他只记得一句话,他曾经信誓旦旦说过的话。

        “我说过要保护你,只想看到你幸福的微笑。”

        只这一句,他苦笑着,挣扎,向上。

        求生的欲望越来越强烈,又或者,这只是他不愿死亡,所以用别人当借口。如果一个人真心想死,又怎么会留恋世上的人和事。

        唉,人世间的感情,又有几件能真正说的清。

        爬到悬崖上面的时候,韩光耀不知什么时候已找来一根绳索,居高临下看着他,任由海风吹乱他精致的发型。

        见到石头,他似乎松了口气,却仍是冷笑:“就知道你喜欢玩花样,这悬崖不过十米,你来来回回的在水里扑腾,是想骗我下去救你么?”

        石头浑身无力,也无意和他争辨。

        渺渺众生,满大街的人来人往,又有谁能真正了解谁,更何况如此卑微的他。

        石头湿漉漉地攀上最后一点岩壁,韩光耀往前探下身,似乎要伸手来拉他,却又停住。

        石头也无暇理会,跌跌撞撞越过他,朝地上的衣服一倒,一动不动的躺下了。

        这十米峭壁险死还生,已耗去他太多的体力。

        韩光耀转身跟了过来,停在他身边,犹豫了一下,用脚踢了踢石头:“起来,别装死,爬这么点岩石,哪有这么夸张。”

        “你才装死,这么好的月光,不晒个月光浴岂不是很浪费。”石头尽力轻松地笑,声音一出口,自已都吓一跳,像撕碎的破纸,干涩中带着沙哑。

        韩光耀冷哼了一声,不屑道:“真没用,这么点小坡都爬不了。”说话间,人已蹲了下来,扳过石头的脸,对着月光仔细察看。

        铁钳一般的手甚是有力,石头也知道挣不脱,只得苦笑。

        无意间的目光触及韩光耀,心下一怔,却见韩光耀面色微变。

        这人看着他的眼神为何如此奇怪?像是惊讶,又像是震动,似乎还有些迷惑。

        大概是他现在的样子太过狼狈了吧,全身湿透,衣衫紧贴在身上,头发也都胡乱地粘在一起,滴着水,看起来要多衰有多衰。

        但,这与他含大少爷有什么关系?

        “予申是谁?”石头用微弱的声音问。

        “我弟弟,”韩光耀倒是回答的干脆,手指从他的下巴划过咽喉抵达衣领,竟二话不说解起扣子来。

        靠,堂堂总裁,说话不算话啊。

        明明他已经遵守协议选择了跳崖,这人怎么可以这样食言,非得看回来,真是太没气度了。

        “拜托讲点信用。”石头忍耐着提醒他,恼怒中都无暇细想他所说的弟弟。

        韩光耀顿了顿,又继续解扣。

        “穿着湿衣服,吹风会感冒,”韩光耀的声音有点变调,或许是海风吹太久,也带上了些许沙哑,“车上有干净的衣服。”

        石头苦笑,看来韩光耀还真是有备而来。这人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好心了?

        从一开始,韩光耀就故意给他机会,接近他,帮助他,提拔他,扔无数的糖衣炮弹给他,又派给他做各种苦力活儿,不都是为了满足那奇葩的观察人生的癖好吗?

        可惜等不到最后一步他便要先辞职了,真是抱歉。

        “放手!”石头吐两个字,已隐隐带着怒气。

        “不放,你又能怎样?”标准的韩氏发音,石头学了整整一年,熟识的不能再熟识,只是现在听来,却不再似从前那般温和,带着不可一世的冷酷,无所顾忌,为所欲为。

        石头深吸一口气,惨白色的月光照进他的眼眸,忽然闪现一丝亮光,石头双手使力,突然发难。

        左手抓住韩光耀的一只臂膀,右手绕过他的腰际,双膝抵住他的髋部,用力一拉一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