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贝姐有毒在线阅读 - 第444章 月黑风高夜

第444章 月黑风高夜

        石头揉着隐隐作痛的手腕,他悄悄观察了一下车门,哎,已经被锁死了。

        无隙可乘。

        转眼又瞄到韩光耀身上,心里琢磨着.......是不是也学学他的做法,在他后脖颈来一下,然后跳车逃跑?

        “我劝你歇了这个的心思。”

        韩光耀冷冷的声音响起,石头吓了一跳。

        这人明明没有看他,却将他的心思洞察的一览无余。

        韩光耀目不斜视,眼睛看着前方:“你可能还不知道,我除了会纠正口吃,还会拆骨头。”

        石头倒吸一口凉气,对他的话,居然一点也不怀疑。

        此时此刻,说不紧张是假的。

        坐在奇怪的车上,开往不知名的地方,身边又是一个样样都比你强上百倍,心存报复的怪人。

        “韩总,如果你要是想打......打我一顿,不用跑去那么远的地方,你......你只要......你说一声,我决对不会呼救的。”石头惊心胆颤,说话都带上点结巴了,老老实实地看着他,“我只有一个小小的要求,我也曾为你做牛做马,希望你看在师徒一场的情面上,下手时离医院近一些。”

        韩光耀只是冷笑,什么话也不说,光影浮闪过他线条分明的侧脸,英气逼人却又十分危险。

        有钱又任性的霸道总裁,这该是多少女孩心目中的钻石王老五。

        如此优秀的一个人,可惜心眼却如此的小。

        石头不死心,还想努力自救。

        只是接下去无论他说什么,怎样说,韩光耀都象是充耳不闻一样,理都不理他。

        有一瞬间,他甚至觉得自己看花了眼,对方那唇角微微挑起的,不像是愤怒,倒像是某种得意。

        哗啦啦的海浪声渐渐入耳,窗外掠过无数嶙峋怪石。

        韩光耀在这种时候带他到荒无人迹的海边来干什么?

        石头心中突然升起一个恐怖的念头:这人......该不会是因为颜面无光,一怒之下要杀人泄愤、投海喂鱼、毁尸灭迹吧?

        一片乌云恰好在这时浮过天际,遮住了半轮明月。

        月黑风高杀人夜。

        苍天果然无眼啊,为什么总是向着坏人?

        正在心慌意乱之间,身后响起沉声一喝:“站住。”

        石头站住,转身,脸上的笑容大概比哭还难看:“韩总,您不会真的是为了那点小事要杀人灭口吧,我一赤脚的底层屌丝死不足惜,您就不怕弄脏了自己手么?”

        韩光耀明显一愣,脸上随即出现似笑非笑的表情,大概看出了石头的心思,开口语调带着几分玩味的古怪:“嗯,你分析的倒也合乎逻辑……那行,你自行动手吧,我站一边看着就行。”

        石头一口老血堵在胸口,这也太狠了吧?为了一点点的小事就想杀他,还要他自已动手?

        他再怎么忍辱负重,再怎么逆来顺受,也绝对做不到这么伟大的地步。

        想毕,石头把头一抬,双眼瞪着韩光耀:“不,我绝对不会自杀,这辈子都不会。”

        “自杀?你这么厌世么?”韩光耀环抱着双臂,淡淡的眼神好整以暇地看着石头。

        “你……你不是要杀我?”石头惊疑地抬起头。

        ......

        另一边。

        夜深人静,影立方的办公大楼里,孟小贝起身走到吧台前,去热了两杯牛奶。

        “l,你今天不该朝阿豪那样说。”孟小贝说。

        l:“我以为李博豪的内心早就已经想明白了。”

        孟小贝想起梁颖对成为公主这件事的反应,想了想,说道:“如果阿燃碰上这种抉择,不知道他会不会毫不犹豫地放弃。”

        l:“很多男人在事业与女人之间,最终选择了前者。”

        孟小贝端着热牛奶,拿着它上楼去,边走边说道:“不,不全是这样,这一点我相信陈燃。”

        l:“也许吧,但这样的人真的太少了,人类的情感确实是一种相当复杂的东西。”

        孟小贝:“你会慢慢明白的。”

        孟小贝拿着杯子,进了书房。

        “陈燃是个混蛋,”鹩哥站在书柜顶端突然开口。

        “谁教你这样骂我的?”陈燃朝鹩哥道,“信不信明天我就把你拿去拍卖,你就沦落天涯了。”

        鹩哥的记忆显然非常的好,这些骂陈燃的话,还是他俩为了l吵架那次学会的。

        孟小贝笑了起来,放下杯子朝陈燃道:“还不打算去睡觉吗。”

        陈燃看了眼时间,凌晨两点。

        “喔~马上就睡,你别催我。”

        陈燃喝了点牛奶,里面掺了几滴利口酒,这是之前孟小贝睡眠不佳时,陈燃调给她喝的。

        “我想问你一个假设的问题。”孟小贝说。

        陈燃接过牛奶:“一听就不是什么好事。”

        孟小贝:“我还没开口呢。”

        陈燃扭头面向她,换上了最佳表情:“否则你不会用这句话当开场白,来,开始找茬吧。”

        孟小贝说完抬腿半坐在他的书桌上,伸出细长的手指,勾起他的下巴,示意他看着自己,认真道:“我一直觉得很奇怪,我到底是什么吸引你了,你是从哪一天开始喜欢上我的?”

        陈燃:“......”

        孟小贝:“老实回答,否则明天早餐喝芥末汁。”

        “让我想想......”陈燃抓抓脑袋,开始回忆。

        孟小贝拍了他一下:“别装傻,我知道你一定清楚。”

        陈燃:“公司团建那次,我和你一起跳伞那天。”

        孟小贝:“为什么?有什么特别的吗那次。”

        陈燃笑而不语。

        “你还笑,那次我真被吓到了,你迟迟没打开伞包,还以为你被风灌到晕厥,咱俩都要完蛋了。”孟小贝说。

        陈燃:“可是你说你愿意和我一同赴死。”

        孟小贝摊摊手,表示自己忘了。

        “那时候我还没上大学,你居然打一个高中生的主意。”

        陈燃勾着嘴角,慢悠悠喝了口牛奶,孟小贝说:“你看,你又在掩饰窃喜的表情。”

        陈燃只好放下牛奶,说:“我觉得我有时候像个犯人,不管做什么,都会以莫须有的罪名,被拉出来冷嘲热讽一番。心情好了要吊打我,心情不好也要吊打我,难怪阿豪说,和你打交道一定要小心,套路实在太多了。”

        陈燃一看孟小贝的表情,暧昧的气氛在书房里悄然蔓延,他合上电脑,从书桌前起身,伸手来抱孟小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