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贝姐有毒在线阅读 - 第443章 这一仗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第443章 这一仗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陈燃让l调出了格伦与丁弘文所有的聊天记录,包括怎么整他害他,怎么搞垮水晶石、影立方及陈氏集团的内容。

        发现丁弘文早在去年八月份,也就是孟小贝刚刚高考完毕,还未正式入职mdg的那段时间,丁弘文就已经在和格伦暗地里勾结,计划着如何扳倒他了。

        而孟小贝与他将立影立方复活之后,则更加促使格伦加速了这个进度。

        当时丁弘文极力劝说陈燃不要动用手里的权力投资水晶石,原因竟是格伦在与陈涣来往几次之后,起了将水晶石收购到他私人名下的念头。

        格伦狼子野心,幸好陈燃快了一步,这也使得格伦更加下定决心让陈燃破产。

        然而,令人更加愤怒的是,夺走水晶石与影立方只是格伦计划的第一步,接下来一系列的动作,则是与华国的几家机构联手,将陈燃引到资本二级市场上进行决战,意图吞并掉他的所有财产。

        更毒辣的是这还不算完,这之后,格伦将与某家机构私底下合谋,由这家机构旗下的子公司出面,聘请穷途末路的陈燃来公司担任ceo,表面上是救他于水火之中,实则是咬住他不放。

        在日后的工作中,设计一个圈套,陷他一个商业性质的罪名,把他送去坐牢,接着再搞垮陈燃背后的家族,这件事才彻底结束。

        陈燃看的腮帮子都咬起来了。

        原本还觉得动用人工智能对付格伦有点不择手段,现在看来这货根本没法同情。

        陈燃暗暗咬牙:这一仗,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即便是这样,陈燃还是恪守了基本的商业道德,并没有窥探格伦与他人的全部的聊天记录。只是输入自己名字与公司名称做为关键字检索,将与自己有关的信息,挑出来查阅,了解了格伦的战略意图。

        除此之外,与己无关且涉及其他人的商业机密,他一概不去探究。

        楼下。

        李博豪郁闷地躺在沙发上睡着了,孟小贝本想发条消息给梁颖,想想还是算了,这个夜晚对于梁颖来说,说不定也是个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之夜。

        孟小贝戴上耳机,l在耳机里提示:“注意,格伦上线了。”

        孟小贝:“他在做些什么?”

        “他带着拷贝的代码到公司去了,正在连接公司的wifi,”l说。

        l:“噢耶,我成功地入侵了他公司的摄像头,他的交易账户与mdg的一样,设置了量子纠缠密码。”

        孟小贝:“暂时别乱动,l。”

        l:”放心,我有数的,我现在正在与他聊天。“小贝,他决定先试用一下拷出来的分析系统,进入他的个人电脑后,也许我还能获得更多更重要的信息。”

        孟小贝:“帮他执行。”

        l:“ofcourse!”

        孟小贝知道l已经将灵猴病毒带进了沙马特,格局已定,格伦家族最后一块领地也已被瓦解。

        很明显,格伦就是个电脑白痴,他对l这种级别的智能ai完全没有丝毫防范意识。

        自动自觉的一步步朝着他们挖好的陷阱走去,并兴高采烈的跳了进去。

        l:“这家伙心术不正,他让我为他入侵几家投行的系统,想知道几家大基金买入卖出的情况。”

        孟小贝:“不要执行,l,有一点你必须恪守,触犯法律的事情,一律不要碰。“

        l:“那我该怎么应对他的要求?”

        “很好,遇到问题可以向我们询问。”

        孟小贝说:“根据你的检索结果,做个虚拟界面,让陈燃模拟一下交易过程骗他。”

        l:“这样一来也许等不到陈燃出击,格伦或许先把自己玩破产了。”

        “不会的,“孟小贝说,”关键时刻,陈燃会通过你,帮他纠正一下错误。”

        “yyds”l说,“你俩果然是一对,一个比一个狠。”

        “格伦要不是自己作死去偷数据,也不会给咱们这个机会,是不是,现在只能说是他自作自受。”孟小贝说完,看了眼躺在沙发上的李博豪,给他盖了条毯子。

        ......

        夜九点,蓝海湾附近的西餐厅里灯光熠熠。

        韩光耀与石头先后从西餐厅里出来。

        石头深吸一口气,缓缓朝站在车头的韩光耀走去。

        在距离韩光耀半米之外石头停下脚步,脸上立即堆起尴尬的笑容,真心地开口道歉:“对不起,韩总,虽然用您的信息作诱饵换了顿饭,不过您放心,我真的什么都没说。”

        韩光耀瞪着石头,突然冷笑了几声,吐出两个字:“上车。”

        石头心中一凛,对方那笑容像雨天的乌云一样阴沉可怖,再配上那做惯总裁凌厉无匹的目光,忽然就觉得背上有些发寒。

        但这些都唬不住从小在雷公岭看人脸色长大的石头,即便有人咬牙切齿拿着刀取他性命,他也能做到泰然自若笑脸相迎。

        这也是本事,非一年半载能修成。

        石头脸上依旧固执地挂着笑,开口道:“不了,我现在就向您辞职,这就回去收拾东西……”

        韩光耀:“你...给...我...上...车。”

        韩光耀从牙缝中里迸出这几个字,每个字都象是一声闷雷,带着千钧震怒,炸响在寂静的夜空里。

        事态仿佛有些失控。

        石头本能地退后一步,笑容僵在脸上,试图安抚对方暴怒的情绪:“韩总,您何必动这么大……”

        话还没说完,他的手腕便象被铁钳夹住一样,落入了逼上来的韩光耀的手中。

        看不出这人斯文儒雅外表下,竟藏着这么大的力气。

        石头暗自吃了一惊,可笑当初还怕他被几个小偷欺负了替他出头,就这身手,几个小毛贼恐怕骨头都得碎裂吧。

        预感到危险的迫近,石头再怎么皮厚也笑不出来:“韩总……”

        “闭嘴。”

        石头没声音了。

        成功让他闭上嘴的不是这两个字,而是这两个字之后的举动。

        突然间的石头感觉后脖颈一痛,眼前一黑,立马失去了知觉。

        睁开眼的时候,他已经坐在了车上,胸前勒着一条安全带,手和脚倒是还自由。

        车窗外面,路灯急速向后掠去,不用问都知道,已经上了高速路。

        石头侧眼偷看了一下身旁沉着脸开车的韩光耀,想开口质问却又不敢。

        不过是利用了一下他的名字而已,至于吗?

        虽然他不知道韩光耀为什么看起来象濒临爆发的火山,可他还是谨慎地选择......不去点燃这把火。

        揉着隐隐作痛的手腕,他暗中观察了一下车门。

        哎,车门是电脑控制的,推了推把手,已经被锁死了。

        无隙可乘。

        转眼又瞄到韩光耀身上。

        在他后脖颈也来一下?......然后跳车逃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