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贝姐有毒在线阅读 - 第438章 居然还有劳动报酬

第438章 居然还有劳动报酬

        “才几点啊?”顾元铠声音里还带着没睡醒的鼻音,“签个卖身契这么积极……”

        “我还要上课。”方萌说。

        “上课?”顾元铠勾勾嘴角,转身的时候很随意地问了一句,“你大几了?”

        方萌没说话。

        顾元铠往屋里走的时候,睡衣从肩上滑下来,露出了后背肩胛骨那块的纹身,纹的是什么她没看懂,不过顾元铠皮肤挺白的,纹身被衬得很显眼……

        方萌很快地把目光从他背上挪开了。

        茶几上放着张手写好的纸,她拿起来看了看,大概就是这东西了,上面写着“服务合同”。

        狗屁的服务合同!

        但是让方萌意外的是,顾元铠这笔字写得实在是很漂亮,舒展有力,看着跟字帖似的。

        这字跟他这人没法联系在一起,就他种德性,简直是糟践了这么好的字。

        “就那个,”顾元铠从里间换了套衣服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个纸袋,“签吧。”

        “钱呢?”方萌问。

        顾元铠把手里的纸包往她面前一扔:“赶紧的,我还要补觉。”

        方萌坐到沙发上,拿过纸包打开,里面是扎好的钱,一沓沓的,她数了数,一共十沓,她抬头看了眼顾元铠。

        顾元铠解释:“先给你十万,等会计上班了,再让他给你转账。”

        方萌想想也是,这年头谁没事整那么多现金放身边?

        于是拿过了那个“服务合同”开始看。

        内容不多,主要就是昨天说的那些,还有括号,括号里写着服务项目随需要增加而增加,方萌皱了皱眉,再往下就是期限什么的。

        但看到最后一行的时候,她又愣住了,抬头看着顾元铠:“还有劳动报酬?”

        “我又不是地主老财,怎么说也是个劳务合同,”顾元铠拿着杯子边喝水边说,“要是不给钱,上面就得写上卖身契,要改不?”

        方萌沉默了几秒钟,低头在下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把纸递给了顾元铠。

        顾元铠接过来签好名字之后又进了里面另一个房间,不太像休息室,打开门的时候方萌往里看了一眼,两面墙的书架上满满当当摆满了东西,看不懂是些什么,反正不是书。

        “原件我拿着,复印件给你。”顾元铠走出来把复印好的那张给了她。

        “我要不要都没所谓。”方萌一看到“服务合同”四个字就犯堵,这东西她根本不想碰。

        “别啊,”顾元铠挨着她往沙发上一倒,笑了笑,“要是我悄悄把内容改改加个陪睡什么的你会照做吗?”

        方萌像是被戳了一刀似地蹦了起来,一把抓过那张纸就往门口走。

        “哎,微信别忘了加一个,”顾元铠抖了抖服务合同。

        “微信就是手机号码,”方萌转身回来拿过手机按下了自己的号码,“下周开始吧,这两天我事情挺多的。”

        “那可不一定,得看我心情。”顾元铠打了个呵欠,“不过这两天我会去趟南都,你要有空就跟我一块过去。”

        方萌看了他一眼没吱声,转身走了出去。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啊,妹妹......”顾元铠笑着喊了一嗓子,“给哥哥争点气!”

        到达学校的时候,已经过了第一节课的时间,第二节课都上了有十分钟了,第二节还是系主任的课。

        方萌一向很准时,这是她头一回迟到,在教室后门晃了半天,趁着系主任在黑板上写字的功夫,赶紧溜进了教室。

        “方萌,一会儿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系主任像是后脑勺长了眼睛一样,头都没回地一边写着一边说。

        “……哦。”方萌一阵泄气,慢吞吞地走到自己座位上坐下了。

        上课的时候方萌有点儿走神,老想着兜里那张所谓的合同,又想着自己就这么莫名其妙心不甘情不愿地背上了五十万元的债。

        真是太神奇了。

        如果五个月之后老妈没有凑够足够的钱,那她的生活就更神奇了。

        下了课系主任把东西一收拾,严厉的目光往方萌这边扫了过来。

        “哎,我......老师我.....不是故意......”方萌无奈地站了起来,跟着系主任走出了教室,本来还想着上了一节课老师应该差不多把这事儿给忘了呢。

        “方萌同学,怎么还迟到了呢?”系主任老师边走边问。

        方萌在班上,以及在所有老师和同学的眼中,绝对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是被老师们寄予厚望的存在。

        “我今天......睡过头了。”方萌低下头。

        “你这段时间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晚修课也没见你来,”系主任叹了口气,“你这状态可真是……我都担心你期末考试要怎么过?”

        “我......我今天晚上一定来。”方萌说。

        “方萌同学,你要碰上什么事就跟我说,我知道你爸妈不在身边,我也答应过你奶奶多盯着你点儿,”系主任说,“你这孩子底子不差,我看过你的高考成绩,属于中等偏上,你要是能静下心来好好学习,成绩还能再提高一点儿……......”

        方萌的成绩在育人三中的时候年级排名前十,只不过北都大学人才济济,大家实力都不差,这才掉到了中等位置。

        “知道了。”方萌点点头。

        系主任要说的也不多,俩人边聊边走,到办公室的时候基本也就聊完了,老师一挥手:“行了,你明白就好,回去上课吧。”

        系主任老师这些话其实方萌平时听了不会有什么感触,就今天听完了,回到教室里有点儿出神。

        她成绩放到这里不好不差中等水平,属于一不留神会往后退但踹两脚又上去了的状态。

        没人愿意自甘堕落,所以方萌这阵儿是打算好好看看书,加把劲往上冲一冲,等寒假了再多点时间去蓝海湾干活。

        可现在她感觉有点儿郁闷,顾元铠那个卖身……不,合同,和顾元铠那种德行,让她觉得接下去的五个月时间里自己可能没有好日子过。

        她也想过,什么破条件的到时不管就行,但这么些时间接触下来,她觉得这方法不太可行,一是顾元铠有钱,二是顾元铠成天闲的五脊六兽的,这样的人要想给她找点儿麻烦,她没准儿更吃不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