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贝姐有毒在线阅读 - 第437章 两条各对半

第437章 两条各对半

        “不吃饭了啊?”顾元铠喊。

        方萌没理他,哐地一声摔上了门。

        “别在楼道里玩烟了啊,”顾元铠继续喊,“一会儿把110给招来了!”

        顾元铠平常挺冷酷,别人见他都不敢大声说话,今天脾气挺好的。

        说完倒回沙发里,把电视声音调大,很舒服地把腿一架,等着餐厅那边把饭菜送过来。

        早知道就少点几道菜了。

        吃不完的一会儿让清洁工拿出去喂楼下的野猫吧。

        顾元铠打了个呵欠,还没吃饭就困了,这闲一天也挺累的。

        其实方萌会扭头就走他也不太意外,虽说按这姑娘今天的执着劲头,怎么也得跟他讨价还价一通,然后他再来一句不议价,只是……看方萌那表情,估计也不会答应。

        要答应了才好,两个美女,无论折腾哪个总比一个都没来的强,要是能一手一个就更好了。

        偏偏俱乐部里那些上杆子往上扑的,他又看不上眼。

        看了十来分钟新闻,房间门再次被敲响了。

        这回应该是送餐来了,顾元铠起身走到门边将按了开门。

        看到门口站着的人时,他愣了愣。

        一个是穿着白色制服推着一辆满载食物餐车的餐厅侍应生,另一个……是方萌。

        “你……”顾元铠忍不住啧了一声。

        方萌没说话,低着头从他身边挤进了屋里。

        “顾总,您点的餐送来了?”侍应生将餐车推到他跟前,将饭菜一样样放到小圆桌上。

        侍应生鞠了个躬走了之后,顾元铠关好门,坐到了小圆桌的前面,方萌又站回了之前她站的那个位置。

        “吃了走?”顾元铠瞅了瞅她,揭开餐盘上的盖子看了看,一闻还是那吃了几百回的味道,顿时就觉得没什么食欲了。

        “为什么一定要我写借条还有……那些乱七八糟的条件。”方萌说。

        “你那个妈是什么德行你不清楚吗……你让她写借条?”顾元铠把筷子扔下,坐回沙发里,“什么借条,什么条件,她肯定都答应,然后就没然后了。”

        “我也有这种可能。”方萌看着他。

        “哈哈哈,你可以试试,”顾元铠笑了起来,眼睛看着电视,不再说话。

        方萌的老妈,他找人打听过,混成什么样了不说也看得出来,方萌却不同,年轻漂亮还是名牌大学的学生,将来随便找个什么工作工资都不会低,至少他借出去的钱有还回来的保障。

        而现在方萌会来替她妈妈“借”钱,也许是因为母女情深,也许是因为走投无路,如果不是方萌走了又回来,他还不太确定,但现在他差不多能猜得到,如果拿不到钱,方萌没准儿也会有麻烦。

        正是因为这点,顾元铠今晚才这么迁就方萌。

        当然,这里面也夹杂着他的私心。

        “那你那些条件,”方萌顿了顿才又问了一句,“是为了什么。”

        “不为什么,”顾元铠收起了笑容,声音有些冷,“就是条件。”

        感觉到方萌不太愉快的目光之后他又很愉快地笑了起来:“你从我这儿放血,我总得抓住点什么是吧,怎么,不服?”

        方萌的眉毛拧了拧。

        顾元铠伸了个懒腰,“放心,我这个人还是很正直的。”

        “你就不怕我拿了钱跑走了么?”方萌说。

        “就凭你?哈哈......”顾元铠没忍住笑出声。

        方萌:“......”

        接下来两人都没再说话,屋里只有电视的声音。

        方萌也没有坐下来一起吃饭。

        顾元铠也不管她,去吧台倒了杯酒回来,坐下准备硬塞几口的时候,方萌终于开了口:“好吧。”

        “答应了?”顾元铠说,“选了哪一条?”

        “两条各对半,每天来这儿打扫卫生时间上做不到,每周一次还行,”方萌说,“约人的话,看情况,我会尽量按你的要求去做,嗯,不过你……不能太过分。”

        “这个不能保证。”顾元铠说得很干脆,眼睛在方萌脸上打转。

        方萌动了动,顾元铠感觉这姑娘的眼神是想扑上来再给自己两拳,但憋了半天之后她只说了一句:“钱什么时候能给我?”

        顾元铠眼睛一亮,有戏,起身去拿了纸笔过来,扔到茶几上:“借条写上。”转身又去开了一瓶红酒。

        方萌默不作声的照着做了。

        从蓝海湾下班出来之后,方萌心里并没有多开心,从脖子到脸颊隐约可见多了几个草莓印。

        方萌憋着一股气,用手使劲擦脸,一股莫名的情绪无从发泄,一路踢了四五个垃圾筒都没把堵在嗓子眼里的那股难受劲踢出来。

        要不是那几个人一次没联系上老妈就直接堵到了学校门口报出了她奶奶家的地址;

        要不是她怕这事儿闹大了让本来就生着病的奶奶知道了,身体会吃不消;

        要不是老妈一直求她,说有办法凑齐钱但需要三五个月;

        她根本不可能求到顾元铠这里来。

        顾元铠的表情让她一想起来浑身就起鸡皮疙瘩,就差一口将她吞下去了,简直想直接抄根棍子往他脸上怼个十万八千次的。

        距离蓝海湾至少已有几百米,仍然感觉有双咸猪手在身上游走,关键是她还得忍着。

        兜里的手机响起来的时候方萌又踢翻了一个垃圾筒。

        “小萌……”电话一接起来就传出了老妈的声音。

        “钱明天我拿给你,但你必须给我写个借条,”方萌压着心里的火,“几个月后要是还不上,你就去坐牢。”

        “借到了?”电话里,老妈惊喜地喊了一声,“我就知道你能有办法的!问谁借的啊?”

        “别问这么多,”方萌咬着牙,“我说的话你听清了没有。”

        “听清了听清了,”老妈一连串地说,“我马上写好借条明天等你过来,不,我给你送过去。”

        “我去拿,”方萌说,“最迟五个月,你一定得把钱凑齐了,要不我……”

        老妈马上说:“我一定,一定,一定会还给你,小萌,我是你妈,怎么会坑自己亲闺女呢,我一定……”

        “你知道就好,”方萌说,挂掉了电话。

        次日天刚亮,方萌就去了蓝海湾找顾元铠,她得签了那个什么收拾屋子打扫卫生洗衣服叠被子以及给他牵红线的操蛋玩意儿,才能拿到钱。

        大概是时间有点儿早,房门敲了老半天也没反应。

        顾元铠在北都有自己的豪宅,平时不怎么住在白馆,但方萌不清楚地址,就算知道地址,她也不可能上他的家里去。

        方萌敲了大概有五分钟,顾元铠才披着睡衣踢着拖鞋一脸不爽地出来开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