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贝姐有毒在线阅读 - 第429章 小日子过的甜丝丝

第429章 小日子过的甜丝丝

        回到家,打开门的时候屋里很安静,客厅里没人,她换了鞋,看到门口的衣柜里挂着石头的衣服,她愣了愣,自从那次老妈领着阿婶和奶奶突击检查之后,石头就没敢再来这边住过。

        她一边脱着外套一边往客卧里边看了一眼,也没有人。

        犹豫了一下,她慢慢走到了自己卧室门外。

        门开着,不用进去就一眼看到了正横着趴在自己床上睡得昏天黑地的石头。

        她说过不许碰她房间的东西,更不许碰她的床,这家伙居然敢在她床上睡觉,她有些无奈地皱着眉往门框上一靠。

        “石头。”她叫了一声。

        石头吧唧了一下嘴,闭着眼睛没动。

        “石头,起床了,”刘雨昕继续叫他,进屋去把窗帘拉上了,深更半夜窗户还这么开着,“起来领死。”

        窗台上的几盆花石头应该是没忘了浇水,叶子都立着,她拿了旁边的小水壶去接了水,来回走了几趟又浇了一次水。

        石头还是没醒,刘雨昕看了看时间,已经快一点钟了,没几个小时她又要去上班,于是拿起茶几上的一盒纸巾往石头脑袋上扔了过去。

        石头睁开眼睛的时候不知道自己在哪儿,眼前的枕头看着也不是自己的,他迷迷瞪瞪地抬手揉了揉眼睛,接着就觉得自己全身都酸痛得厉害。

        “这姿势也能睡一晚,你生存能力还真是强。”刘雨昕的声音在旁边响起。

        石头愣了愣,顾不上脖子还是酸的,猛地一回头。

        看到抱着胳膊站在床边的刘雨昕和她似笑非笑的嘴角时,石头顿时觉得自己腰不酸了,腿也不疼了,别说一气上八楼,他感觉自己能一蹦直接窜上十八楼。

        他一翻身坐了起来,抹了抹嘴角,半张脸上全是被子上的立体绣花压出的小红印子:“我……我就……我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

        “起来吧,我得休息一下,睡几个小时马上还要去上班,”刘雨昕伸手在他脑门上弹了一下,走出了卧室,“你晚饭还没吃过的吧,我就随便帮你弄点儿豆浆,你要不想吃就自己下楼去买夜宵。”

        “你一早还要上班啊?”石头跳下床,又回手把被自己睡拧了的床被扯了扯,跟着出了卧室,“你不是加班了第二天可以晚点儿去的吗?”

        “昨天是顶替苏丽芳的岗位,她家孩子发烧了,所以今天我得照常去上班。”刘雨昕拿过一个玻璃瓶子,往豆浆机里倒了点儿黑豆又加了点黑芝麻。

        “哦……”石头抓了抓头,有些不好意思地站在厨房里,“我睡你床,你……......”

        “睡吧。”刘雨昕说,把豆浆机插上电。

        “你不......抽......我啊?”石头问。

        “......抽......不过来,”刘雨昕回头看了他一眼,“下回再睡换套干净睡衣成么?”

        “我身上衣服挺干净的啊,我一进门就换了一身的。”石头说。

        “那不是睡觉的衣服,屋里东坐坐西蹭蹭……”刘雨昕斜了他一眼。

        “enmemmm......”石头扯了扯身上的衣服,用力地叹了一口气,转身进了浴室,“出门儿一套,进屋一套,上床一套,上厕所一套,做饭一套,打扫卫生一套……......累不累啊!”

        刘雨昕没理他,打开了豆浆机。

        石头站在浴室的洗手池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头发乱七八糟的,半张脸都布满了印子,嘴角甚至还有一点湿湿的口水痕迹。

        他啧了一声,往脸上泼了点儿水。

        自己居然就那么趴床上睡了一晚上?

        他扭了扭一腰,腰和背那一片都是酸的。

        刘雨昕居然没发火?

        真是太神奇了,他一扭头看见刘雨昕的时候,为啥感觉自己马上要被大卸八块了呢……

        冲着镜子里的自己瞪眼儿胡乱琢磨了半天,刘雨昕在外面敲了敲门,他手忙脚乱地低头先扯了扯衣服裤子,扯完才想起自己进来以后就站这儿没动过,并没有需要收拾和整理的地方。

        “嗯,”刘雨昕走进来递给他一条毛巾和一把牙刷,“你在里头这么长时间干嘛呢……”

        没等石头说话,她挤了半个身子进浴室:“你是不是用我牙刷了?”

        “哎呀没有!”石头喊了一声,声音大的出奇,震得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刘雨昕看了他一眼,又在墙上摸了摸:“这墙砖贴得真结实啊,没被你震下来。”

        石头让她逗乐了,笑了一会儿才叹了口气:“你是不是特嫌弃我啊。”

        “没,”刘雨昕说,“我要真嫌弃你,这会儿早把你轰出去了。”

        “那你不说你没什么洁癖么,”石头继续叹气,“就这样还叫没什么啊。”

        “牙刷不共用,这个有没有洁癖都一样吧?”刘雨昕笑了起来。

        “是啊,所以我不会用啊,”石头说,“你就觉得我会用是吧。”

        “……你经常晕头晕脑的,谁知道呢,”刘雨昕笑着顺手抱住了他,在他背上轻轻拍着,“我真不嫌你,我顶多就是换换床单。”

        “然后消毒液泡泡,”石头说着就乐了,他挺享受的被刘雨昕这么抱着,舒服地把下巴靠在她的头顶上,“要不要我告诉你我都碰哪儿了啊?”

        “不用消毒液,保证不用,”刘雨昕笑笑,“床单本来就打算换,都睡了半个月了。”

        “半个月就换了啊?”石头说,“在我的记忆中,我好像就没换过......”

        他还没说完,刘雨昕就说:“那一会儿你去帮我把床单换了吧,我这辈子最烦的事儿就是换床单换被罩,每次换的时候我都想要不以后就直接睡地板得了。”

        石头笑了起来,忽然想起自己这段时间,尽给人干这活了,在蓝海湾给韩光耀当保镖兼侍应,不是拖地就是换床单收拾屋子。

        但刘雨昕听着软软糯糯的一下把他的情绪给拉了回来,他下巴在刘雨昕头发里摩梭了几下笑了好半天。

        刘雨昕就是这么个人,所有的事都能不动声色地水到渠成,要不留神都发现不了……,温柔起来的时候也是这么自自然然,令人不自然的就深陷其中。

        “洗漱吧。”刘雨昕松了松胳膊准备出去。

        “哦。”石头应了一声,两只手却抱住了对方没松开。

        刘雨昕站着没动,让他搂着又站了老半天才说了一句:“豆浆你一会儿倒出来自己喝吧,我估计来不及了,得去躺一会会儿。”

        “哎?”石头赶紧松开了他,“我忘了!你时间不多了,是不是还要洗个澡?”

        “算了,凑合一天吧。”刘雨昕说。

        刘雨昕拿了牙刷杯子出来洗漱,洗完之后她把自己的毛巾挂在了架子上,跟石头的那块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