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贝姐有毒在线阅读 - 第428章 雨昕真是个好姑娘

第428章 雨昕真是个好姑娘

        “去洗个澡吧,”刘雨昕换了衣服走进厨房,“我弄吃的,今天晚上咱们做面包吃行么?”

        “行啊,配个甜的土豆泥吧,我买土豆了,”石头指了指案台上放着的几个土豆,“我给你打下手吧,我洗过澡了。”

        “甜的土豆泥……你洗过了?”刘雨昕愣了愣,转过头看着他,“洗过了你还往地上躺?”

        “地上擦得比我脸还干净呢,而且我就躺了三分钟。”石头说。

        “你都睡着了。”刘雨昕还是看着他。

        “我……”石头想了想一挥手,懒得跟洁癖人辩论,“行行行,我重洗。”

        石头在浴室里大概待了三分钟就出来了,算上脱一衣服和擦水的时间,刘雨昕估计他打开花洒将自己淋湿一下就算结束。

        “你这叫重洗?头发都没湿。”刘雨昕转头看着他。

        石头用手捋了捋头发,“我真洗过了,再说今天又不去你家了,洗的那么卖力干嘛?不如省点时间,我来帮帮你。”

        刘雨昕挺无语的看看他,塞了两颗土豆到他手里:“那你洗土豆去吧,”说完她拿了量杯出来称面粉,“咱今天做核桃千层包怎么样?”

        “不错,我喜欢吃核桃,”石头一边洗土豆一边说,“哎,我提个小小的要求可以么?”

        “面包别做成甜的,”刘雨昕说,“对吧?”

        “对对对!”石头连连点着头,“你真是我肚子里的蛔虫。”

        “闭嘴,”刘雨昕皱着眉,“别恶心我。”

        “那我换一下,我就是你肚子里的蛔虫……”

        “面包不做成核桃的了!”刘雨昕把已经拿过来的果仁罐子放了回去。

        “别啊别别别……”石头赶紧扔了土豆过去把罐子又放到了她手边,“我不说行了吧,我要核桃千层包,谢谢小可爱。”

        “洗土豆。”刘雨昕扭头开始碾核桃碎,脸上忽然闪现一片绯红,被最后一句说的心里甜丝丝的。

        石头把土豆按刘洁癖的要求洗好了,一个个码在盘子里等着上锅蒸。

        看着刘雨昕做面包的时候他凑过去,小声地问:“能给透露一点内部消息么?你老妈对我到底是啥意思啊?”

        “呃……”刘雨昕看了他一眼,本来她不想提这事儿,但看到石头的眼神时,她还是决定实话实说,她对老妈有部分隐瞒,但对石头却觉得没必要隐瞒,原因都是同一个。

        “老妈今天去医院给我奶奶拿报告的时候,顺道去超市看我了,我们就聊了一会儿。”

        “啊,”石头往案台边一靠,笑了笑,“聊得不怎么样吧?”

        “要看你怎么定义这个‘不怎么样’了”,刘雨昕把面粉倒进面包机里。

        石头的敏感让她在第一时间里已经猜到了自己跟老妈谈话的内容,这让刘雨昕突然感觉很心疼。

        “不怎么样就是不怎么样,怎么定义无所谓了,你问这句话我就已经猜到了,”石头轻轻叹了口气,“其实我也就是随口问一下,这事儿搁谁都不会有别的想法。”

        “我老妈只是说说她的想法,不会干涉我的决定,”刘雨昕洗了洗手,拉过石头手握在掌中轻轻拍了拍,“只针对我提了些建议,跟你没什么关系,你什么都不用管,现在这样就好。”

        “当然跟我没什么关系,”石头低声说,“你妈妈那么有教养的人怎么会对我提什么要求,你妈妈要是你阿婶那样的,才会直接说让那个小子怎么样怎么样......否则就怎么样怎么样吧......”

        “你还真挺……聪明的,”刘雨昕听笑了,“不过我还是那句话,你做好你自己就可以,不用刻意改变什么,也别管别人怎么看怎么说,无论是往前走还是往前跑,都需要时间,正好我时间挺多的。”

        午餐吃的是手工核桃面包和土豆泥配牛奶,两个人放开肚皮吃,虽然味道做得一般般,但是自己辛苦做的吃的就是香,最后都有吃撑的感觉。

        吃完饭俩人又到楼底下小花园散了会儿步,刘雨昕下午还得去趟超市,今天晚上得加班盘点。

        “一会儿我得去趟超市,你去给我房间的茉莉花浇点儿水,我早上忘浇了,晒一天怕干了。”刘雨昕用手指弹了弹他额头说。

        “嗯。”石头点点头,四盆茉莉花都在刘雨昕卧室的凸窗上,刘雨昕居然让他进卧室?

        “换了衣服再进卧室。”上了楼刘雨昕又补了一句,这才背了个包出门了。

        这才对嘛,这才是洁癖刘的风格。石头嘿嘿嘿乐了半天。

        刘雨昕永远让家里一尘不染,石头每回进屋都觉得自己像一团大灰尘,碰哪儿哪儿就得脏。

        换好衣服之后,他打算先去给薄荷浇水,转了半天没找到浇水的东西,于是拿了个碗装上了水进了刘雨昕卧室。

        四盆茉莉花的花叶都垂头丧气地趴下了,他把碗里的水倒到花盆里,又来回跑了好几趟才把水浇好了。

        石头这是第一次进女孩子的卧室,刘雨昕有规定,不准他擅自进入她的房间。

        刘雨昕的床是那么干净整洁,入冬之后她换了厚些的铺盖,石头在床边站了一会儿,然后小心地凑过去瞅了瞅,又伸手摸了摸。

        不知道为什么,石头每次看到收拾得特别讲究的床都想上去趴一趴,就跟站楼顶就想往下蹦,见了痘痘就想挤似的。

        他这辈子就没睡过一张像样舒适的床,秋叔家的那间小窝棚,八人挤一个房间,砖头垫着快散架了的木板床,和他躺在那张床上瞪着斑驳的天花板发呆的日子,到现在都还会经常出现在梦里,沉闷又压抑。

        石头犹豫了一下,他趴到了床上,然后又起身看了看床,再趴上去,闭着眼嘿嘿嘿地乐了几声,现在这床上有大被子,趴了就会留下痕迹,一躺就陷下去一大块,柔软又舒适。

        床上有好闻的味道,其实也就是薰衣草的味道,和孟小贝用的是同一种型号,他挺喜欢闻的。

        他趴在床上跟游泳似地蹬了蹬腿,又伸着胳膊划拉了几下。

        舒坦!

        刘雨昕晚上不太忙的时候本来想给石头打个电话,但想想又没打,发了个短信,问石头弄好了没。

        石头没回。

        晚一些又发了一个,还是没回。

        她看了看时间,还不到十点半,石头应该还没睡,于是她又把电话拨了过去。

        居然是关机的……没电了?

        刘雨昕无奈地叹了口气,拿了个同事晚餐给的橘子剥开吃了。

        忙到十二点,她终于处理完店里所有需要盘点的东西,急急忙忙就往回赶,她要回去换身衣服洗个澡,然后赶紧补个觉,明天早上七点还得照常上班。

        试着拨了一下石头的电话,还是关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