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贝姐有毒在线阅读 - 第426章 鱼儿上钩了

第426章 鱼儿上钩了

        至于陈涣嘛......

        “喂,”陈锦山突然叫了一声,打断了陈燃的思路,“快看,服务器好像有异动。”

        孟小贝赶紧盯向屏幕,扫视了一圈不明所以,又抬眼看了看陈锦山。

        陈锦山接过鼠标按下了暂停键,滚动页面,满屏的代码飞速滑过,突然停在其中一个段落,“看这里。”

        孟小贝暮然醒悟,马上喊道:“l,把门打开,去会议室。”她抱着电脑冲了出去。

        “别慌,”陈锦山一阵风地跟了出来,孟小贝差点就撞在大会议室的玻璃墙上。

        陈燃一见这情况,马上也跟了出来。

        孟小贝三步并作两步上了二楼大会议室,大声道:“l,将投影仪打开,调暗并关闭窗户。”

        孟小贝话音未落,大会议室的玻璃幕墙已经变暗,陈燃匆忙跟了上来。

        会议室的四面墙全部被有效利用起来,l在四面墙上投出密密麻麻的进程,陈锦山如临大敌,朝孟小贝说:“咱们分工合作,一人盯两面墙。”

        陈燃没有说话,孟小贝能感觉到他有点紧张。

        l说:“我正监视着服务器的动向,陈燃,有人正在入侵多伦多的服务器机组。”

        “别说话l,”孟小贝马上道。

        大会议室内一片寂静,

        陈锦山翻身爬上中间的圆形会议桌,在中间盘膝而坐,朝向正面,孟小贝则与他背向而立,望向另一边投出来的进程。

        整个会议室顿时犹如一个四维环幕的电影院,四面墙上的代码滚动着发出光芒,照着中间几个人的脸。

        “哔哔哔......”

        “发现第一个目标,”陈锦山说。

        l调出虚拟键盘,孟小贝开始利用键盘操作。

        陈锦山则紧盯着动向,孟小贝说:“我又找到一个目标了。”

        两个目标同时被标红,高亮显示,紧接着是第三个,第四个............

        “格伦那头蠢驴开始拷贝数据了。”孟小贝笑了起来,朝陈燃说。

        “很好。”陈燃回应道,“我就知道他会上钩。”

        陈锦山说:“不能再让他拷贝下去了,快要进入核心区了。”

        四周全部暗了下来,继而玻璃墙恢复明亮。

        时间过去了有半个钟头,l说:“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我成功地拦截了他们对核心模块的访问。”

        “干得漂亮,”所有人都舒出一口气,l这次立了大功,孟小贝紧张得心脏快跳出来了。

        格伦在公司里连环三撞,令他决定提前结束陈燃这个对手,结果被陈燃一步步地牵着鼻子踏进他们设计好的陷阱里。

        “休息会儿。”陈燃说,让锦山叔叔负责跟盯,他走到阳台上,呼吸了一点新鲜空气。

        孟小贝跟了出来,侧靠在阳台前,看着陈燃的双眼,两人对视。

        这个方案是陈燃在孟小贝的启发下想出来的,可以说是他俩第一次并肩作战打配合的计划,孟小贝其实很担心它会失败。

        毕竟中间环节变数太多,格伦是否会像陈燃估计的那样,派人去拷贝服务器里的数据进行分析,并好奇地想要了解服务器里隐含的人工智能,这个任凭谁也说不准。

        陈燃却很放心孟小贝与陈锦山的能力,没有问任何技术问题,只说:“一起出去吃个饭?”

        孟小贝想了想,点点头,轻松些许,跟在陈燃身后,两人离开公司,顺着红树林区科技创意产业园的道路慢慢走出来。

        天气晴好,南都的十二月,依然绿树成荫,秋高气爽。

        ......

        李氏肉联生活超市。

        这两天刘雨昕有点儿忙,超市附近的体育场又举办了一次社区冬季运动会,突然就比平时增加了好几倍的人流量。

        本来说好这周末约了石头去她家吃饭,结果也只能顺延到下个周末。

        刘雨昕今天上的是早班,下午下班的时候,她准备到石头租住的那栋楼去看看。虽说同住在一个小区,但因为他们俩上班的时间不同,也不是每天都能遇上,这几天都没见到石头的人影,也不知道他到底回家了没有。

        刚走出超市没多远。

        “雨昕。”身后有人叫了她一声。

        是老妈的声音,她有些吃惊地转过身,看到了站在她身后的老妈:“妈,你怎么来了?”

        “今天去你姐那儿拿你奶奶的检查结果,顺便就到你这边看看,”老妈笑笑,“你刚下班?”

        “嗯,”刘雨昕点点头,“怎么不到公寓去等我?奶奶没什么问题吧?”

        “我也没打算特地找你,这不是正好顺道吗,”老妈把奶奶的检查单子递给她看,“没什么问题,安排下月初手术,这阵儿要控制血糖,你也跟奶奶说一下,别老嘴馋,先忍了这阵的。”

        “好,我晚上给她打电话说道说道,”刘雨昕笑笑,“你走路来的吗?”

        “开车的,”老妈看了看墙上的钟,“你现在有空么?不着急的话咱俩聊几分钟。”

        “行,咱找个地方坐坐。”刘雨昕说。

        老妈要跟她聊聊,肯定是要聊石头。

        但聊的内容刘雨昕有些猜不出范围来,老妈一向不太干涉她的私事,但现在毕竟是第一次租了房子住在外面,并且还有人貌似住进了她的房子里,老妈估计是不太放心。

        “去喝杯咖啡吧?”刘雨昕指了指不远处,“对面有个小咖啡馆。”

        “不去了,就路边站会儿,”老妈看看对面,“你也别总去这些地方瞎吃瞎喝的,那些个玩意儿喝多了对身体……”

        “我没有,这不是你来了嘛,”刘雨昕笑着说,“那就站这儿聊吧。”

        “雨昕啊,”老妈看看她,顺手把她换工服时没弄好的衣服领子整了整,“那个小石,你了解他多少?”

        老妈问的简单,但实际涵盖了很多,要是换一个人,刘雨昕可以回答得很轻松,但石头的话,这问题还真有些不太好回答。

        石头的情况太复杂,如果都说出来,老妈估计会吓着,何况有些情况她还真不是完全了解,比如石头的身世。

        最后她选择了一个很圆滑的回答:“我想知道的都已经了解了。

        “是么,”老妈看着她,“那你自己有数就行,其实我主要想问的是,这个小石,是不是背景挺复杂的?比如他的成长环境、生活环境什么的,跟你应该差别挺大吧?”

        刘雨昕没有说话,老妈这个问题,不用明说她也知道,这表示老妈对石头……并不算很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