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贝姐有毒在线阅读 - 第419章 都有病啊

第419章 都有病啊

        办公室里传来”嘭嘭“的碰撞声以及嚎叫声。

        外面的经理和保镖们对视一眼,里面的情况好激烈啊!

        何经理:“那位孟小姐美是美,脾气还真是不小,果然长得越漂亮越难驯服。”

        保镖甲:“原来咱们顾少好这口的啊!!!”

        里面的响动很快停了,门被打开。

        出来的是孟小贝,她拍了拍双手:“不好意思,没控制好力度。”

        何经理吓呆了,还真的动手了?原来不是闹着玩的?

        这里面的人可是金贵得很,万一要是伤着哪儿,他们这群人把自己脑袋拧下来奉上也不够赔啊。

        正要扣下孟小贝,里面传来一声略微带着痛感的声音:“让……让她走,你们别管。”

        何经理有些惊恐地看着孟小贝,这妞什么来头,居然能令他们老板如此惯着?

        孟小贝离开,昏暗的办公室里走出一名年轻男子。

        身材俊挺,晃眼的耳钉在幽暗的光线下闪着幽蓝的光。

        他一手捂着嘴角,瞥一眼何经理:“还不快去拿药箱!”

        何经理立即就滚走了。

        走出办公室的门,顾元铠眯着一双桃花眼,看着孟小贝离开的方向,随后对着身旁的人吐槽:“这妞给劲是给劲!就是出手太重了。”

        一群保安惊呆了:能在顾元铠面前讨了便宜的人不多,更何况还是个小姑娘。

        顾元铠捂着脸:“看什么看,没发现我是故意让着她的吗?”

        “是是是,顾爷好男不跟女斗。”一群保镖嗫嚅着。

        顾元铠的目光隐了隐,又看向自己的这帮手下:“都给我把耳朵竖起来,今晚的事情就当没有发生过,谁都不许往外说,听到没。”

        “听到了,听到了,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保镖们齐刷刷的回应。

        说完他又狠狠地瞪了眼众人:“记住了没,谁要是吐露半个字,我炖了谁。”

        ”记住了,记住了。“

        十几个手下面面相觑,哪里敢得罪这位爷。

        顾元铠,北都顾家的大少爷。

        和陈家那位不同,这位可不是一个走正常路的主,上一秒能笑着夸你,下一秒就能……炖你。

        在北都,顾元铠有个外号,叫百面煞神。

        百面煞神今天算是第一次在女人面前吃亏。

        这亏,他生生咽了下去,还嚼的津津有味。

        孟小贝下到二楼,方萌还有将近一个小时才下班。

        见孟小贝冷着脸走过来,就知道一定发生了什么事,她放下手里的杯子,忐忑不安地等着她过来。

        ”方萌,我先走一步了,“孟小贝在吧台前停住,”你好好在这里干,不会有人敢对你怎么样。“

        方萌一愣,还以为孟小贝会朝她抱怨与发火,没想到等来的是这句,愣了有两秒随即反应过来,

        这位大佬怕不是又在这里打架了?

        刚想问问情况,孟小贝已经转身离开了,抬眼看去,她的身后还跟着大堂经理以及几个小弟,对她点头哈腰毕恭毕敬的。

        大堂经理将她送出蓝海湾,孟小贝独自一人往站台走去。

        又经过上次那条小巷,路灯光线昏暗,略显冷清。

        几个混混偷偷摸摸地尾随她。

        到了不能忽视的时候,孟小贝忽然停住,转过身。

        那几个黑衣人猛地刹住脚,几个人的身体都在小范围抖动,就怕对方忽然来个袭击。

        为首的,正是上次的那个卷毛。

        诶,老大也真是的,别以为是女孩就好欺负,就这位,倒霉的指不定是谁呢。

        这妞明显武力值不低,在这里堵她不是明摆着鸡蛋碰石头吗?

        卷毛伸手拍了拍手下,“别害怕!”

        旁边一个吓得快尿裤子了,声音带着哭腔:“老大我们怎么能不怕呢,这妞打架太狠了!咱们还是撤吧!”

        “撤?”卷毛斥责道,“那也太没骨气了。”

        “那要怎么样?”手下胆战心惊的问。

        卷毛颇有几分老大的样子,拍拍胸脯:“看我的,学着点。”

        几个手下都呆呆地点头。

        卷毛说完,拍了拍身上的衣服,然后双膝一跪,两手抱拳:“孟小姐留步!请接受我诚挚的歉意。”

        一群手下呆若木鸡。

        孟小贝都有些震惊了,看了卷毛一眼,掉头就走。

        “孟女神、孟大侠,你收我做徒弟吧,”卷毛急促地移动膝盖朝着她挪过去,想抱个腿的啥的,又看看美女那芊芊玉腿,他这双爪子碰上去,简直是对女神的亵渎,于是改成趴在地上抓住她的鞋子:“师傅,请受徒弟一拜!”

        众手下扶额的扶额,捂眼的捂眼。

        这一幕深深地震撼了他们的心灵,这也太......辣眼睛了。

        刚才出门口时还说的信誓旦旦:要是遇见上次打人那妞,一定要把面子给找回来,将她弄回去怎么样怎么样。

        然而现在......,这还是他们的老大吗?

        孟小贝很无语,用脚踢了卷毛一下:“滚!”

        谁知道卷毛真的在地上滚了起来:“是,师傅,我最擅长滚了,你看我滚的多专业。”

        “神经病吧你!”孟小贝又踢了他几脚,这才莫名其妙地转身离去。

        这地方真邪性,怎么一个比一个病的严重?

        走出小巷,她将背包斜挎在肩上,站在路边等的士。

        卷毛从地上爬起来,把手下一个一个打醒:“发什么愣啊?没见过拜师的场面么。”

        他整理着自己的衣服,郑重其事道:“你们听好了,以后看见我师傅,都放尊重点,不许说脏话,行为要得体,把那些流里流气吊儿郎当的举止都给我收起来,还有,别穿的这么花里胡哨,不要让师傅觉得我们是社会黑暗人士。”

        众手下怔怔地问:“老大,你意思我们就此从良了?”

        “从你屁的良!”卷毛蹬了他一脚,“咱又不是出来卖的!”

        从地上爬起来,他嘴里叼了几根杂草,眯起眼睛一边说话一边点着脚:“咱这叫洗心革面。”

        众小弟恍然大悟,这几天,老大总在这条小巷蹲点,说是要给兄弟们找回面子,原来不是堵人打架,而是想跟人家套关系呀。

        卷毛瞪着他们,眼眼珠子都快蹦出来了:“以后见了孟小姐要叫大嫂,记住了吗?”

        众小弟都没回话,一个个无语望天......

        见过脸皮厚的,没见过厚到这种程度的。

        卷毛没理会他们的表情,只是痴痴地看着那一抹亮色身影消失在巷子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