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贝姐有毒在线阅读 - 第417章 现在的富人都这么无聊了么?

第417章 现在的富人都这么无聊了么?

        “如海,这份企划你再拿回去看一下,明天八点,正式定案。”韩光耀开口,却不是奔着石头去的。

        果然是做贼必定心虚,明明不是和他说话,石头听着他的语气,背上却泛起一阵寒意。

        也难怪韩光耀会如此生气,背后被人说成好色之徒,而且还是他苦心栽培了许久的“徒弟”,任谁也会发怒,何况他这次确实是冤枉之极。

        “知道了。”温如海对待公事毫不含糊,说完又露出盈盈笑意,朝石头打了个招呼,“小石,什么时候有空,我们再去喝一杯,不醉不归。”

        “等我有钱买得起单再说吧。”石头垂着脑袋。

        心想:还喝酒?没看见我就要被人炒鱿鱼,连饭也快没得吃了?

        想起丹桂园的房租马上又要交了,还有这个周末去“丈母娘”家的聚会。

        去刘雨昕的家里见她父母,总不能两手空空吧,说起来都是钱呐。

        看来这个月的薪水又要提前被花光光,实在是心痛得很。

        哪儿还有闲钱去壶天酒地。

        诶,之前要是收了孟小贝的十万元就好了,石头暗自感叹着。

        呸呸呸,不该想的别乱想,没骨气。

        正想着,“你跟我进来。”韩光耀的声音打断了他,并转身向他的房间移去,那背影散发出的气势绝对不含善意。

        石头左右瞧瞧,温如海已朝另一个方向走远了,柳依依早不知在什么时候溜之大吉。

        这时候,无论是房间、过道还是大厅,都是冷冷清清,除了雕像与挂画之外再也找不到人影。

        石头规规矩矩地跟随在他身后。

        “韩总,叫我过来是有什么吩咐?”

        半天得不到回答,石头好奇地探着脑袋张望,见韩光耀正随意脱去外衣,扯下领带,在角落的吧台调了杯酒给自已。

        淡淡的酒香在室内弥漫,混合着果香,玫瑰、蜂蜜,橡木等诸多醇厚气息......真是好酒。

        石头吸吸鼻子,被勾起的酒虫快要从嘴角随口水一起溢出。

        他想干什么?赐一杯毒酒杀人灭口?

        韩光耀优雅地托着郁金香状的高脚杯,缓缓让金黄色的液体在杯壁游移,酒香愈发飘荡:“小石,你知道这是什么酒么?”

        “知道。”石头正色道,“我烧鱼时总会用到,绍兴黄酒嘛。”

        石头当然知道那是什么酒,跟着秋叔一起应酬的时候,即使没喝过也见过不少。

        干邑20年?只怕还不止。

        对面的人好似噎了一下,突然又微笑了起来:“原来你不喜欢白兰地,以前也没怎么见你喝过酒,听如海说你酒量不错,还想与你小酌一番,现在看来,倒是不必麻烦了。”

        石头平静道:“多谢韩总,我酒量确实不行。”

        韩光耀微笑着,刚才的怒意不知怎么已全然不见,他举起酒杯,悠闲地呷了一口,然后倚在吧台上,朝石头问道:“那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调你到这里工作吗?”

        “知道。”石头老老实实地回答。

        “哦,说来听听?”韩光耀陡然提起兴致,眯起了眼睛,煞有介事地瞧着他。

        石头只好鼓起勇气,趁此机会,将之前憋在心里许久的疑问一股脑儿抖了出来:“因为你觉得我长得像你弟弟,也许就是你失踪多年的弟弟,再不然,顶替他暂时当你的弟弟。”说着他一把抽出挂在衣服里的玉佩,拎在手里晃了晃。

        接下来的时间里,韩光耀做了可能是他这辈子最没形象的事。

        他不顾任何风度狂笑了起来,笑得前俯后仰,无法遏止,最后连眼泪都笑了出来。

        “好……好,我果然没有看错你,你确实像我弟弟,难怪如海也这么推崇你……不过,”韩光耀盯着石头手中的玉佩愣了愣,突然话锋一转,眼神也锐利起来,“若你想转移我的注意,只靠这些法子还不够。”

        石头默然,心里却有些失望,对方显然对他的玉佩有不同寻常的反应,却并没有等来他想要的答案。

        这说明什么?韩光耀到底跟他的身世有没有关系?

        石头忽然有点后悔答应来这里上班,他没想到,他的这位口吃纠正老师背后的身份竟如此神秘莫测,越接触越是捉摸不透。

        突然之间,他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种感觉与当初在雷公岭的时候,有点相似,却又不太一样。

        “我来告诉你原因吧。”韩光耀又为自已倒了杯酒,却不喝,只是懒洋洋地在手中转动,“你听过一个故事么?”

        石头:“我以为我被提拔,是你们有钱人一时任性,倒没想到还有别的原因,洗耳恭听。”

        韩光耀:“从前有个流浪汉吃饱了饭,在墙根下晒太阳,他觉得很满足,忍不住感叹,如果每天都能有三顿饱饭,真是人生无憾了。

        这话刚好被一个路过的富翁听见,于是他将那流浪汉带回自己府邸,每天供好吃好喝供养,结果两个月以后,你猜怎么样?”

        石头正好从算命假瞎子那里听过这个故事,本想说不知道,却有种莫名的冲动,他抬起头,注视着眼前这个掌着他生杀大权的贵人,沉声道:“这并不是什么罪大恶极的错,人性使然而已,无论贵贱,哪个人不是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

        韩光耀眼里闪过一抹奇异的笑意:“你果然聪明,没错,那个流浪汉变得要求更多,而不只是三顿饱饭。

        其实,这个故事说的是人性的贪婪,而人性不管好坏,大抵都不过如此。”

        石头无意和他探讨什么学问,愕然开口:“这个故事和我有关系么?”

        “当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这个流浪汉。”韩光耀微笑,潇洒地举了举杯,“你确实像我弟弟,不过在你的眼里,我却什么也看不到贪婪。所以,我就充当了一回富豪,收了你做徒弟。”

        石头很无语,原本以为的亲缘关系,只是他一厢情愿营造的泡影。

        原来,他在韩光耀眼里只是一个“试验品”,供他闲暇之时研究人生之用。

        现在的富人都这么无聊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