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贝姐有毒在线阅读 - 第410章 狡猾狡猾滴

第410章 狡猾狡猾滴

        陈燃又将身体往外爬出去一点,侧头看着陈锦山,威胁道:“我就快掉下去了,我只要一放手,你就成了逼死我的凶手。”

        陈锦山急忙道:“你马上给我进来,不然我就真的松手了,天知道你这合同里都拟了些什么?不过我也没兴趣,反正它们都要粉身碎骨了。”

        l通过办公室里的电脑发出声音:“额!我建议,你们两个都各退一步,好吧。”

        陈燃说:“你让他先把文件放桌子上。”

        陈锦山:“你先从窗户外面回来。”

        陈燃:“我一爬进来,你就要松手,然后合同就灰飞烟灭了。”

        “不会的,”陈锦山说,“你先进来,咱们坐下好好商量。”

        “鬼才相信你,”陈燃说,“你先签合同满足我提出的要求,然后再毁掉,反正又没规定不能在签字后碎掉它,是吧?你真是太狡猾了。”

        l:“你俩真不愧是一家人,这样僵持下去什么时候才是个头?额!我要去买个西瓜了,再找个人过来帮我吃。”

        “你等着懊悔一辈子吧,我真的跳了。”陈燃说。

        陈锦山还想僵持,刚要开口,就看见陈燃往外倒了下去,消失在窗口。

        “小燃......!!!”

        陈锦山惊叫一声,立即扔了合同书,冲到了窗户边。

        陈燃从二楼的窗户往外一跳,稳稳地落在了一张加厚版席梦思大床垫上。

        李博豪站在床垫边上伸着两只胳膊,抬头往上张望着。

        陈燃一落下来,他就一把将他扶起。

        一楼的员工们正吃着午饭,透过玻璃幕墙清楚地看见他们家老总从在窗外从天而降,然后躺在了大床垫上。

        正副二总这是上演的哪一出?

        不少员工惊奇地跑到外面观看,抬头看着从窗户里探出头的陈锦山,一起朝他敬了个军礼。

        陈锦山还在窗户边探着脑袋往下看,“臭小子,居然敢耍我!”

        身后的办公里,宋思琦悄悄将门推开,闪身进来,飞快地将扔在地上的合同书捡起,果断转身离去。

        将门带上的瞬间,还不忘扔下一句话:

        “叔叔,不好意思啊,我就一打工的,老板让我干嘛我就干嘛,俗话说家和万事兴,你们一家人就不要闹别扭了,您就乖乖地听燃总的话吧。”

        陈锦山刚要追出去,楼底下传来陈燃的声音。

        “嗨!”陈燃在底下朝陈锦山挥着手,“我没骗你吧,我说到做到了。”

        等他听完再转身,宋思琦已经没影了。

        陈锦山:“......”

        人也没抓住,合同也飞了。

        电脑里传来l的声音:“翻盘失败,你就认了吧,锦山。”

        ......

        蓝海湾俱乐部。

        石头感觉自己处在一片混沌的黑暗中,像是有无数只手在牵扯着他的衣服、身体以及四肢,将他一点点往下拉,恐惧占据了他的全部的意识。

        x!!!!。。

        耳边传来一串银铃般的笑声,是谁?难道地狱还有天使?

        “放开我!”石头挣扎着从梦魇中惊醒。

        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四面洁白的墙壁,温暖的阳光从白色的纱窗透进来,温馨的令人感动。

        床头放着一束色彩艳丽的鲜花,花瓣上的露水在光线下晶莹闪烁,说不出的鲜翠欲滴,生机蓬勃。

        这里是蓝海湾俱乐部附近的一家医院,石头受伤后被安排在这里休息。

        原来刚刚做了一场噩梦,石头吁出一口气,这才发现,他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冷汗湿透。

        终于息事宁人了,他现在需要的,是无人打扰和休息。

        一个护士闻声赶来,惊慌失措的站在床边。

        石头抬起头,朝她微微笑了笑:“不好意思,我不小心做了个噩梦,惊扰到你了。”

        小护士长得白白净净,看清楚石头后,张了张嘴欲言又止,过了一会儿,白晰的面庞竟然慢慢地红了起来。

        why?

        石头下意识地摸摸脸,见鬼,谁帮他胡子剃掉了,连头发也理了,这里的护士,还有没有一点尊重他人的意识?居然不通知一声,就给他进行形象改造!

        他一个保安粗犷一点不好吗?又不是来这里靠脸吃饭的,搞那么鲜肉干嘛?

        石头叹了口气,心里暗想着,等到伤口好一点就出院吧,希望医药费俱乐部能帮他报销一点。

        韩光耀果然是个言而有信,出手大方的人。

        一点工伤,石头没打算告诉刘雨昕,谎称自己值夜班,回来太晚就直接睡自己的公寓了。

        石头出院那天,前来为他结算费用的是名温文儒雅,亲切随和的年轻男子,叫温兆良,是韩光耀的高级秘书。

        温如海?石头觉得这个名字就跟他人一样,听着就很亲和。

        温如海笑笑:“朋友们都叫我如

        阿海,你要是喜欢,也可这样称呼。”

        “是,阿海。”石头终于笑了出来,对眼前这个人的温和深有好感。

        从他身上看不到丝毫的盛气凌人,即便是对他这样微不足道的小保安,也同样体贴和善解人意,难怪他会做成韩光耀的高级秘书。

        “看不出来,你还挺厉害,”温如海指了指他病床前桌子上的几盒爱心糕点,几份切好盒装的精美水果,以及一罐保温盒装着的便当,笑吟吟道:“原来你有这么多的女朋友。”

        “你真会搞笑,”石头恍然大悟,抓了抓脑袋,确定自己并未与刘雨昕打过电话,眼角瞟见桌子上的一份彩页,“我运气好而已,恰巧碰到这医院成立两周年庆典,医院给没有亲属的病人特殊照顾的吧。”

        “两周年庆典?”这下换成温如海茫然了。

        这么精明的人,也有想不到的事啊,果然尺有所短,寸有所长,论随机应变和观察能力,石头从来不输谁,他得意地一笑:“对啊,你进来没发现什么喜庆的气氛吗?”

        温如海:“......”

        难得遇到能谈得来的朋友,那天出院后,石头和温如海找了个不大不小的酒馆,喝了个痛快。

        靠,想不到这人看上去文弱,酒量竟丝毫不比他差,不敢说千杯不醉,至少放眼四周也找不到几个对手。

        拼酒拼到最后的结果,是石头将口袋里仅有的钱都付光了也没结清账单——原本说好是他请客的,结果只好连账单同回家的打车费,都汗颜地仰仗温如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