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贝姐有毒在线阅读 - 第405章 最后的压轴戏

第405章 最后的压轴戏

        裴教授让人拿来一本校刊,校刊才刚刚印刷出来没多久,还没来得及分发到各个班级。

        他翻到校刊的英语角,每一期的英语角都有一篇文章,都是由喜爱英语的学生或者老师杜撰的故事、随笔或者社论,因此,孟小贝也绝无可能碰巧看过文章。

        他叫了一名学生会的同学开始朗读。

        现场众人都安静地听着,那名学生读了大概有十多分钟,然后把校刊交到了裴教授手里。

        所有人都为孟小贝捏一把汗,那名学生朗读的速度不算快,但也不慢,十多分钟读下来,少说也有三四千字了,孟小贝能背的下来吗?

        只是这么听一遍,真的可以吗?

        当然不可以,孟小贝又不是机器人,她最多可以背出二分之一的样子,而且不保证漏字。

        但是,l是可以的。

        面对不怀好意的刁难,做一下弊又有何不可?

        孟小贝手指捏了捏耳朵,一粒微型粘附型耳机贴在了耳背,被长长的头发覆盖。

        “嗨!宝贝儿,你终于肯用到我了,放心吧,这个对我来说太容易了,”l通过隐形耳机说道,“接下来,我放慢语速,你只需要跟着我朗读一遍就可以了。”

        孟小贝微微一笑,道:“好,开始吧。”

        众人都不由得一惊,齐刷刷看向她。

        崔雪曼勾起一抹冷笑: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就连徐浩宁也挺担心的,毕竟智商高不代表记忆力也高,那么长的一篇文章,换做是他,就这么听一遍,无论如何也是背不出来的。

        孟小贝记忆力虽好......但也没有好到这么逆天的吧?

        孟小贝淡淡一笑,一串流利的英文从她口里朗朗道出......

        现场,又是一片震惊!

        天嘞,这种非主流的小道文章,孟小贝居然也能背得这么流畅!

        最最令人震惊的,还是政治部主任裴教授。

        孟小贝背的这可是一篇社论,里面很多的生僻单词,只有查字典才能知道怎么念,而孟小贝几乎一点停顿都没有。

        这......这也太神奇了吧!

        现场的另一位老师推了推眼镜,觉得简直是不可思议。

        后来这位老师让裴教授再好好地想想,孟小贝在别的方面是不是也掩藏了些才艺,比如在其它意想不到的科目也小看她了呢?

        但裴教授不以为意,说现在很多孩子自小学英文,都是苦读出来的,假把式!

        现场众学生齐刷刷腹诽:“假把式?你来装装看!”

        孟小贝背完,静静地看着崔雪曼:“现在,可以摆脱被怀疑的处境了吗?”

        崔雪曼彻底地傻掉了,好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这时李晓晓就起哄:“那这位同学,现在轮到你背了啊。”

        现场的另一位老师推了推眼镜,觉得简直是不可思议。

        后来这位老师让裴教授再好好地想想,孟小贝在别的方面是不是也掩藏了些才艺,比如在其它意想不到的科目也小看她了呢?

        但裴教授不以为意,说现在很多孩子自小学英文,都是苦读出来的,假把式!

        现场众学生齐刷刷腹诽:“假把式?你来装装看!”

        孟小贝背完,静静地看着崔雪曼:“现在,可以摆脱被怀疑的处境了吗?”

        崔雪曼彻底地傻掉了,好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这时李晓晓就起哄:“那这位同学,现在轮到你背了啊。”

        崔雪曼还没有说话,那个姜学姐就笑了笑:“我早就将演讲稿发给她看了,她一有空就拿出来读读,她会背演讲稿不奇怪,这种考验没有意义。”

        “背不出来就背不出来了,这么多理由。”李晓晓想到了刚才听来的词:“哦,对了,笨鸟可以先飞啊。”

        崔雪曼的眼里漫上了一层寒气,握紧的手指,指甲嵌进了掌心。

        她从来没有这样耻辱过,她看向了江衍,“你信不信我?”

        江衍的目光注视着她,若有所思的样子。

        徐浩宁双手抱在胸前,看向孟小贝,目光熠熠。

        孟小贝走出舞台后面的准备室,很多人都簇拥着她。

        台上的表演很精彩,观众席上,没什么人注意到台下刚刚发生的小插曲。

        一行人回到了观众席,继续观看表演。

        孟小贝与徐佳音的节目是最后一个登场。

        赵敏芝与其他嘉宾坐在观众席的前面两排,表演大约进行了有两个小时,徐佳音与孟小贝终于上台了。

        两个绝色美女往台上一站,整个舞台立即变得满台生辉。

        台下的观众一个个都热情高涨,更多的人是把注意力放在了孟小贝身上,都想看看这个搅动全校的风云人物又要使出什么不得了的才艺。

        舞台的一侧放着一架钢琴,另一侧则摆上了画具。

        两个美女各自走向自己的位置。

        徐佳音在钢琴前坐好,钢琴侧对着观众,视线正前方,刚好可以看见孟小贝。

        她轻抚琴键,一串流畅的音符从她指尖滑出,随即缓缓进入了音乐的前奏。

        另一边,孟小贝已拿起了画笔,因为时间的关系,她今天演示的是一幅国画。

        她比较擅长的是油画,但因为整个表演过程只有不到半小时,这么短的时间内想要完成一幅高质量的油画是不太可能的,光是等待底层颜料的干燥都不够时间。

        而国画则不同,国画的颜料与油画不同,只需要用水简单调和,就可以在宣纸上快速晕染开来,不但可以灵活发挥,而且成画的速度也相对较快,观赏性也很强。

        按理,徐佳音弹奏的音乐,如果是一首古筝,表演会更加相得益彰,但徐佳音放弃了古筝,硬是将钢琴搬上舞台,一来想彰显她才是今晚的主角,二来是想证明她用钢琴也能表达出这种诗画一般的意境。

        徐佳音钢琴弹奏的的确不错,这首曲子她在表演前做足了准备工作,早已经练的滚瓜烂熟。

        孟小贝将颜料挤在调色盘,然后用大号排笔沾水,先将画板上的宣纸刷了一遍,为背景色打底,以方便颜色在画纸上晕开。

        她拿起毛笔准备调色,忽然发现颜料有点不对劲,清水根本无法稀释颜料,一大坨的颜料粘附在毛笔上根本搅不开。

        这分明是油画颜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