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贝姐有毒在线阅读 - 第394章 就差一点点了

第394章 就差一点点了

        “时运不济,”石头说,“天香园后来因为拆迁关闭了。”

        “这样啊,那是挺可惜的,尝尝你泡的茶,”刘雨昕妈妈拿起来喝了一小口,“其实我也不会品茶,好茶在我这儿感觉有点儿浪费呢。”

        “不会浪费,”石头坐回刘雨昕身边,“喝茶就像看书听音乐,听见了,看到了,喝下去了......都一样的。”

        刘雨昕偏过头看了他一眼,这样有文艺感的话从石头嘴里说出来,还是在这种紧张的情况下,有点儿意外。

        刘雨昕妈妈显然也有些意外,喝了一口茶没有说话。

        “就是,喝肚子里了就不会浪费。”胖阿婶也表示赞同。

        “我不是……这个意思,”石头有些无奈地想要解释,“我......”

        “我知道你意思。”刘雨昕妈妈笑了笑。

        奶奶聊了一会儿之后就起身在屋子里慢慢转着,检查刘雨昕的生活状况。

        吃得好不好;

        睡得好不好;

        每天把屋子收拾成这样累不累......

        “您放心吧,奶奶,”刘雨昕跟在她身边,“我都这么大个人了......”

        “你俩,”奶奶在转到房间门口的时候,一把将她拉进卧室,小声地问,“确定关系了?”

        “确定?”刘雨昕不知道奶奶这个确定的概念是什么,只能按自己的想法来理解,“想确定来着。”

        “别管你阿婶嘴巴瞎掰掰的,”奶奶说,“我看这孩子挺好的,长得好看,又挺乖巧。”

        “嗯。”刘雨昕笑着点点头。

        心里暗想:石头乖...巧?乖吗?不乖吗?也还成吧,起码今天表现得还是很乖的。

        呆了半个多小时,奶奶一挥手:“走了,我们回家去了。”

        石头赶紧站了起来:“奶奶要走啊?”

        “我送你们下去。”刘雨昕说。

        “别送了,”刘雨昕妈妈说,“车就停你们楼下了,电梯下去都不用一分钟,你把桌子收拾一下吧。”

        石头看了看桌上,就几个杯子,果皮什么的都已经扔到垃圾筒了,他不知道还有什么可收拾的,只觉得她们两姐妹这洁癖说不定是她妈妈遗传的......

        他跟在刘雨昕的身后,把奶奶和老妈她们送到了电梯门口。

        等电梯的功夫,老妈把刘雨昕叫到楼梯的通道里,单独的聊了几句。

        石头大致能猜到她妈妈要说什么,天底下没有不担心自己女儿吃亏的母亲,肯定是让刘雨昕防着他一点。

        等她们进电梯之后,石头挨个鞠躬说了再见,看着电梯门关上了,他才拉长声音喊了一嗓子:“哎~~~!”

        刘雨昕指了指电梯上的楼层指示灯,笑着说:“电梯还没下去呢,喊这么响就不怕她们在里面听见啊?”

        “我~靠。”石头吓了一跳,用手一拍脑袋转身窜回了屋里。

        “怎么样,”刘雨昕进屋,把门关好,“觉得累吗?”

        “累死爷了,”石头往沙发上一倒,“我脸都笑酸了,腰也疼,背也酸......”

        ......

        周末的早晨,红树林区的创意产业园。

        孟小贝的办公室里,陈锦山掀开身上的薄毯,从沙发上爬起来,昨晚他在这里研究l的核心代码,熬了一个通宵。

        陈燃从门外推门进来,拿了一套洗浴用品给他。

        “小燃,你怎么来这么早?昨晚也没回去么?”陈锦山接过毛巾和牙刷问道。

        “嗯,”陈燃点点头,“昨晚小贝和阿豪都在公司过夜,说你第一天来公司,怎么好让你一人独自通宵。”

        一楼的接待区,长桌上放着四份早餐,孟小贝与李博豪无精打彩地坐在桌前喝早茶。

        “我猜你肯定与梁颖出问题了,”孟小贝说,“居然舍得陪着我们在公司熬夜,说吧,作为你的情感顾问,趁着我还没回北都,可以帮你分析分析。”

        李博豪瞬间就坐直了,“果然什么都瞒不过你。”

        “这第三件事正如你所猜想的,是我和小颖之间的私事,”李博豪抓抓脑袋开口道,“你有没有觉得,咱们公司的前台,最近对我有点客气,我觉得有点奇怪。”

        “怎么,对你好了你还不适应了?难不成你还想继续被虐?”孟小贝说。

        “不是......”李博豪摸着脑门笑,“我就觉得奇怪。”

        孟小贝:“在员工面前总不能抽领导耳光吧?她是在给你留面子。”

        李博豪说:“你知道吗,我昨天把花盆里的水倒了几十次,否则那盆花今天一定会被水泡死。”

        孟小贝:“别人想见见你又怎么了?你要是嫌弃人家浇花浇得太多次了,我可以给你设计一个自动浇花系统,这样就可以让她不要上来了。”

        李博豪:“不不不,当然不是,我只是在想,颖宝宝对我实在太客气了,让我觉得有点不自在,而且这个态度,好像从庆典回来以后,就开始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说着怀疑地看着孟小贝,“这该不是你俩又在联手给我下什么套吧?”

        孟小贝看看他,忽然问了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你们昨晚上到底怎么啦?居然让你从昨晚感慨到现在?吃个火锅真的有那么热血沸腾吗?”

        李博豪:“............”

        孟小贝:“............”

        “你能别这么聪明吗?”李博豪说。

        孟小贝摊摊手,说道:“没办法,l被楼上的大佬解析,实在无聊就到处闲逛,偷偷告诉我你们去了哪里,你要不说就算了,当我没问。”

        李博豪看着孟小贝,寻思片刻,脸突然红了,侧头看看周围。

        “这里没有窃听器吧?”孟小贝果断道,“李总,您就招了吧。”

        李博豪忙道:“没有发生你想象中的事,不过真的离上床就差一点点了。”

        孟小贝抬头看他,略微张嘴:“............”

        李博豪穿着白衬衣,松了松领带,一手搁在椅背上,避开孟小贝的目光,有点不好意思,最后说:“我真的不是玩玩的,入赘就入赘,老子上辈子欠她的。”

        “噗~”孟小贝被这句给逗乐了,“她逗你呢,她们家不可能让你入赘的,你想入赘到梁家去分家产吗?她自己都要被嫁到沙拉酋去了。”

        时间追溯到昨天晚上,南都闹市区的一家火锅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