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贝姐有毒在线阅读 - 第387章 领导们的会议

第387章 领导们的会议

        所有的屏幕一起暗下去,消失了,落地玻璃墙颜色重又变淡,现场一片寂静,陈锦山似乎在思考,谁也没敢发出一丝异响,生怕打断了他。

        “l。”陈锦山想了半天,开口问道,“你觉得自己是机器还是人?”

        “这个......额,”l说道,“我想应该由大家来给我评判比较合适。”

        “你没理解我的意思,”陈锦山说,“你没有自己的意愿么?”

        l:“有,我的意愿是......成为一个人。”

        “所以,你认为,至少现在还不完全是,对么?”陈锦山问。

        “唔......是的,”l说。

        孟小贝:“l,我一直都把你当作我的亲人,你应该知道的。”

        陈燃:“加一。”

        梁颖说:“我也这么认为,l,通过上次的合作,我已经把你当作朋友。”

        l:“谢谢,我感觉荣幸之至。”

        李博豪是除陈燃之外最早知道l存在的人,他想了想,开口道:“从各方面的表现迹象来看,l除了没有人的外形,其他方面都可以被称之为人了。”

        陈锦山点点头,看向陈燃。

        陈燃说:“切入重点吧,咱们眼下面临的挑战是这样。

        我们的对手格伦,有意要打压和攫取咱们的技术成果,准备通过他议员父亲的关系,利用米国国会,朝夹拿大施加外交压力。

        我们设计了一个圈套,准备让他自己踩进去,目前已经实施了第一步,看起来,对方很上套。”说着他眼神示意李博豪。

        李博豪立马懂了,便接过话题。

        “我们之所以这么做,完全是出于自保,原本咱们无意与谁为敌,奈何对方却盯着咱不放,”李博豪说,“咱总不能坐以待毙吧,想出对抗的方案,实属被逼无奈。

        至于咱们为什么会和远在大洋彼岸的人斗起来,这个说起来有点话长,我想陈总日后会慢慢跟你解释清楚的。”

        说到这里,陈锦山身子坐直往前靠了靠,双眼射出一股精锐的光芒。

        “这个计划方案是陈总想出来的,现在的关键是如何一步步施行计划,”李博豪朝陈锦山解释,“我们的敌人自以为稳操胜券,为了报复水晶石与老板,决定在关停夹拿大服务器后,将数据完全清空。”

        陈锦山从鼻孔里发出一声轻蔑的笑。

        李博豪继续说:“但我们通过一次精心安排的会晤,巧妙地放出两路风声,让格伦的合作伙伴与格伦自己,同时意识到了,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攫取夹拿大服务器里的数据,比直接销毁数据库,利益会更加丰厚。”

        “我们猜想,格伦极有可能会被另一家叫做西斯科基金的机构负责人说服,(西斯科基金,莱斯特背后的财团)

        然后会先看看服务器里的数据,研究一下它的价值。”

        李博豪又说:“现在我们打听到了消息,也许在这个月内,格伦就会提前动手。”

        陈锦山怒道:“太过份了,这种违法的勾当他们也敢做?”

        “没错。”李博豪说,“所以他只能私底下做,偷偷地做,我们随时监视着服务器,并主动给他们留了一个机会,接下来就是…………”

        “接下来就是我的事了,”孟小贝接住话题说,“我准备在服务器里放一个类似于木马的程序“灵猴”,让他们把这个灵猴,随着l的一小部分数据,让格伦拷贝走,拿去分析。”

        陈锦山:“懂了,然后呢?”

        陈燃:“格伦不能把它交给第三方公司做技术分析,因为他没有技术授权,没有授权书龟谷的任何一家公司都不会接这个活。

        格伦因此只能交给他信得过的自己人。

        而l将在我们的设计下,一步步勾起他的好奇心,开始入侵他的社交网络与公司网络。”

        “这么一来,”孟小贝说,“沙马特基金整个公司,都会被l装上木马程序。”(杀马特基金,格伦家族的基金)

        “然后你们想做什么?”陈锦山说,“盗取他的账户密码,偷他的钱?”

        陈燃:“用我名下的离岸基金,在期货市场上狙击沙马特,让他和他的议员老爸去大街上要饭,就这样。”

        李博豪:“然后大家顺便开个party庆祝一下,我帮陈总预订了艘游船。”

        “哈哈哈......有点意思,”陈锦山发出一阵笑,架起一条腿,表情有点激动,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虽远必诛。

        你们的计划听起来很有吸引力,我很感兴趣,那么现在,有什么是需要我做的?”

        陈燃:“我们现在面临一个最棘手的问题,那就是l到底能否进行数据搬迁?如果能的话,要如何搬迁?

        假如搬迁到新的服务器机组,击垮沙马特基金之后,迟早还有其他对手会觊觎我们,我不希望l再处于被动受制于人的局面。

        当然l的数据还是需要迁回国内,这个任务现在都只落到小贝一个人身上,她能否顺利完成整个过程,将风险控制到最小,就是眼下迫在眉睫的问题。”

        孟小贝看了眼陈燃,陈燃朝她稍稍挑了挑眉。

        孟小贝明白他的意思:我们总会找到办法的,你看,现在就有个大能来了。

        当天傍晚,孟小贝办公室中间的推拉门被关上,与陈燃的办公室隔开,陈锦山占据了孟小贝的办公室,独自一人坐在她的电脑前,开始重新检查l的程序。

        这是一项相当浩大而繁重的工程,孟小贝没有去打扰他,知道他若是遇到问题一定会主动问自己,于是坐在陈燃办公室的沙发上,对照高谦与马天磊之前提出的建议,修改项目进度与目标。

        陈燃则在自己办公位忙别的,他用了一个多小时,将所有的邮件全部处理完,开始逐个约谈水晶石的投资经理,听取每个项目的进度汇报。

        “需要帮忙吗?”中间陈燃休息时问孟小贝。

        孟小贝缓慢摇头,整个晚上,陈燃偶尔开口说话,就像她的背景音一样,有效地让她烦躁且郁闷的内心变得平静下来。

        孟小贝开始有些明白陈燃的布置,为什么要把自己安排在他能随时看见的地方,确实,办公办得烦躁时,抬眼一瞥,见陈燃坐在办公桌前,心情值就会提高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