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贝姐有毒在线阅读 - 第371章 幡然醒悟

第371章 幡然醒悟

        陈锦山一只手夹着烟,若有所思,长长的烟灰快要烧到手指头,竟浑然不觉。

        陈涣继续说:“我们要是喜欢被人管,会从家里跑出来?

        你虽然比我们辈份大,但也大不了几岁,你也没尽过什么做长辈的义务,大家都是成年人,谁也别教训谁。

        你愿意呢就在这儿住着,不愿意的话,真要坚持当长辈教训人,行,那我们走。

        我可以去外面租房住,带着秋琳一起生活。

        他俩就更简单了,小贝明后天就回学校,阿燃要么搬到公司要么搬到恒雅的职工宿舍。

        分分钟的事儿,多简单。”

        “还有就是…………”陈涣指着厨房的方向,“现在这个家的主人是那个在洗碗的家伙,水晶石撑不下去的时候,靠他的本事,才活下来的。

        我虽然不待见他,但这些都是事实。”

        陈涣在金钱的诱惑下,违心的话张口就来:“还有他旁边那个姑娘,人家有多大义务帮咱们家?还不是因为阿燃?我劝你稍微尊重尊重人家。

        你对这个家,没有任何贡献,大伙儿尊敬你,客气一下,你就别太当真了,简直尴尬死个人。”

        陈锦山:“哦……是这样么?那还真得感谢她了。”

        孟小贝只是心平气和地把盘子洗完递给陈燃,陈燃擦了盘子,放回消毒柜里去。

        陈锦山说:“那确实是我没礼貌,咱们家就像一个小社会,谁有钱,谁出钱多,谁就是老大,失敬失敬,现在懂了。”

        陈涣:“…………”

        孟小贝忽然嘴角勾了下,陈燃已经快郁闷死了,心想你这家伙居然还笑得出来,转念一想,明白了孟小贝的意思:你们陈家的男人,挖苦人的语气和样子和你一样,简直像一个模具里出来的产品。

        陈锦山往后靠在椅子上,摊开手一笑:“小燃现在是家里最有钱的了?这么说来,被奉为这个家的主人,确实没有什么悬念。”

        陈锦山十二岁那年被陈开来收养,在北都住了没几年就开始住寄宿学校,后来上大学再出国留学等等,一毕业就跟着陈开来到南都创业,一直住在水榭花都,直到与陈开来一起离开去科研基地。

        因此对北都那边的家没什么感觉。

        北都的陈府虽说是陈开来创下的产业,但后来被陈锦添几经扩建,已经是当初的十倍之大,在陈锦山的概念中,那里早就已经改头换面,俨然成了陈锦添的私人王国。

        他这时候如果回去那边,算是什么意思?

        趁着老爷子病危去分家产吗?

        再说他本就对这些毫无兴趣。

        而南都的水榭花都,才更像是他的家。

        陈燃跑出来缓和气氛:“没有这个说法,叔叔言重了,你们都是我的家人。”

        陈锦山苦笑一下,把那包烟抽完,起身,找了个超市购物的塑料袋,径自去生活阳台将半干不湿的衣服收了,塞进塑料袋里,提在手上。

        然后又返回来拎了包,往客厅的大门走了几步,转身时,陈燃站在客厅里望着他。

        “一定要这样吗?”陈燃说,“为什么最后会变成这样?我好难过,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

        “你真想让我让我留下来吗?按我的脾气,你们一个个里里外外都得改,不出两天肯定又会吵起来,”陈锦添说,“我得找个地方,安静地思考一下,该改变的人,到底是你们还是我?”

        孟小贝从厨房里走出来,朝陈锦山道:“叔叔,不要走,我还有事想请教你。”

        陈锦山喃喃道:“我以为,我回到的是十几年前的那个家,是我太不识趣,没发现自己已经变成一个不合时宜的人了,你们见谅。”

        陈锦山推开大门,迈步走了出去,头也没回,屋里留下懵头懵脑的几个人、各自沉默着。

        直到大门被风吹到关上,发出一声闷响,将众人从沉默中惊醒。

        陈燃扭头看看孟小贝:“你想问他什么?”陈燃说,“关于l的事情吗?”

        孟小贝:“不是,我只是想问他,在这十几年里,他过得怎么样?”

        陈燃的心一震,看了孟小贝一眼,幡然醒悟。

        “谢谢,你的话提醒了我,”于是匆匆追了出去。

        孟小贝觉得,不论陈锦山如何格格不入,怎么说也是他们的长辈。

        他们几个人非但没有尊重他,还对他的话言出必击,甚至没有人问过他这些年里的生活,实在做的有点过分了。

        “让他走!”陈涣却忿忿不平,用脚蹬了一下茶几,“他一回来就打人,要么就教训人,咱有机会跟他好好说吗?”

        茶几上放着的一排礼物盒被推倒,靠边上的那个盒子掉到了地板上。

        陈涣看了眼简陋包装的小盒子,一脚把它踢到了垃圾桶的边上。

        “这是你叔叔给你们带回来的礼物。”孟小贝瞪了他一眼,起身去将礼物盒捡了回来。

        孟小贝将一排小盒子一个个全打开,每个小盒子里躺着一枚奖章,形色各异,仔细一看,每一枚都足以令人肃然起敬,真心地服气。

        盒子里面,那些奖章上分别写着:

        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

        杰出青年科学家奖;

        火星人探索者研究员;

        中科院优秀青年导师奖;

        飞龙六号登月计划杰出贡献奖;

        …………

        陈涣:“………………”

        “我天……!礼物送到如此极致奢华的,世上也就这家伙一个了吧。”陈涣有点绝望地说。

        “咱们都很欠揍!”孟小贝也挺绝望的,“老天爷怎么成天给我出这种超纲题啊!这还有没有天理了!还有没有人性了!上天不是有好生之德吗?放我一条生路吧,唉~!”

        第二天一早,孟小贝起的很早,回去北都大学之前她干了三件事:

        第一件事,去恒雅医院看望外公,孟小贝差不多有半个月没来医院,赵穆青还和以往一样没什么太大变化。

        她琢磨着是不是把外公转到北都那边的医院。

        试探着问了几句之后,赵穆青回答的摸棱两可。

        孟小贝大概明白了他的意思,老爷子并没有太强烈的意愿转院,或许是因为赵敏芝也在这边,老爷子不太愿意离开南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