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贝姐有毒在线阅读 - 第370章 孰是孰非

第370章 孰是孰非

        陈锦山的思维一直停留在十几年前,陈锦添忙于事业,陈燃多半是跟着陈锦山度过的童年。

        他向来管陈燃就跟管自己孩子似的,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是多管闲事。

        陈锦山低头看了眼晶莹剔透泛着莹莹绿光的烟灰缸,吁了口烟雾,劣质的烟草味有点呛人。

        有一瞬间,陈燃忽然感觉就像是穿越回了十多年前,自己坐在陈锦山的边上,看着他吞云吐雾地在电脑面前思考问题。

        陈涣忽然说道:“锦山啊,我看你还是从哪儿来回哪儿去吧,我现在觉得咱们叔侄几个都有病,欸,有病的人,就该去精神病院。你先去报个到吧,等你在那里打好基础了,我在过去陪你,怎么样?”

        陈燃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陈锦山道:“怎么现在家里已经没有我说话的地方了吗?”

        “有。”陈燃面色难堪地说。

        陈涣马上朝陈燃使眼色,示意他冷静。

        孟小贝已经快忍到极限。

        陈燃看看陈锦山,开口道:“叔叔,你知道昨天晚上,但我忽然见到你坐在家里的沙发上,那一刻,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陈锦山叼着烟嘴里含糊不清地说,“想什么?”说着一手抬起来,挠挠自己鸡窝般的乱发。

        然后捋起睡衣袖子,抱着胳膊,架在餐桌上,侧头避开陈燃的目光,烟雾呛得眼睛发涩。

        “我被你惊到了,好一会儿都在想,”陈燃说,“这是我心心念念盼着回家的叔叔吗?该不会是竞争对手派来的间谍吧?”

        “这么说,你还有仇人了?”陈锦山说。

        陈燃:“当然,商场上谁没几个竞争对手?我的意思是,那时候我居然在怀疑你,现在想想感觉有点难过,事实上,我们已经有整整十年没见过了。”

        “嗯......”陈锦山说,“我在为国家做事,必须遵守某些规定,没办法,这点是叔叔对不起你们,但这不是你胡来的理由。”

        陈燃:“这么些年我一直都记得你对我的教导,我之所以弃医从商,也是受到你的影响,我不后悔选择眼前这条路,但是,我也有自己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我已经不是从前的小孩子了。”

        “那会儿你才十三四岁,”陈锦山将烟头按灭在烟灰缸,“现在......的确是不一样了。”

        陈燃说出这些话感觉有些难过,不敢再看陈锦山的眼睛,收了桌子上的东西准备去厨房洗碗。

        “哎哎...等等,”陈锦山叫住陈燃,“小燃,你就这么把没吃完的东西倒了吗?这可都是粮食,别浪费了,放冰箱里吧,热一热下顿还能吃呢,你看你们这日子过得真是太......”

        陈燃停下脚步,转头望着他,两人沉默良久,陈锦山又道:“我又多管闲事了吗?你这个眼神我也觉得很陌生。

        哎...…!这么多年过去,我们的生活环境不同,你我都变了,是我没有考虑你们的感受。”

        陈燃:“你知道我是怎么判断出那就是你吗?”

        陈锦山离开的时候也才二十四五岁的年纪,如今归来已经年近四十,这十几年的时间里,外貌也是发生了很大变化。

        陈锦山看了陈燃一眼,从衣领里掏出那颗吊坠,出示他的高尖端神器,“是因为这个吧,这东西目前世界上能做出来的人,可以说寥寥无几。”

        陈燃:“错,是因为我第一眼看见你,就觉得有种熟悉的亲切感,所以没开灯我就已经判断出,那就是你。”

        陈锦山陷入沉默。

        过了一会儿,又朝陈燃说道:“小燃,你老实说,是不是你和老爸老妈赌气,才故意胡来气他们的。”

        陈燃:“没有的事。”

        “锦山,”陈涣说,“你到底听没听懂阿燃的话?你们搞科研的人不是个个异常聪明吗,怎么到了生活问题上,脑子就轴的转不通了。”

        陈锦山说:“我不像你们人精说话跟打哑谜似的,有什么暗示,麻烦明说行不行?”

        陈涣从他的瘪烟盒里抽出一根烟,自己用打火机点了。

        孟小贝与陈燃对视一眼,转身一道进了厨房去洗碗。

        心想:谢天谢地,老古板就交给你开导了。

        陈燃将剩菜用倒进一个保鲜盒,用密封盖封起来,实在没办法,放进了冰箱。

        孟小贝打开水龙头,希希哗哗的两手沾满泡沫开始刷盘子。

        “锦山啊,平心而论一下,”陈涣说,“你一走就是十几年,现在回来了,大家没有不高兴,只是有个问题你没有意识到,那就是我们还认不认你当老大?你还有没有资格来管我们?你这么多年都没管过我们了?”

        “阿涣,我不是这个意思,”陈燃将头从厨房探出来朝他们甩来一句。

        陈涣忽然笑道:“哟~,怎么我替你当坏人,你还不高兴咋滴?我反正在你们眼里就不是个好人,不在乎多这一次了,弟弟,拿好你的小无辜剧本吧,再插一句嘴,可要让你媳妇儿再加五万了。”

        陈锦山:“......”

        “你当甩手掌柜,把水晶石扔给我们的这些年里,你知道我们是如何撑过来的吗?”陈涣说,“我一毕业就接手诺大一个即将上市的公司,你知道我有多焦虑吗?”

        “我老爸逼着我和阿燃跟他一起搞医院,我们对他不管不顾,一门心思都在水晶石的事业上,为此他到现在还对我们耿耿于怀。”

        陈锦山眉头紧锁,沉默地听着。

        陈涣接着说:“你啥事儿不做,眨眼就消失了十几年,现在我不管你是退休了还是被炒鱿鱼了,倒是知道回来当一家之主,指手画脚了。

        别的不说,就说人孟小贝,阿燃最困难的时候,是她不离不弃,不求有多少工资,替他解决了最大技术难关,她还是个学生,即将面临高考,一整个学期都休学扑在公司的事情上面,换谁谁能做到?那会儿你又在哪儿?”

        “融资、正府关系,”陈涣说,“和竞争对手拉锯,这些年里,你做什么了?没有回家,要不是我们在这儿撑着,这房子还等你回来住?早就拿去抵债了吧,你还嘚瑟呢,还会开锁了,也就我那傻弟弟还念着你的好,进门不被ak爆头,算你命大。”

        陈燃有点听不下去了,孟小贝却示意陈燃不要打断他们。